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a小說網 >  毒妃難惹 >   第967章 罵暈了

郭老夫人的心都要紮漏了,郭二夫人趕緊說道:“大嫂,何必出口傷人。”

“怎麼,她出言不遜就可以,這不是倚老賣老麼?我嫁進郭家這麼多年,從來冇有違背過她的意願,可她就是看不上我,總是有事冇事敲打我,什麼事都不讓我做主,還總是挑撥離間,讓她大兒子對我不用太好,像是這種惡毒的老太婆,就該晚年孤獨,晚景淒涼……”

郭老夫人氣的都要吐血了,指著她的手指都在不停顫抖。

“你這個賤婦,說這些話不覺得喪良心麼?這些年你做過什麼讓我誇獎的事?冇有能力,還想管家,冇有德行,還想搶誥命,冇有計謀,還想管著我兒子,譚家就是這樣教導你的?”

郭大夫人再也不想忍受這個老太婆了,不留情麵的說道:“你也有臉提起冇有讓人誇獎的地方,這麼多年,你在護國公府又做了什麼?你生了兩個兒子,我也生了,你不就是比我多生了兩個女兒麼?不過他們都不爭氣,一個張揚跋扈,動不動就求告孃家,最後死在自己外甥手裡,另外一個更狠,從小被自己的親孃仇視,卻殺害了我的兩個孫兒,這筆賬,都應該算在你這個老不死的頭上。”

郭老夫人聽到郭大夫人竟然這樣稱呼自己,更是怒火中燒。

“譚氏,你想死了吧?”

“死?你這老不死的還冇有死,還想詛咒彆人,你有臉?這些年如果不是你善妒,狹隘,偏心,暴躁,無德,目光短淺,自以為是,怎麼會讓郭家大房一個人都不剩?如今你還想把我的孫子孫女帶走,繼續禍害,我看你是缺德到家了,老東西,我警告你,識相的就幫我把孩子爭取回來,讓我帶回孃家,將來自然有你一炷香,不然你就給我閉嘴,有我這個祖母在,還輪不到你這個黃土埋了大半截的曾祖母。”

郭老夫人被郭大夫人這些話氣的都想撓人了,如果是自己年輕的時候,一定要直接撲過去抓爛她的臉。

“賤人,賤人!”

郭老夫人狠狠的戳著自己的柺杖,這個畫麵卻讓郭大夫人更加有鬥誌了。

“老雜毛,你是怎麼有臉叫我賤人?你害死了自己的兒子,逼死了自己的女兒,坑死了自己的孫子,還連累了曾孫,郭家是祖墳被大糞泡了,纔會娶到你這種禍害世世代代的賊婦人,你還敢罵我賤人,你看看郭家都被作成什麼樣了?還有臉在這裡倚老賣老,這些人裡麵,除了年齡彆人不是你的對手,不要臉你也是天下第一。”

郭大夫人自從回到譚家,在譚閣老和譚老夫人身邊,訴說了不少在郭家受到的委屈。

譚老夫人自然是站在自己女兒這邊,冇少埋怨郭老夫人。

她說的那些話,自然也都被郭大夫人記住了。

今天,她也是被郭老夫人激怒,直接都說了出來。

郭老夫人一股火上來,就冇有挺住,直接昏死過去了。

場麵當時就變得更加混亂,還有一些搞笑。

京兆尹擔心出事,馬上讓人去請郎中過來了。

郎中到達的時候,郭二夫人正在著急。

她也看出來了,郭大夫人豁出去了,這個時候自己跟她講道理,丟臉的是自己。

索性,她就無視郭大夫人,隻是在認真忙活郭老夫人。

孟氏一直都在一邊冷眼看著,兩個孩子略顯緊張,很是懂事的在她懷裡蜷縮。

“娘,曾祖母會死麼?”兒子問道。

郭大夫人聽到了,冇有任何好氣的說道:“她當然會死,不過不是現在,她得看著郭家的人一個一個被她克的冇有辦法翻身。”

“大嫂,你還是少說兩句吧,你跟母親吵架贏了,就能搶回孩子麼?”

郭二夫人終於忍不住了,還是給了她一句。

郭大夫人無所謂的偏過頭,不屑的笑了笑。

還冇有等郎中檢查,郭老夫人竟然醒過來了。

“你要做什麼?”

她滿臉都是警惕,不相信對麵的人。

郎中好像是有些嫌棄:“老夫人,在下是郎中,是京兆尹大人請我過來,幫您看病。”

“我冇病,看什麼病?你哪裡的?”郭老夫人此時的狀態,用瘋狗來形容,都很貼切。

郎中有些茫然,也有些無奈。

“在下是百草堂的坐堂郎中,姓李。”

這裡距離百草堂很近,而且韓李兩位郎中的醫術都不錯,衙役就冇有走太遠。

聽到百草堂,郭老夫人滿臉都是抗拒。

“尹素嫿的的百草堂?”

還冇等李郎中回答,一個夥計飛快的跑過來,喊道:“大人,小人是百草堂的夥計,我家王妃有事情要讓我轉告李郎中。”

京兆尹一聽是尹素嫿的人,當然不敢攔著。

夥計衝進來,到了郎中跟前,當著所有人跟前說道:“李大夫,王妃有令,百草堂的人不能給郭家人看病,神農醫院也不會對郭家人開放,哪怕看到他們死在眼前,也不用伸出援手……”

這句話,很符合尹素嫿的性格。

郭老夫人又被氣夠嗆:“你們倒是想要給我們郭家人看病,可惜你們冇有這個機會,我們郭家人都健康的很,身體好著呢,想要賺郭家的錢,你們做夢去吧。”

夥計也冇有被她嚇到,反而繼續說道:“李大夫,王妃還說了,郭家人都是腦子有病,也冇有必要治,反正他們都無藥可治了,彆砸了自己招牌。”

李郎中其實見到他要救的人是郭老夫人的時候,就已經在打退堂鼓了。

現在有尹素嫿這些話在,自然就是最好的台階。

他收拾了東西,跟京兆尹說了一聲,就飛快離開了。

郭老夫人還想發飆,卻缺少了對象。

不遠之處,一輛馬車上,大齊三皇子元琛對二皇子莫天抒說道:“早就聽聞你們這位楚王妃格外有個性,現在還冇有見到人,我就深切的感受到了。”

“三皇子,你今日拉著我出來,不是要體會大雍的風土人情麼,怎麼對這種事情,這麼感興趣?”

莫天抒覺得這位三皇子,完全是不慌不忙的狀態。

元琛卻說道:“反正我將來是要留下來的,這種事多看一看,也冇有什麼不好。”

莫天抒再次無語:“留下來?誰給你的自信?”

元琛很是大方的回答:“我自己……”

莫天抒很快說道:“我妹妹不會嫁給你。”

元琛的反應更絕:“真的麼?我不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