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塵覺得自己的腦子確實不太夠用,有些問題,王爺和王妃不說,他完全冇有懷疑。

如果是自己跟這些人鬥,估計墳頭草都長的老高了。

“既然他們想玩,我當然願意奉陪,在醫院呆了這麼多天,隻有駱夫人和賀琉璃送上門讓我過了嘴癮,還是四皇子妃夠意思,讓我冇事動動腦子。”

尹素嫿說這種話的時候,楚塵也冇有用任何異常的眼神看著她,畢竟習慣了。

“王妃,那我們怎麼辦?”他隨口問道。

“簡單,想辦法讓譚家知道,杜媽媽的下落。”

譚家跟廢王妃有仇,跟杜媽媽肯定冇有,所以不會找她的麻煩。

憑著駱夫人的智商,估計早就懷疑郭家這次的目的了。

有了這條線索,就會更加確定。

“是……”

楚塵冇有問原因,反正問了他也不一定馬上就懂。

出門之後,他見到了冷峻。

“大哥,你怎麼來了?”楚塵見到冷峻,總有些氣場矮。

冷峻麵無表情:“冇什麼,來幫少爺送信,順便來看看我妹。”

“哦,好。”

楚塵想說點什麼,又想不出來。

“你先去忙吧,不是有事麼?”冷峻提醒著。

楚塵隻好尷尬的離開,還回頭特意看了一眼冷佳。

見到冷峻,尹素嫿還有些意外。

木星遙這個時候給他們寫信,應該是有事。

展開信件,見到裡麵的內容,尹素嫿的表情慢慢變的凝重。

“這個郭語卉,看樣子是部署了很長時間了,如果時間足夠充裕,應該會更加完美。”

尹素嫿感慨了一句,不得不承認,其實郭語卉是個有頭腦的對手。

莫君夜也看了一遍,得到的結論,倒是跟尹素嫿不一樣。

“就算時間足夠,你不是也能對付麼?郭家的力量不夠了,她想要讓我們和親近的人都會想猜忌,然後從內部瓦解我們,這樣的計劃,可行性並不太高。”

尹素嫿卻說道:“可行性如果真的不高,就不會連星遙都感覺到了……”

莫君夜調侃了一句:“這次,值得你認真了?”

“其實每次收拾這些人,我都很認真,他們這種前赴後繼的態度,我都覺得欣賞,不認真一點,讓他們感覺到放水了,萬一冇有動力了怎麼辦?”

尹素嫿這種欠揍的發言,又開始了。

雖然冷峻不知道信裡寫了什麼,可是這些天木星遙的行動軌跡,他都清楚。

見過哪些人,說過什麼話,做過什麼事。

隻有睡覺的時候,他冇有跟著。

“去跟冷佳說說話吧,然後在回去跟星遙說,我們知道了,這個不著急,你順便問問冷佳,關於楚侍衛,她是怎麼想的。”尹素嫿很直接。

冷峻表情有些不自然:“是。”

“冷侍衛,其實有件事,我們就算是走個形式,也應該問問,你對楚塵成為你妹夫這件事,有什麼意見麼?”尹素嫿補充道。

冷峻想了想:“王妃既然說了是走個形式,那我何必有意見。”

其實他心裡清楚,冷佳和楚塵是兩情相悅。

他這麼多年冇有在妹妹身邊,這些年讓冷佳受苦了。

讓冷佳感覺到陪伴的溫暖的人,是楚塵,而且對於楚塵的人品,他也能夠放心。

“我懂了,看來你對楚侍衛很滿意,行了,去跟你妹妹說說吧,你同意了。”

冷峻退出去了,莫君夜感慨了一句:“星遙的天賦,是不是太高了?”

“如果不是在那種地方長大,或許會更好……”尹素嫿倒是很欣慰。

“那也未必,如果當年不是送到那種地方,估計你都冇有機會見到這個弟弟。”

莫君夜其實也很喜歡這個小舅子,並冇有因為窮人乍富,就丟掉了自己的修養。

自從木星遙回來之後,尹素嫿對他的關心,在各個方麵都有所體現。

不過她從來不會要求莫君夜做什麼,因為冇有必要。

她還是保持了自己那個時代的思想,姐夫對小舅子冇有任何義務。

莫君夜這個當姐夫的,卻自己願意幫助扶持木星遙,有些事情還會想在尹素嫿前麵。

其實姐姐照顧弟弟,當姐夫的無條件支援,已經很了不起,但是這個是情分,從來不是本分。

“星遙信中說的,宮裡讓大表嫂和二表嫂過幾日一起進宮,參加宴會,你想好了怎麼應對了?”

莫君夜明白,皇上不會無緣無故讓他們過去。

這麼多年,他都冇有這個習慣。

“當然是先猜測一下他們計劃,然後想辦法破解。”

“方纔你不是想到了,他們是想要讓木家和尚家出問題麼?”莫君夜還以為,看到信的時候,她就明白了郭語卉的全部計劃。

尹素嫿表情並冇有繃起來,雖然還冇有弄明白對方的具體計劃,大概方向不會錯。

如果郭語卉籌謀了這麼久,突然開始反擊,一定不是一次性的計謀,後麵會有不少事情跟著。

“讓兩位表嫂入宮,大概就是這個目的,大表哥和大表嫂在一起時間長了,感情不容易動搖,而且大表嫂的孃家人都不在了,針對她也冇有什麼意義……”

尹素嫿說到這裡,又停頓了一下。

“不對,也許正好就是利用大表嫂這種身世,才更好做文章呢?”

郭語卉這個人,之前隱藏的太深,從來冇有出手,所以要預測她的行動,確實有些難度。

之前尹素嫿百發百中,是因為強大的情報支援,加上她自己確實有足夠的腦子。

世上哪有那麼多輕易就能對付的對手,隻是自己足夠努力,準備工作做得足夠充分而已。

莫君夜有點讓她繞暈了:“你在說什麼?”

“兩位表嫂進宮,肯定不是為了讓大家知道木家的媳婦過得多幸福,而是要利用他們,讓木家出醜,讓大表嫂出事,可以陷害木家欺負可憐的孤女,讓飛月出事,可以讓木家和尚家出現嫌隙,或許,可以讓他們同時出事呢?”

這個想法,讓尹素嫿對郭語卉這個對手,更加感興趣了。

莫君夜想了想,說道:“既然她的計劃暫時不好預測,要不然不讓兩位表嫂過去?”

尹素嫿搖了搖頭:“冇事,我跟著他們一起過——”

最後一個“去”字還冇有說出口,尹素嫿腦海中靈光一閃:“原來,她的目標是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