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高煦發現,越往前道路確實崎嶇難行,全是山路不說,甚至有的路就在山上,隻可容納一騎。

五百人在狹窄的山路上行軍,不斷有碎石掉落懸崖。朱高煦自問什麼都不怕,可往下看一眼那深不見底的懸崖峭壁,馬上膽戰心驚。

但同時,他心中也有著些許的疑問。

“藍帥。”

“嗯?”

朱高煦低聲問道,“既然這路這麼難走,就算緬甸那些蠻子有所動作,短時間內他們也過不過來呀!就這路,大軍根本走不動”

“咱們走的是小路近路!”藍玉淡淡的說道,“若緬甸蠻子早就和刀孟乾等土司勾結好了,咱們這時候走大路,不是自投羅網嗎?”

“小路?”朱高煦想想,“您怎麼認得通往緬甸路?”

“不是老子認得,是老子手下有人認得!”說著,藍玉微微一笑,對前麵喊道,“老七!”

走在最前麵的騎兵之中,一個身材矮小枯瘦的老頭回頭,無聲咧嘴一笑。

“他是?”朱高煦疑惑。

藍玉下了馬,牽著韁繩提著山路的內壁,開口道,“他是當年我征雲南時收的親兵,他原本就是咱們大明的人,是緬人。這邊的路,都在他的腦子裡!”

如此,朱高煦恍然大悟。

~~

五百騎兵艱難的穿過山穀,在一片林中紮營休息。

才走了一天,朱高煦就感覺好似在馬背上走了許多天一樣,精疲力儘。

藍玉坐在他身邊,手捧一杯熱茶默默的想著心事。

周圍安靜的有些嚇人,所有的騎兵也都各自閉目養神,冇任何人說話。

朱高煦耐不住性子,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如何開口。

“耐性,耐性!”藍玉開口道,“你這沉不住氣的樣兒,也不知學了誰,一閒下來就抓耳撓腮的!”

“藍帥!”朱高煦開口道,“這一路上我都在想,緬甸那邊的土王是吃了豹子膽嗎?敢跟咱們大明作對,就不怕咱們大明?”

“你要這麼想就錯了!”藍玉打斷他,低聲道,“真正的臣服都是打出來的,咱們大明雖大,可冇打過他,他就不知道疼。再者說,他占著地利的優勢,知道咱們想打他難上加難,所以有恃無恐!”

“再說,你真以為緬甸是蠻邦小國?”

朱高煦一愣,“他們不是名義上是我大明的臣屬”

“這種話,也就那些遭瘟的書生們信,咱們當兵的千萬不能當回事!大明咋了?人家憑啥服你?你大明有三頭六臂?”藍玉冷笑,隨手抓過樹枝在地上畫著,“咱們傳承了幾千年,人家也不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,無端端輕視人家,隻能招人笑話。有句話咋說來著,夜郎自大。”

說著,指著自己畫出來的一片片的圖形說道,“緬國是個統稱,但眼下分裂成這個王那個王的,他們看似鬆散,甚至相互攻伐,可一旦大一統之後,你看他們的地盤。”

“暹羅,老撾都在緬國的範圍之內。他們那邊又盛產稻米棉花,完全可以自給自足。這樣一個人口眾多又獨立的國家,在我大明西南邊疆之外,你還認為他是蠻夷小邦嗎?”

“他們也不是那麼小啊!”朱高煦訥訥的說道。

“其實不管他跟我大明這邊的土司有冇有勾結,早早晚晚都要揍他。臥榻之下豈容他人酣睡?現在不把他打趴下,讓他知道大明的厲害,將來一旦他起來了,騷擾我大明邊疆,到時候咱們要花百倍的力氣,才能鎮住他!”

“到時候若鎮不住,可能邊疆之地還要被他們蠶食掉一大塊!”

聞言,朱高煦一臉崇拜,“藍帥,您懂的真多!”

藍玉老臉一紅,低聲道,“這些,也是有人告訴我的!”

“誰?”朱高煦大聲道,“如此胸有丘壑之人,等回去之後,我必奉為軍師”

“皇上!”藍玉一句話,朱高煦頓時目瞪口呆,“誰?”

“皇上說的!”藍玉手指沖天指了指,開口道,“這些話,都是臨行前皇上親**代的!”

“他?”朱高煦想想,低頭歎息道,“他確實比我們強!”

“何止比你們強,一個在天一個在地你小子皮子緊了,跟誰比不好跟皇上比?”藍玉怒道。

其實,朱允熥說的遠不止這些。

在朱允熥的計劃中,整個亞洲隻能有一個帝國,那就是大明帝國。

這些靠近大明的城邦小國,若不取之,那就是對後人的犯罪。

吃飽喝足繼續上路,五百人分成十幾個小隊,其中也看到一些藏在林間山間的小村落,但這些土人尚未搞懂狀況,就成了明軍的刀下之魂。

如此幾晝日之後,他們遇到的村落更多了,甚至有時在路上都能看到人,明軍乾脆是晝伏夜出,越發的小心翼翼。

~~

又是一個夜晚,寂靜無聲。

明軍在一處無名山穀之中駐紮,藍玉所選的地方在半山腰,正好可以俯瞰腳下的大路。

冇有生火,所有人都吃著冰冷的肉乾,喝著冷茶。

“這挺好,再往前就是一個緬人的小城。”藍玉低聲說道,“卡住這條路,就能偵到他們的動向。”

朱高煦還冇說話,忽然身後換來急促的腳步。

一個穿著皮甲的老兵快速的過來,急道,“大帥,前邊二十裡正在過大軍!”

藍玉的精神瞬間緊張起來,“多少人?”

“五千!”那老兵道,“冇敢太靠近,隻能遠遠的看旗幟。若是按照咱們大明的編製,過來的大軍共有五十麵小旗,百人隊就是五千人!”

說著,他嚥下口唾沫,“騎兵冇算,但零星也應有兩百旗。緬人行軍也很謹慎,遠遠的就把騎兵派出來了。”

藍玉陷入思考,而朱高煦則是咬牙切齒的說道,“這些狗崽子,還他媽的真敢!”

“還看出什麼來了?”藍玉繼續問。

“應是輕裝步兵,軍中冇發現太多隨軍車馬,也冇見有扛著長兵器的,都是配刀竹槍。”那老兵繼續道,“而且,小人判斷應該是緬人的先鋒軍,因為他們的騎兵有朝後跑的!”

“五千前鋒”藍玉眯著眼睛,像是看到獵物的狼。

“要回去報信嗎?”朱高煦問道。

“急什麼?”藍玉哼了一聲,“這才哪到哪兒?”說著,轉頭鄭重的看著那老兵,“你們幾個歇歇,然後等那五千人從咱們眼皮子底下過去之後,你們從後麵咬上他們。”

“大帥,您?”

“老子帶人,探探他後麵到底有多少人!”藍玉咧嘴一笑,“要是有機會,就抽冷子乾他一下!”

“咱們隻有五百人!”朱高煦大驚。

藍玉輕蔑一笑,“足夠揍他了!”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