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官海棠聽了梁休的話,隻是聳肩笑了笑。

她知道梁休有本事有能力,但是想要解救出這個國家,明顯是不太可能的,因為現在的大炎,隻要邊境一破,到處都是戰爭。

而這時,梁休冇有再說話,而是雙手枕著頭,靠在床邊,將腦海中的所有線索覆盤。

在京都,勾結倭寇的是燕王,不對,勾結倭寇的是燕王後麵的人,是老睢王。

老炎說了,老睢王之是一個影子,當年的大炎太子,怎麼可能願意淪成影子?這一點說不通,除非他有什麼軟肋在對方手中。

也不對,就算有軟肋在對方手中,那他憑什麼認為自己死了,對方就不會那自己的軟肋說事……除非,他和背後的人,是有一定的信任基礎的。

而且,當年的驚羽門之變,老睢王是怎麼活下來的?連老炎當年都確定,他必死無疑了。

除非是當年,參加驚羽門之變的人中,有人救了他。

那這個人會是誰?誰能在萬軍從中不著痕跡地救下老睢王?

梁休將當年參加驚羽門之變的所有人,全部篩選了一遍,很快,他雙眼就猛地睜開,臉色陰沉得嚇人。

昌王,蕭戰。

當年驚羽門之變,昌王蕭戰負責打掃戰場,想要救走老睢王輕而易舉,而老睢王這些年,一直受他的掌控,他纔是燕王後麵真正的男人。

甚至,他對秦皇陵的長生之說,也非常的信任,所以這些年,也一直在厚積待發。

南境的密諜被腐蝕得這麼快,這明顯就不是區區豪族就能做到的,後麵肯定有昌王的影子,他一直在虛弱密諜司對南境的滲透,一直在虛弱密諜司在南境的勢力,淡化朝廷對南境的控製。

造反,早在二十年前就蓄謀了。

如果……如果南境匪患叢生,都是為了掩藏表裡,那他昌王,現在得有多少私兵?十萬?二十萬?甚至更多。

這特媽的!

如果猜測成真,宋明,宇文雄,昌王三股勢力彙聚在一起,那就是百萬大軍,那還打個毛啊!

用野戰旅這一萬人,去打人家一百萬?這簡直就是扯淡,還不夠塞牙縫的!

“來人!”

梁休低吼一聲。

“到!”

站外的警衛掀開門簾進來。

梁休急切道:“去,通知營以上的乾部,全部過來開會,立即,馬上。”

“是!”

警衛應了一聲,轉身跑出了門。

上官海棠看著梁休,道:“看來,你似乎發現了什麼了!”

“嗯!”

梁休點點頭,道:“發現了天大的事!要是處理不及,我們可能都會死。”

上官海棠笑了笑,冇說話。

這時,上官策回來了,帶回來了兩個青年,激動地衝著梁休道:“總司令,這兩位兄弟知道有通往南境的路線!”

梁休直接一骨碌地蹦了起來:“果真?!”

那梁青年嚇得就要跪下去,梁休趕緊跑過去將他們扶了起來,道:“你們真知道繞過明州,進入南境的路?”

青年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,看著梁休道:“你們真的是野戰旅?打勝北狄的野戰旅?”

梁休點頭道:“不錯,我就是野戰旅的總司令,當朝太子梁休。”

兩人聞言,雙眼頓時大亮,連連跪了下來,道:“草民高明、高山參見太子殿下。”

“起來回話。”

梁休將兩人拉起來,道:“軍情緊急,我再問你們一次,真的知道繞過明州,直抵南境的路?”

高明點點頭,道:“知道,之前我們兄弟兩跑南境,為了逃稅,和老輩人走過幾次,能走到南境銅城。”

“地圖!”

梁休低吼一聲,上官策立即將作戰地圖,鋪在了桌上。

地圖是最新繪製的,梁休很快就在地圖上,找到了銅城,按照地圖比例計算,銅城到明州有兩百裡,但到宋明南下和南楚大軍彙合,必須經過通城。

通城距離銅城,不過五十裡。

急行軍也不過幾個時辰而已。

梁休扭頭看向高明,道:“高明!從這裡出發去銅城,走你們所說的小路,需要走多久才能抵達銅城?”

高明回道:“小路不寬,車馬不能行,但人能走,腳程快的話,一天半就到了。”

一天半,加上半天的急行軍,算下來大軍進駐通城,需要兩天的時間。

而宋明已經在集結部隊了,想要如今時間也已經過去兩天,但大軍出動,糧草、輜重會嚴重影響速度。

所以,宋明的速度不會太快,

兩百裡,正常行軍幾乎兩天的時間。

這樣算下來,能夠在通城將宋明打回去。

那麼現在,最大的問題就是昌王了,如果昌王謀反,那就算控製的住宋明,控製得住南境變成,也冇有什麼作用。

“上官策!”

梁休看向上官策,道:“讓你的兩個師弟,陪著高明、高山和偵察連,立即對這小條小路進行偵察。”

“啊?還是我去吧!”

上官策主動請戰。

“不行,你有更重要的任務。”

梁休看著上官策,勾了勾手,上官策走上前後,他才低聲在上官策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,上官策聽完後,立即敬禮道:“是,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……

一刻鐘後,陳修然率領野戰旅的將領全部到來,梁休直接指著通州,道:“留下一個連,繼續押送給養輜重,剩下各營、各連,散會後安編製領取彈藥,儘最大的努力,扛走所有彈藥。

“宋明不是想要跑嗎?那好!老子就給他來一個神兵天降,把他打回明州縮著。”

眾人齊齊起身道:“是!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……

北境,天門山秦皇墓。

李鳳生看了最新的圖紙,拍了拍腦袋有些焦躁道:“傳令下去,快點,讓他們再快一點,咱們冇有時間了!

“通知情報處,將最新的一批圖紙,以最快的速度運抵南境,抵達南境後不用再請示,立即按照之前所製定的計劃,立即實行。

“特孃的,老子就是熬到最後一口血、一口氣,也絕不然東秦、南楚的兵馬,進大炎半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