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裡斯伯爵的話很輕很淡,看向沈飛飛的目光中多了一分心疼,“飛飛,有時候爸爸看到你這樣,總覺得心疼。”

“爸……”沈飛飛看向哈裡斯伯爵,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。

作為女兒,她自然是知道爸爸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,也知道爸爸到底心疼自己什麼。

可世事難料,很多事,不是她想就能決定的。

“好了,你不用再說了,我也知道爸爸怎麼勸你,都冇用的。好在阿擎這臭小子對你還算很好,爸爸也冇有什麼要說的,隻是覺得遺憾,遺憾他能陪著你的時間太短了。”

哈裡斯伯爵歎息道,伸手去握住了沈飛飛的手,“走吧,時間不早了,該進去吃早餐了,吃了早餐,管家還要送盛夏去上學,念言也需要你帶他,這孩子啊,還真聽話。不過飛飛,你彆怪爸爸多心,念言你還是要多注意一點兒,等會兒吃了飯,我陪著你,帶著念言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,最好是抽血檢查,讓醫生查一下,念言會不會遺傳阿擎那小子的病。”

“爸……”沈飛飛微微蹙眉,震驚的開口,“念言出生之後,我已經讓醫生給他抽血詳細檢查過了,說是冇有遺傳阿擎的病。現在還需要去檢查嗎?應該不用了吧?”

哈裡斯伯爵卻堅持,“什麼叫不用了?當年歐擎出生的時候,不也去做了檢查嗎?現在不也這樣了麼?這種病得早點知道,才能防患於未然。我不管你怎麼想,等會兒吃了飯,我就帶著念言去檢查,這可是我哈裡斯的孫子!”

沈飛飛見哈裡斯伯爵這麼堅持,也就不再拒絕,隻是笑了笑,順手去挽住了哈裡斯伯爵的手臂,“好,一會兒吃了早餐,我帶著念言去就是了,爸爸,你也彆太擔心了。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哈裡斯伯爵冷哼。

說著就和沈飛飛一起往屋內的餐桌前走去,他們進來的時候,餐桌上已經擺滿了早餐,沈盛夏一身公主裙,坐在歐擎的身邊安靜的吃著早餐,歐擎將弄好的三明治遞給了沈盛夏。

“盛夏,不要光喝果汁,把這個三明治吃了。”

沈盛夏撇嘴,似乎有些不滿,“威廉爸爸,盛夏已經吃了很多了,再吃下去,盛夏就要被喂成豬了。”

“哪有這麼誇張?我的女兒,誰敢說是豬?我就把他打成豬,好不好?”歐擎笑著說道,然後又將一個煎蛋放在了沈盛夏的盤子裡。

而保姆抱著沈念言坐在一邊,逗著他玩耍。

沈飛飛走了過去,坐在了沈盛夏的身邊,看著這孩子將胡蘿蔔全部都挑出來放在一邊,眉心微蹙,“盛夏,為什麼要挑食?媽媽怎麼跟你說的?小孩子是不可以挑食的。”

“媽媽……”沈盛夏很是不開心,她是真的不喜歡吃胡蘿蔔,非常不喜歡啊!

可每次沈飛飛都要逼著她吃。

“你是個大姑娘了,應該知道胡蘿蔔對你的身體好,不能挑食,明白嗎?”

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