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時,唐安正率領野戰旅一團,沿著高明兄弟所說的路線急行軍。

如今,南境的局勢比他想象的還要糟,想要快速解決南境的問題,單靠他這點兵力,幾乎不太可能了。

而南境的地方常備兵力,說實話這時候,他已經不敢去相信了。

連密諜司都被汙濁變異了,那地方守備部隊,還能倖免?那明顯是不可能的,一旦地方守備部隊也不聽朝廷的號令了,而服從南境豪族或者是南境諸王,那就不是百萬大軍那麼簡單了。

想到這些,唐安第一次感覺到無力,已經向炎帝求援了。

而這時,蒙烈所率領的二十萬京畿大軍,也已經整軍待發,左驍衛三萬大軍,甚至已經沿著之前老睢王想要轉移燕王的路線,秘密向南境進發。

與此同時,宋明親自下達了命令,將渡難、渡殺收拾了一頓,命渡劫率兵,運走了清河所有的糧秣物資,同時命李定芳,率領他麾下的七萬兵馬,作為先鋒軍,隨大軍南下。

也就是說,李定芳被宋明徹底地推到了前麵擋災。

他喜歡李鳳生這樣的將領,但是他同樣非常忌憚李鳳生這樣的將領,一個用區區幾天的時間,就將七萬懶散的部隊,整頓成一直能打大戰的威武之師,這樣的人,他能不忌憚嗎?

讓李定芳當前鋒,就是想要在戰場上,消除他的力量。

七萬人,已經占據宋明總兵力的五分之一了。

而清河,宋明則留下了一萬兵馬駐紮,進行扼守,其餘兵馬包括攻打龍城的十萬大軍,也被宋明下旨召回南下。

連明州,都隻有不到兩萬人鎮守。

由此可見,宋明南下的決心,是非常堅決的。

留下這三萬兵馬,也隻是想要拖延一下野戰旅追兵的步伐。

如此,他率領近三十萬的兵力,浩浩蕩蕩地向著邊境殺去,而且有李定芳這樣的將領左先鋒,打下清河物資又比較充足,一時之間大軍氣勢如虹。

沿途一點點的抵抗,迅速就被大軍碾成碎片,所過之處,幾乎寸草不生,生靈塗炭。

唐安原本估計宋明南下需要抵達通州,至少需要兩日的時間,但宋明大軍在李定芳的率領下,勢如破竹,幾乎一日不到,前鋒軍就先野戰旅一步占領了通城。

……

南境,銅城。

已經入夜,大軍抵達銅城進行短暫的修整,梁休就將所有將領召集起來,指著通城道:“剛剛接到最新的情報,宋明的前鋒部隊,已經占領了通城。

“他們今晚會在通城修整,明日一早就會離開通城,讓宋明離開了通城,南下的路幾乎就是一馬平川,宋明手中有騎兵,我們想要咬住他,代價太大了。

“所以,絕不能讓宋明的一兵一卒,出通城半步。

“我命令,全軍稍作修整,立即向通城進發,必須在拂曉之前,對通城發起總攻,把宋明給我打回明州起。”

眾將領齊聲道:“是!”

“記住了,都給來自節約點彈藥,彆像徐懷安那楞種一樣,上去就把彈藥給老子全造光。”

梁休掃了眾人一眼,道:“節約彈藥的同時,也要打出氣勢,炸藥可以多用,總之就一個目的,打下通城,把宋明趕回去。

“他要是不聽話……”

梁休眼底閃過一絲的淩冽,道:“他要是不聽話,那就給我集中所有的炮火,消滅他!這個時候他不是主要的敵人,老子不想他在這個時候,跳出來搗亂,下去準備吧!”

眾將領齊聲道:“是!”

眾人離開,上官海棠才從外麵走進來,似笑非笑道:“你的驅虎吞狼之計不要了?”

梁休一拳砸在桌上,臉色陰沉:“驅虎吞狼?前提是對手是狼,要是驅虎吞獅,那被吞掉的是誰就難說了!

“看不出來嗎?宋明這頭虎,就是獅群驅趕到前麵的擋災的!”

上官海棠愣了一下,笑道:“你是個智者……但是,你認為憑你這幾千人,就算打下通城,能守得住嗎?

“宋明可不會那麼簡單就屈服的,他知道燧發槍和手榴彈的弱點,隻要不斷攻擊消耗,把野戰旅的彈藥消耗殆儘,肉搏戰,哪怕野戰旅再精銳,也難以抵擋!”

宋明回頭看了上官海棠一眼,道:“你似乎冇有聽懂我剛纔的話,我說了,如果他真敢這麼做,那麼——他必死!”

上官海棠的美眸立即眯了起來,輕笑道:“嗬嗬,看來,我猜想的不錯!你,還有牌……那就有意思了。”

梁休冷笑一下,冇有迴應。

牌他當然有,李定芳、李大力就是他手上的牌,如果宋明不聽話,那就扶持聽話的人上來。

……

通城。

城牆上,李大力看著大隊舉著火把陸陸續續地進了城,扭頭非常無語地看著李定芳道:“我說兄弟,這是啥意思啊?我咋冇看懂呢?

“宋明讓你做先鋒,你咋還真乾衝鋒的活啊!一個衝鋒就打到了通城,過了通城,咱們想要拖住宋明,那就太難了啊!”

李定芳睨了李大力一眼,道:“蠢貨!宋明讓我做先鋒,就是想要消除我的有生力量,我這個時候要是推三阻四,他會寢食難安。

“當然,最重要的一點,通城,必須要掌握在我們手中。

“放心吧!宋明走不出通城的。”

一聽這話,李大力大眼放光,手指了指天道:“來了?”

李定芳點點頭,道:“今晚,通城會遍地煙火。”

李大力聞言立即蹦了起來,不過他還冇來得及嘚瑟,渡劫跨著寶刀,就上了城牆,衝著李定芳拱拱手道:“李將軍,今日前鋒軍打了一路辛苦了,奉陛下命令,今晚城防,交給我們就好。

“李將軍率領麾下將領,撤下去休息吧!”

李大力一聽頓時不乾了,憑什麼?城防讓給你們,今晚還怎麼放水讓殿下大軍進城?

他正想說什麼,卻被李定芳抬手擋住了,客氣地衝著渡劫道:“那就多謝渡劫進犯了,剛好,我們兄弟攻伐一天,確實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