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下達命令後,野戰旅大軍立即進行了片刻的整頓,隨即全軍向著通城前進。

四個時辰後,大軍終於在淩晨趕到了通城的外圍,梁休和陳修然通州的城防進行了短暫的偵查後,發現敵人雖然加強了不防,但很多士兵都因為扛不住睏倦,這時都在打瞌睡,這樣的佈防幾乎一通就破。

他就立即下令,全軍進入戰備狀態,半個時辰後,看到信號就對通州發起突襲。

徐懷安四千人,就敢衝擊十萬大軍。

而唐安六千人,就敢偷襲近三十萬賊軍,究竟誰更狂?

……

映城。

羽卿華半夜被驚醒,下意識地從枕頭下取出燧發槍,隻是枕頭下去空空如也,她抬頭望去,就看到赤練正坐在不遠處,一首把玩著她的燧發槍,一首抓著糕點往嘴中送。

“殿下說了,鉛彈一直放在身邊,有可能會引起鉛中毒,這對你和嬰兒都不好。”

赤練把燧發槍丟在桌上,道:“你就那麼缺乏安全感啊!”

見到是赤練和一個嬌滴滴的小美女,羽卿華提起來的心就落了回去,摸著小腹昂首挺胸道:“以前是不怕,但現在有了這小傢夥,忽然很怕了……”

赤練愣了一下,笑道:“以後不怕了!我來了,這東西就冇用了。”

羽卿華一下子就驚喜起來,道:“殿下叫你來的?”

赤練本來想否認的,但聽到羽卿華聲音中的那點期待,隻好點點頭道:“對,太子派特戰隊來保護你,當然,主要還是因為東林十三行蹤還不明朗……不過,現在已經明朗了!”

說著,赤練從懷中取出梁休的信,遞給了羽卿華,這是她剛從清河出發時,上官策送來的梁休的指示。

羽卿華本來滿臉激動和興奮,結果攤開信,卻發現上麵冇有一點關心她和孩子的話,全是行動指令,她的俏臉當時就跨了。

“呸,臭男人!果然冇良心,提起褲子就不認賬了。”

羽卿華撫摸著小腹,咬牙切齒道:“也不知道關心關心我們娘倆,就知道打戰下命令……”

徐懷秀滿臉好奇,赤練嘴角卻猛地抽了抽,道:“這還不算關心啊?太子殿下知道你懷孕了,親自對野戰旅下達了保護你的命令,甚至還親自召見我,囑咐我要認真保護你!

“我可冇有見過,他如此的對誰傷心過。”

說這話時,赤練暗暗地在心中加了一句:錢寶寶除外。

羽卿華嘴角這才重新的綻放出了笑容,道:“這還差不多,但殿下信中的指示,大多都隻是猜測,還冇有得到情報的證實。

“而且這件事太大了,一個不小心,之前所有的佈局,都會作廢,甚至,讓整個南境都失去控製。”

赤練搖搖頭,道:“這一點不用擔心,從他嘴中說出來的話,幾乎都是事實了,敢下達這樣的命令,說明現在已經情況危急了。

“就按照太子殿下的命令,傳達指令吧!

“這樣,能少死很多人……”

羽卿華想了一下,點點頭道:“明白了!我這就傳達命令,還有,你們就不用保護我了,回去吧!

“我手底下有人,太子現在應該更需要你們。”

赤練翻了翻白眼,道:“你以為我想嗎?為了保護你,不僅特戰隊出動了,密諜司出動了,連南楚上官海棠這條線上的所有人,也出動了!

“你說你現在多重要啊!敵人能不惦記你嗎?”

羽卿華當時就震驚了,這麼瘋狂的嗎?冇想到為了自己,竟然這麼多勢力都摻和進來了,連上官海棠這賤人,也親自出動了?

很快,她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,抬手撫著小腹,睨著赤練道:“你說,這算不算是母憑子貴?”

“你就嘚瑟吧!”

赤練冷哼一聲,纔看向窗戶外,道:“影子統領,也該現身了吧?”

話落,影子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院裡,拱手道:“太子殿下有什麼吩咐?”

“殿下說,東林十三是你的宿敵,這個宿敵,就由你親自去解決。”

赤練站了起來,看著影子道:“東林十三在昌州,即日起,負責保護羽卿華的所有密諜……不,是映城內的所有密諜司密諜,全部撤出映城。

“羽卿華的安全問題,由特戰隊全麵接受。”

不是梁休不信影子,而是南境的密諜,他已經冇法再信任了。

特彆是保護羽卿華的人,隻要有一個人叛變,放敵人進來,對羽卿華來說,就是死亡威脅。

而現在,如果說還有什麼人能夠左右南境戰局的走勢,這個人估計隻有羽卿華了。

所有的犧牲,所有的戰鬥,所有的佈局,現在隨著野戰旅入南境,都已經展開了,要是羽卿華入敵人的手中,對梁休來說,打擊是致命的!

赤練能夠感覺得到,這個孩子對於梁休來說,有多麼的重要。

影子也深知現在南境密諜是什麼情況,所以保護羽卿華的人,都是他從京都帶來的班底,但現在聽到梁休的命令,他還是有一點失望。

這說明什麼?說明讓群臣、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密諜司,已經失去以前的威懾,已經漸漸地退出了曆史的舞台。

密諜司,需要用血,重新證明自己的忠誠。

他沉吟了一下,點點頭道:“臣領命!”

話落,身影就消失在了院裡。

赤練看向羽卿華,道:“你也得準備一下,我們得離開映城,換個新的環境,你在映城的訊息,已經不是秘密了。”

羽卿華對赤練的安排,完全冇有半點的反對,笑道:“那就聽你的,一切你安排即可,我都冇意見。”

赤練點點頭,道:“好!那就準備一下,準備撤離。”

……

昌州。

昏暗的房間中,一箇中年男人聽完屬下的人彙報後,聲音低沉問道:“此事,真實度有多少?”

暗諜道:“可信度非常的高!目前小太子派了最精銳的部隊入了南境,就是來保護這個女人的。”

啪的一聲,男人雙掌一合,道:“那就不惜一切代價,拿下這個女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