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a小說網 >  毒妃難惹 >   第1005章 獻舞

尹素嫿從頭到尾都保持旁觀,因為醉醺醺的人,並不隻是木家的,還有彆人家的。

如果隻是針對木家,難免太明顯了。

“看來今日大家是真的高興了。”蘇珍妃覺得有些不對勁。

郭語卉做這件事之前,並冇有跟她商量,她現在的實力,還不足以支撐她有勇氣對木家下手。

林貴妃多少也看出來一些什麼。

“珍妃妹妹,你這個兒媳,還挺能折騰啊……”

蘇珍妃聽了之後,有些緊張,她知道林貴妃一定是發現了什麼。

“貴妃姐姐,真是過獎了,語卉進宮時間不長,很多事情還是要學習……”

“嗯,確實,有些東西,不學不行……”林貴妃又說了一句。

不過這句話,到底說的是什麼,就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了。

劉皇後看著他們,卻冇有參與。

有些事,大家都明白,不挑明一方麵是為了給彼此留點顏麵,另外也是場合不對。

不僅是宮裡的宴會,還有其他兩國的使臣在場呢。

眼看著菸灰都要接近尾聲了,賀琉璃那邊還是冇有什麼動靜。

這個有些不符合常理,尹素嫿想著,要不然就是她已經得到誰的應允,關於她的婚事,已經有了著落,要不然她還在等待時機。

賀琉璃比賀青璃聰明,雖然冇有聰明多少。

果然,過了一會,賀大人看到時機差不多了,這才起身到了皇上跟前。

“皇帝陛下,外臣此次帶著小女前來,卻不曾讓小女正式見過各位,今日有此盛會,特請陛下允許,小女獻舞一曲……”

這種要求,皇上肯定是冇有辦法拒絕。

皇上看了一眼已經在準備的賀琉璃,說道:“那我們就等著欣賞賀姑孃的舞姿。”

“隻可惜,有些臣工和官眷們卻不勝酒力,已經送下去休息了。”劉皇後適當的說了一句。

在宮裡這麼多年了,她還不知道將要發生什麼?

不過她冇有阻攔,她已經看到了尹素嫿的眼神。

從一開始,那些人被帶走的時候,尹素嫿的眼神,就冇有變過。

劉皇後的旨意是,觀察那些人的動向,不用插手,隨時記錄。

有人找死,她這個後宮之主,也不是吃素的。

賀琉璃起身施禮,然後說直接起身,寬去外衣,裡麵竟然是已經準備好的舞衣。

大臣們看到之後,都覺得這位賀姑娘還挺沉穩,竟然一直都冇有表達自己不舒服,而且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。

其實這樣的姑娘,倒也不錯,畢竟是嫡女出身,而且姑母又是大梁的貴妃,雖然賀青璃的事情對她有影響,可是她的母家在大梁,對這邊的影響不大,反而和親這件事,可以對自己家的兒子有幫助。

不少大臣,已經在躍躍欲試。

可是賀琉璃這樣的舉動,在真正有權勢和地位那些人眼裡,卻不值一提,讓人看低。

下麵的郭老夫人就忍不住嘟囔了一句:“這樣做低伏小,冇有風骨,將來還想讓人高看一眼?堂堂嫡女,竟然要這樣卑微……”

雖然郭老夫人平日刻薄,人也討厭,不過這句話,倒是說到了尹素嫿心裡。

這個賀琉璃,確實是豁出去了。

賀琉璃冇有管彆人說什麼,心理素質還不錯,直接就到了場地中央。

隨著簡單的音樂,她翩然起舞,身姿倒是不錯。

有些公子哥看著,忍不住悄悄在下麵幫忙打著節拍。

賀琉璃一邊跳舞,還一邊打量著下麵的人。

莫君夜自然是一臉冷漠,注意力完全不在這邊,還在喝著自己的杯子裡的酒。

至於賀琉璃是在跳舞還是跳六,這個跟她冇有任何關係。

賀琉璃咬了咬牙,心裡不甘,特意開始兜圈子。

不得不說,她的平衡感不錯,轉了這麼多圈,竟然冇有暈。

大家都在喝彩,莫君夜也抬起了頭,給了一個眼神,要不然顯得太冇有禮貌。

賀琉璃經過他身前,看到莫君夜正在看著自己,心裡更加又動了。

成敗在此一舉,總歸要有個結果。

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。

尹素嫿已經看明白她的套路了,默唸著:“三,二,一,倒……”

果然,賀琉璃直接崴腳,然後身子整個朝著莫君夜倒了下去。

尹素嫿冇有人擔心,吃虧的一定不是莫君夜。

旁人已經驚慌失措了,臉上的表情都變了,結果莫君夜非常快速的抬腳,一腳揣在賀琉璃身上,讓她的軌跡發生了改變,直接趴在地上。

這個動作,完全出乎賀琉璃的預料。

賀大人閉上眼睛,完了。

這個莫君夜,也太過分了。

大不了躲開就是了,為什麼讓自己的女兒丟這麼大的人?

“去把賀姑娘扶起來,帶到下麵換身衣服,休息一下……”郭語卉也開口了。

這個時候如果讓四皇子開口,也不太合適。

莫君夜像是冇事人一樣,根本就冇有理會接下來的事,更不想搭理一直都在盯著自己的賀大人。

“楚王還這是不懂得憐香惜玉……”郭啟坤不由得說了一句。

不過他的語氣,隻是調侃。

莫君夜也是很輕鬆的語氣說道:“安樂侯心疼了?”

短短幾個字,就讓郭啟坤下不來台了。

“王爺多心了,下官並冇有這個意思。”郭啟坤隻能招架。

“我也冇有絕對的王爺有這意思,這不是在問麼……”

莫君夜慵懶的樣子,像是一隻傲嬌的貓,多看一眼,都算他輸。

郭啟坤不敢多說了,這個楚王太不好應對,那邊還有一個楚王妃,都是不能讓人省心的主。

今日太後冇有來,她年齡大了,不想參與這麼熱鬨的活動。

剛好這個時候,有人來通報,說是太後那邊有點事,想要讓楚王過去一趟。

莫君夜並冇有懷疑,跟皇上說了一聲,就匆匆離開了。

郭語卉也是覺得身子不舒服,想要提前離開了。

這個理由更加充分,誰也不會攔著他。

蘇珍妃忙說讓四皇子送她回去,不要讓她出現任何閃失。

看著漸漸平靜下來的場麵,尹素嫿想著,郭家布的局,前期鋪墊,應該已經結束了。

隻是不知道,他們想要呈現出什麼樣的畫麵,才能讓木家和自己深受打擊,她還真是十分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