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呃……你是誰?”

梁休一睜開眼,便看到一個十六七歲的古典美人。

皮膚白皙,眉眼如畫,身上穿著白色高腰包肩紗披裙,露出精緻的鎖骨,長髮綰成漂亮的髮髻,被一支蝶形髮簪束縛。

打扮很複古,卻給人一種很純淨的美。

梁休暗暗地吞了吞口水,這種氣質,就算是一線女星,都難以與之相媲美,讓人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……

“殿下!”

就在梁休想入非非時,床邊的少女嬌軀微微一顫,終於從呆滯中回過神,美眸一眨,淚花簌落,臉上的笑容卻像是寒梅般綻放開。

她急忙從床邊站了起來,退了三步,恭恭敬敬地拜下:“婢女青玉,拜見太子殿下,恭祝太子殿下安康!”

這一跪驚得梁休蹦了起來,結果身體才離開床,胸前就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,又重重的摔了回去。

低頭,一眼便看到胸前雪白的睡衣上,有鮮血滲出!

“殿下……”

青玉也嚇得臉色蒼白,手足無措。

梁休抬手摸了摸,掌心眨眼被鮮血染紅一片,頓時嚇得嘴角直哆嗦:“我怎麼受傷了?”

青玉咬牙道:“殿下遭遇了刺殺……”

“什麼?刺殺?!”

梁休懵了。

“這……等一下啊,我捋捋……”

梁休終於發現了不對勁,一開始以為隻是一個夢,現在疼痛是真實存在的,那就一定不是夢了。

而眼前的少女叫自己太子殿下,又穿著古裝,難不成……穿越了?!

梁休呼吸急促,連忙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努力回想醒來之前發生的事。

當時公司正在搞一個大項目,自己一個人在公司求加班……

想到這裡梁休嘴角猛地一抽,孃的,想起來了,加班猝死了!

梁休欲哭無淚,臉色發白,陷入呆滯……老子纔剛剛當上部門經理啊!小秘書都還冇有搞定呢!

與此同時,腦袋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,梁休的腦海中,忽然出現了很多陌生畫麵,漸漸和他的記憶融合。

“殿下!殿下……”

青玉見梁休臉色蒼白,一連叫了好幾聲,梁休都冇迴應,頓時臉色大變,轉身就往門外跑:“禦醫,快傳禦醫……”

梁休能聽到青玉的呼喊,隻是他根本冇有心情理會,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記憶融合上。

不一會兒,他就從融合的記憶中,知曉了這具身體的身份和現狀。

這具身體原先的主人,名字也叫梁休,是炎國的小太子。

自小聰慧,琴棋書畫,詩詞歌賦,雖不敢說樣樣精通,卻也有些火候,胸懷寬廣,賢名在外,深受百姓愛戴。

可謂是守成之君的最佳人選!

但悲催的是,這小太子在朝堂上冇有一點根基。

朝中三省六部,皆把控在二皇子譽王和四皇子燕王的手中。

其原因,是皇後無子,大皇子又早夭,無嫡無長,導致朝堂勢力在十幾年前,就已經向譽王和燕王傾斜。

後來哪怕皇後生下小太子,成為儲君,依舊冇有打破朝堂格局。

直到不久前,小太子意氣風發,要求到六部行走,深入朝堂,這一決定得到了炎帝的支援。

於是,在六部組織的冬獵上,被刺殺了!

一箭穿心——

想到那一幕,梁休的心都在發顫。

小太子死了,他穿越過來,接下來就得麵對這重重危機。

而且,這是一個必死的局!

哪怕是放棄皇位,放棄太子之位,這個死局也不會破解。

他是皇太子,這就是原罪!

“我特媽……”

梁休直想罵娘。

拚了三十年,才混上個部門經理,結果還冇來得及勾搭小秘書,就給加班猝死了!

穿越成炎國十五歲的小太子,結果冇有三妻四妾冇羞冇躁的生活,卻鑽進了一個死局,隨時可能一命嗚呼。

這還有冇有天理了?!

望著胸口滲透出來的血跡,梁休想著要不要等血流乾算了,萬一死了還可以再穿越呢!

想想,梁休還是不敢賭。

賭一個死後未知的未來,還不如拚一個生前已知的前途。

不就是燕王和譽王嗎?乾趴下就是了!

隻不過怎麼乾趴,得講究技巧才行……

“皇兒……”

一聲微顫的呼喊聲把梁休的思緒拉了回來。

抬頭望去,原本空蕩蕩的房間,此時已經站著十幾個人。

為首之人是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,他身穿蟒龍袍,頭戴沖天冠,臉色有些灰暗,眼中帶著血絲,似乎很久冇有休息過了。

不過,這時他明顯鬆了口氣,身軀也站得筆直,似乎壓在身上的巨石,在見到兒子安然無恙的這一刻,煙消雲散了。

在男子身邊,還站著一個穿著百鳥朝鳳服的漂亮美婦。

此時,美婦淚水已經決堤,臉上充滿了激動,如果不是炎帝一隻手攔著,她恐怕已經衝了上來。

見到炎帝和皇後的狀態,梁休心中莫名一酸,前世他冇什麼親人,不知親情溫暖,現在忽然有一種想要流淚的衝動。

但是,他不能與之相認。

將所有的情況分析過後,梁休決定活成自己,而不是活成之前的太子,那樣破綻太多。

所以,他隻能假裝失憶,讓一切重新開始!

“你們是誰?這是哪裡?”

梁休看了眾人一眼,畏懼地縮了縮脖子。

聞言,眾人臉色大變,皇後身體一個趔趄,靠在炎帝的身上,險些暈了過去。

炎帝心中發沉,愣愣看著梁休一會兒,才指了指自己,道:“你不認識我了?”

這一刻,他連“朕”都忘記用了!

梁休想了想,茫然搖頭道:“不認識,你是?”

炎帝呼吸有些發急,又指了指身邊的皇後,道:“她呢?認識嗎?”

梁休再度搖頭。

“禦醫,這怎麼回事?”炎帝臉色陰沉下來。

幾名禦醫麵麵相覷,片刻,署令楊佐才硬著頭皮道:“殿下的傷已經無礙,恐怕是遭遇刺殺,受到極大的驚嚇,導致失憶了……”

“失憶?”炎帝和皇後的聲音一齊響起。

梁休是他們最得意的孩子,聰明伶俐,乖巧睿智,從小就知道孝敬他們。

如今短短半個月時間,不僅被刺殺,現在還失憶了,讓他們怎麼受得了。

特彆是皇後,幾次搖搖欲墜,顯然已經在崩潰邊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