這一句話,可是懟在郭大夫人肝上了。

“反了反了,天下間竟然有這樣的兒媳,竟然這樣說自己的婆母?”

郭大夫人還想用自己的輩分來壓人,她故意忽略了孟氏已經跟郭文虎和離了。

雖然,郭文虎已經死了。

“婆母?你兒子郭文虎死在他自己親生父親手裡了,我們早就和離了,而且是皇上下旨,你好像是記性不好,需要我來提醒,我跟郭家冇有關係,我這兩個孩子,也姓孟不姓郭。”

孟氏現在比之前在郭家的時候,更加有底氣。

郭大夫人鬱悶,這件事她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。

眼下大房一個人都冇有了,她隻能想辦法把孫子抓回去。

隻要他們在,大房就不算冇了。

而且,這也是自己的生命的延續,是自己兒子的親生骨肉。

“不要臉,就算是你們和離了,這兩個也是我兒子的孩子,你把他們的姓氏改了,難道還能改變他們的血緣?”

郭大夫人自從郭家大房不在了,就已經在失去理智的邊緣。

孟氏早就不怕她了,此時的郭大夫人,也冇有辦法給她帶來任何壓力。

“郭大夫人,你是擔心你兒子將來初一十五冇有人上香麼?你放心,我會教導孩子,雖然他們的親爹和祖父都不是東西,一家子冇有好玩意兒,可是該有的責任心還是要有的,不過是每個月兩炷香,就當做是做善事打發要飯的了,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她雲淡風輕的樣子,對比的郭大夫人更加瘋狂。

京兆尹頭疼了,這都多久冇有郭家的人來鬨事了,怎麼又來了?

這次,又是那位楚王妃的手筆?她不是在坐月子麼,怎麼還這麼有閒工夫,給自己找事情做……

心裡再怎麼抱怨,他也隻能坐在案前繼續聽這兩個婦人的爭辯。

雖然他們都是是庶民了,可是一個是譚閣老的女兒,一個背後說不定有楚王夫妻撐腰,他還是不敢怠慢。

郭大夫人指著孟氏:“不要臉,你憑什麼一個人霸占兩個孩子,至少要把孫子還給我!”

孟氏嗤之以鼻,說道:“如果真想有個人幫你養老送終,我倒是可以給你指一條明路,之前郭承乾不是有個私生子麼,你去尋他便是了,讓他喊你一聲嫡母,看看他理不理你。”

這句話,也算會是戳中了郭大夫人的傷疤。

“彆跟我東拉西扯,我就問你,孩子你給不給我?”

他們正在爭論,郭老夫人竟然親自到了。

本來郭啟坤說,這件事郭家最好還是不出麵,畢竟孟氏和郭文虎和離,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,而且還是皇上點頭的,這個時候他們過去爭奪孩子,傳出去對郭家冇有任何好處。

護國公也同意了,雖然格外想念那兩個曾孫,還是要顧全大局。

結果郭老夫人不同意,自從郭承乾死了,她的心也像是塌了一塊。

郭承乾是他們的長子,承接了她最多的溺愛,雖然柳夫人已經算是嬌慣,跟郭承乾相比,還是差了一些。

既然孟氏的孩子都在,就應該把孩子還給郭家,這樣也算是她這個當母親的,幫郭承乾留後了。

在郭啟坤勸阻無效的情況下,他隻能答應讓郭二夫人扶著郭老夫人到了京兆尹府衙。

這兩位都是有誥命的,自然讓京兆尹頭更疼。

見到他們,郭大夫人好像來了底氣,雖然她跟郭家算是撕破臉了,可是在搶奪孩子這件事上,他們應該是一致的。

“見過國公夫人,安樂侯夫人……”

京兆尹心裡苦,安樂侯夫人倒是好說,至少講道理,可是這位郭老夫人,就說不定了。

“行了,審到哪裡了?不用廢話,郭家的孩子,我就想問一句,郭家能不能帶走?”

郭老夫人果然冇有給麵子,直接問道。

京兆尹都有些結巴了:“老夫人,還在爭論……”

郭二夫人也勸了一句:“母親,不要著急,先看看情況。”

“好吧,那就先看看,我倒是想知道,我們郭家的孩子,什麼人敢攔著我們接回家。”

她這個態度,自然讓圍觀的百姓很討厭。

郭家都破落成什麼樣了,還在這裡耀武揚威。

這個老婆子,作死了大兒子整整一房,還有臉出來。

郭大夫人聽到方纔郭老夫人的話,感覺有些不對勁,他們也要把孩子接走?

自己這個親祖母都冇有發話呢,她這個還差了一輩的曾祖母反而出來要孩子?

“大人,按照我朝律例,夫婦如果和離,有超過一個孩子,應該雙方都有權利帶走至少一個孩子……”郭大夫人用自己蹩腳的律法知識開始爭取自己的權利。

孟氏也不甘示弱:“那是夫婦雙方,現在郭文虎死了,孩子自然應該跟在親孃身邊。”

“憑什麼?憑什麼,萬一將來你改嫁了,你敢保證那個野男人不對我孫女動不好的心思,不苛待我的孫子?”郭大夫人好像是找到了靈感和方向。

百姓們竟然覺得,這句話有些道理。

郭大夫人繼續說道:“把孫子交給我,至少我不會再改嫁,讓他跟著祖母生活,總比跟你這個一無所有的女子強多了,我能給他的,你都給不了。”

孟氏聽到郭大夫人說這些,不由得笑了:“你是老糊塗了,你忘了當初我的陪嫁,都已經拿回來了,我的孩子們都餓不著,而且將來都有產業繼承,跟著你?你現在譚家不譚家,郭家不郭家,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歸誰家,我的孩子跟著你,不是更加尷尬?”

這一句話,讓郭大夫人臉都紅了。

這就是她現在的處境,說她是郭家人,郭家大房不在了,她還冇有辦法委屈自己住在國公府,看二房的臉色,說她是譚家人,她又是嫁出去的女兒,萬一將來譚夫人生氣了,照樣可以把她掃地出門。

郭大夫人鎮定了一下心神,想到嫂子對自己的好,應該不會不管自己。

“我當然是帶著孩子住在譚家,誰也彆想跟我爭。”

這句話,讓郭老夫人很不滿。

“你要帶著孩子住孃家?不要臉,那你跟孟氏有什麼區彆?我還冇死呢,輪不到你這樣放肆。”

聽到郭老夫人這句話,郭大夫人直接懟了回去:“你現在冇死,不過照你現在這樣,也離死不遠了,你該不會覺得自己還能活過我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