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素嫿都要把郭二夫人的心態弄崩潰了,可是現在冇有人能夠救她。

本來尹素嫿還想著,二房這一家,如果不主動進宮,她會想個相對溫柔的方式,把他們送走,結果他們是真的不爭氣,非要跟自己對著來。

“王妃這樣是不是有些過了?”郭二夫人明顯冇有什麼底氣。

“你們郭家想要讓我二嫂和大哥躺在一起,讓我四嫂和二哥躺在一起,這件事我說什麼了?技不如人,就要學會承受後果,在郭家大房冇了之後,你們就應該直接離開帝都,還能保住郭家一點根苗,不過你們不甘心,那就冇有辦法了。老老實實的在帝都縮著也行,非要力爭返回巔峰,環境不同了,對手也不一樣了,可是那麼家老夫人的腦子好像還是原來的樣子,你們不敗,誰敗?”

尹素嫿的每一句,都像是刀子一樣紮在郭二夫人的心上。

她開始祈禱,一會不要發生尹素嫿說的事。

至於駱沛帆和賀琉璃,見到這麼人,自然不會繼續。

賀琉璃哭著喊著到了賀大人跟前,撲倒在他懷裡。

“父親,父親……”

賀大人心痛的撫摸著她的後背,說道:“孩子,父親在呢……”

駱夫人都氣死了,這一招棋,尹素嫿下的太好了。

不管是莫君夜還是四皇子,或者是其他大雍的貴族公子,隻要出現在這裡,那都是大雍禮數欠缺,虧欠了大梁。

可是現在換成了自己的兒子,那就是大齊和大梁之間的問題,跟大雍冇有任何關係。

算計彆人從來不是最高境界,而是算計了彆人之後,卻可以置身事外。

駱沛帆也清醒過來,看到這個場麵,瞬間明白了自己中計了。

這個賀琉璃,他是一點都看不上。

兜兜轉轉,竟然有人把他們弄到一起去了。

這件事,想想他都覺得憋屈。

他走到了門前,跪在地上:“皇上,請恕罪,方纔是外臣喝多了,一時失去了理智……”

此時狡辯冇有用,這麼多人看著,他抵賴不掉。

眼前的形勢,他看得懂,這個女人,他甩不掉了。

其實賀琉璃也是一肚子委屈,她犧牲這麼大,跟郭語卉合作,不但冇有等來莫君夜,還等來了這個讓自己討厭的男人。

這些天她也不是冇有見過駱沛帆,他那雙總是在算計人的眼睛,都讓人看著不放心。

可是她跟駱沛帆一樣,都隻能選擇認命。

“鎮北侯,這件事雖然跟我們大雍無關,卻發生在我們大雍的皇宮,你打算怎麼交代?”皇上都想笑了。

他當然知道,這些一定是尹素嫿和莫君夜安排的。

鎮北侯從剛纔就就是想著,要怎麼解決。

怎麼好端端的,自己的兒子也被裝進去了。

他還冇有回話,元琛就開口了了:“這有什麼考慮的,既然駱公子對賀姑娘這樣心動,而且又是門當戶對的,那就娶回大齊就是了,正好雙方的父親都在,這件事就更好辦了。”

元琛的話,冇有給他們留下任何拒絕的餘地。

皇上順勢說道:“有你們大齊皇族開口,彆人也不會攔著,你們自己看著辦吧,畢竟事情已經發生了。”

這句話讓駱家和賀家更是騎虎難下,駱夫人看到鎮北侯一直不說話,隻能自己上前。

“多謝皇上不追究,也多謝三皇子的美意,賀大人,我們談談婚事吧?您放心,我們駱家絕對會負起這個責任……”

局麵不一樣了,如果方纔三皇子不開口,其實駱家可以找個藉口,讓賀琉璃變成妾。

畢竟這樣的場麵,都被人發現了,即便她方纔反抗了,駱沛帆也冇有真正成功,還是一樣,這個時代,對女子就是這麼嚴苛。

可是三皇子一張嘴,性質就變了,賀琉璃畢竟是大梁貴妃的侄女,而且那句門當戶對,可不是說給妾室的。

駱家隻能吃下這個啞巴虧,回去之後再說吧。

賀大人也冇有辦法,隻好順坡下驢:“好,也隻能如此了……”

駱沛帆和賀琉璃對彼此都不太滿意,這樣意外的一對,就這麼輕鬆的在一起了。

將來駱家想要用駱沛帆的婚事拉攏大齊其他的勢力,是冇有希望了。

就連風芷翎看到之後,都覺得這件事太機智。

郭二夫人還是保持傻眼的狀態,這裡麵的人,還有發生的事,她都不關心。

反正被算計的人裡麵,冇有木家的人,也冇有莫君夜,他們的計劃就已經全盤失敗了。

至於尹素嫿後麵還有多少後手,會不會真的不顧皇上的顏麵,把四皇子和康氏放在一起,她真的不敢想。

多少他們覺得冇人敢做的事,尹素嫿都做了,而且不止一次。

“讓我們儘情期待,接下來會發生什麼……”

尹素嫿又在郭夫人耳邊小聲說了一句。

郭二夫人覺得自己走路都冇有什麼力氣了,那種感覺,實在是冇有辦法形容。

她還是儘量保持臉上平靜,內心其實慌得一批。

他們正在這裡熱鬨,四皇子突然出現了。

“父皇,你們這是在做什麼……”四皇子一臉迷茫,覺得不可思議。

四皇子出現的時候,郭二夫人鬆了一口氣,幸好,幸好啊。

她還特意偷偷看著尹素嫿,果然看到尹素嫿那個吃驚的表情。

這裡是皇宮,果然尹素嫿也有無法掌控全域性的時候。

“王妃,四皇子不是好好的在這麼……”

郭二夫人說完,覺得扳回了一城。

雖然木家冇事,可是郭家同樣冇事,有事的是大齊和大梁的人家。

就在她放鬆的時候,聽到附近另外一個房間,傳來宮女的驚叫聲,之後是托盤掉在地上的雜亂聲音。

“去那邊看看……”皇上此時像是箇中年版的好奇寶寶一樣,帶著大家一路尋寶。

到了那個房間門口,他們都蒙了。

裡麵的人,讓所有人都出乎意料。

郭二夫人有種不祥的預感,再去看尹素嫿的時候,她失望震驚的表情已經換了,現在是一副一切儘在不言中的得意。

她往前探了探身子,終於看清楚了裡麵的兩個人,康氏和郭啟坤!

她差點直接暈倒,尹素嫿,算你狠,竟然把公爹和兒媳婦放在一起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