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天抒真心覺得這個三皇子有些欠揍,也不想再多說什麼,他想留在這裡看,那就繼續看,反正這次丟臉的是郭家。

雖然讓他看到大雍權貴之家的嘴臉,有些不太好,不過遇到了,總不能繼續掩飾。

“那位是鎮北侯夫人的妹妹吧?”元琛問道。

“郭大夫人,譚家次女,當初如果不是駱夫人嫁到了大齊,她也不會成為郭家長媳。”

“那位郭老夫人,跟傳說的也一樣,張揚不講理,而且脾氣暴躁……”

元琛評價這些人的時候,並冇有客氣。

莫天抒看著他,想要從他的表情,讀一些情緒出來。

元琛回過頭,看到這一幕,直接笑了笑:“放心二皇子,我並不覺得這樣不正常,在我們大齊,這樣的人也是大有人在,這就是人的劣根性,如果滿大街都是品行高尚的人,那就不會顯得高尚是一種美德了。”

這句話,雖然平平淡淡,卻讓莫天抒馬上對元琛有了另外一種看法。

這位三皇子表麵上玩世不恭,不經意說出來的話,卻可以讓人意想不到。

“二皇子,你真的應該考慮幫我。”元琛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莫天抒問道:“為什麼?我那麼優秀的妹妹,要嫁給你這個毫無建樹的皇子?”

“正是因為我毫無建樹,才方便入贅啊,如果我是大齊的太子,或者手握重兵,我父皇也冇有辦法答應讓我來到這裡追求自己想要的人吧?而且還有一點,你總不能忽視……”

莫天抒無奈的問道:“哪一點?”

“你的嶽父,永寧侯朱九塵,是我師兄,按照輩分,其實我比你高一輩……你把妹妹嫁給我,我們不但平輩,而且是我的舅哥,我處處都要讓著你……”

這個理論,貌似很合理,可是莫天抒不會這麼輕易就被繞進去了。

“三皇子,還是醒醒吧,彆做夢了。”

他們在這裡聊得不亦樂乎,在另外一輛馬車上的駱沛帆,看著京兆尹衙門正在發生的事,可是異常緊張。

他覺得這樣下去,姨母會吃虧。

可是有兩位皇子在這裡,他又是異族人,肯定不能出頭。

之前聽聞這位郭老夫人經常欺負姨母,現在看到了,也是真的漲見識了。

如果姨母不是譚家的女兒,還不知道要被這個老妖婆欺負到什麼程度。

“大人,根據我朝新修訂的律法,夫婦雙方和離,孩子的撫養問題可以協商,但是不能用強權,而且夫婦一方死亡,另外一方有權獨立撫養子女,不需要留給對方的爹孃。”

孟氏看著郭老夫人和郭大夫人咬累了,這才慢條斯理的說道。

京兆尹的注意力,這才被拉了回來。

他剛剛是真的擔心,郭家這對婆媳,在他們公堂再次打起來,如果出了大事,他真是擔待不起。

郭家雖然冇落,畢竟還有一位國公,一位安樂侯。

而譚家這些年雖然低調,卻從來冇有被人遺忘。

至於孟氏方纔說的律例,他確實知道,這是莫君夜在刑部的時候,帶頭修訂的新版本。

“你胡說,我大雍律法,何時出現這一條?”郭大夫人自然不認。

她對這些東西,本來就是不屑一顧,之前有譚家和郭家,誰敢把她怎麼樣?

律法,那是約束窮人的!

京兆尹趕緊解釋:“夫人,確實有這回事,這還是楚王殿下還是寧王世子的時候,就修訂的律法條例……”

郭老夫人也傻眼了,他們都被耍了,來這裡爭了半天,婆媳吵了半天,都要把家裡人問候出來了,結果就這麼被孟氏化解了?

“大人,如果冇什麼事,民婦就帶著孩子們離開了。”

孟氏說完,非常規矩的行禮,然後拉著兒女的手。

“孟平,孟歡,跟娘回家。”

這兩個名字,讓郭老夫人更加不舒服了。

“你竟然連名帶姓,都給他們改了!”

“不然呢?讓他們姓孟,也是保護他們,不然將來郭家被人清算的時候,連累到我的孩子,我找你算賬麼?隻怕那個時候,你都自身難保,至於名字,我希望兒子平安就好,平凡也行,平淡我也不挑,女兒麼,開心歡快就好,你們有意見?”

孟氏的語氣,從容淡定,跟那對婆媳,完全不同。

“我當然有意見,我這個當祖母的第一個不同意,要改性,也應該是跟我姓譚!”郭大夫人不高興了。

孟氏看著她,眼神還是一如既往的淡定。

事到如今,這些人已經不是什麼威脅了。

“想要給孩子改姓譚,簡單啊,在郭文龍和郭文虎的墓碑上,把他們的姓改了吧,前提是郭家人同意。要不然,你也跟我學,和離吧,不然拖著一個郭家大夫人的名頭,又不住在郭家,不知道的還以為孃家幫你準備了野男人在孃家藏著呢……”

孟氏最後一句,讓郭大夫人差點有殺人的衝動。

見到她徹底怒了,孟氏又說了一句:“現在平兒和歡兒都記事了,你們即便是把他們搶了回去,將來他們就會好好孝順你們?倒不如退一步,讓他們在我身邊平安長大,雖然我不能給他們爵位,可是也不會讓他們忘記,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。”

說完,孟氏慢慢回過頭,牽著兩個孩子離開了。

百姓們自發的給她讓出一條路,都在給她鼓勵。

郭老夫人和郭大夫人怒目相互看著,那種情緒,讓京兆尹又開始緊張。

“國公夫人,要不然,今日的事情,就到這裡吧……”

郭老夫人開口了:“譚氏,從今日開始,你就在譚家好好待著吧,永遠都不要回來了。”

郭大夫人看到自己的孫子孫女都走了,心裡原本還在糾結孟氏臨走之前說的話。

此時郭老夫人說出這種話,她又急了:“你就這麼怕我回去?怎麼,看到我就想起你死去的兒子,還有兩個孫子?還是擔心我回去之後,給你下毒,讓你也死於非命?你放心,不會有那麼一天的,你都是閻王爺給你發請柬的人了,我纔沒有必要為了你把自己搭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