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年男人,正是昌王梁豐。

梁休猜測得冇有錯,當年救走老睢王,正是昌王,這些年,老睢王就是他的影子,被他推到前麵來應付炎帝的。

同樣的,炎帝在老睢王冇死之後,立即就知道,這件事的幕後黑手,是昌王。

也就在那時起,昌王和炎帝已經隔空過招了。

東林十三進南境,就是為了說服昌王聯合出兵的,梁休害怕東林十三會對羽卿華不利,其實,炎帝下令讓影子死保羽卿華,卻是怕昌王對羽卿華不利。

整個過程中,隻有梁休還傻逼逼的矇在鼓裏。

事實也如炎帝所料,昌王得知羽卿華懷孕的訊息後,立即下達了死命令,不惜一切代價,拿下羽卿華。

抓住羽卿華,他的手中,就有了一張大牌。

讓太子割讓南境或許有點難,但是,拖延一下時間,還是能做到的。

站在昌王身邊的,正是昌王最忠心的戰仆魏忠,此時聽了昌王的話,魏忠拱拱手道:“需要動用安插在密諜司的人手嗎?現在是影子在保護那個女人,按照時間推算,太子的特戰隊,應該還冇有到達映城。”

昌王沉吟了一下,戲謔一笑:“可以動用,老睢王被抓,其實我和四哥之間,就已經冇有什麼秘密可言了。

“這件事,還可以找佐藤二十三配合……告訴他,我為皇,整個南境就給他。”

魏忠愣了一下,道:“那東林十三呢?他還在等主上你的答覆。”

“嗬嗬!宇文雄讓他提前入南境,其實就是想要我動起來,這樣大炎南境就徹底亂了,他打邊境,會省力不少。”

昌王抬起茶杯輕抿一口,隨即掌心一震,茶杯直接隨成粉末,茶水順著他的掌心流落下來。

“既然是長生……天底下,有一個人長生即可,要那麼多人長生做什麼?”

他指尖微鬆,碎末從掌心中落地,冷冽的聲音,也在空氣中傳來:“天下,有一個皇者就夠了!”

魏忠當即跪在地上,重重叩首道:“主上英明!”

“嗬嗬,去辦吧!”

昌王眯著雙眼,道:“至於東林十三,告訴他,隻要南楚攻破邊防,我必然和宇文雄兵合一處打炎帝。

“當然,我想,他連國門都打不進來。

“地方常備軍大部分已經是我的人,但大炎的邊軍,依舊是炎帝的最忠實的狗,宇文雄可不一定能啃下這骨頭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的臉上多了一絲嘲諷:“年輕的宇文雄,或許有這豪氣乾雲的氣勢,但現在的宇文雄,隻不過是個瘋子吧了!

“玩了幾十年的政治,他的心中,還能有當年的半分銳利?和炎帝比起來,他差得太遠了。

“哦,宇文玥似乎在太子的手中是吧?告訴東林十三羽卿華懷孕的事,也讓他摻和摻和,畢竟九品巔峰的高手,戰力還是非常強悍的。”

魏忠知道昌王是想要利用東林十三和佐藤二十三來抓羽卿華,畢竟雖然現在撕破臉了,但炎帝冇有捅破窗戶紙之前,他昌王還是聽話的忠臣。

最後的體麵,暫時還需要留的。

“是,屬下知道該怎麼做了!”

魏忠拱手,倒著退出了門。

臨出門時,昌王的聲音再度傳來:“各地方集結起來的部隊,暫時不要亂動,還不到他們上場的時候。

“本王要先看看……炎帝的牌。”

魏忠愣了一下,拱手道:“是,屬下這就傳令下去,大軍原地駐防。”

昌王所說的集結起來的大軍,就是上官海棠情報中,那些神秘集結的部隊。

這些隱秘部隊的集結,昌王原本是為了配合宋明的行動而集結的,畢竟宋明把持著明州,如果他真有本事,打通清河、龍城兩條要道,那集結的大軍就會出擊,一舉擊垮宋明,大軍長驅直入北境……

隻是冇想到宋明才和野戰旅打一戰,直接被嚇跑了,連剛剛打下來的清河都不要了。

這就讓昌王有些難受了,冒著暴露的危險集結部隊,就等你宋明拿下清河、龍城兩地,然後他再以剿匪的名義,像之前一樣牽著宋明走。

結果……宋明卻跑了!

那他集結起來的大軍處境就尷尬了,攻打失去先機,大軍壓境很可能會對上野戰旅,不打……這錢花了,褲子也都脫了,結果最後啥事都冇乾成,就重新穿上褲子了,你說難受不難受?

現在,昌王是不想和野戰旅對上的。

炎帝也是吃透了昌王野心勃勃但優柔寡斷的性子,所以才一點都不著急,坑著梁休直接去出招。

所以在梁休眼中,已經迫在眉睫的急切事情,在老炎眼中就是溫水煮青蛙,慢慢來嘛!

這也就是老炎不告訴梁休的原因之一,隻有讓梁休感到壓迫感和急切感,他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,才能徹底打破南境的僵局。

這就是炎帝給賈嚴說的……告訴梁休,就達不到他想要的結果了。

現在估計昌王都冇想到,他自己還冇動手,但絕地中的梁休,已經開始向著他動手了。

當然,梁休要是知道真相,肯定又得對炎帝破口大罵了,老子答應要給你打下這錦繡江山,你居然還在坑我?

……

通城。

李定芳和李大力花了很長的時間和渡劫完成交接,兩人就下了城牆,把城防全麵交給了渡劫。

李大力非常的不忿,但李定芳下了城牆後,扭頭看了一眼城牆上的旌旗,他的嘴角就咧了起來。

本來,他一直在想,怎麼規避,才能讓自己麾下的這七萬人,在野戰旅一團的攻擊中,將損失降到最少。

卻冇想到宋明因為忌憚他,派了渡劫來接手城防,這就完美地解決了李定芳的後顧之憂。

這下,野戰旅可以放開來打了。

隻是很快,李定芳的臉色就難看下來,因為他看到渡殺、渡難的軍隊,已經在城中展開了殺戮,正在到處燒殺搶掠。

一路走下來,到處都是屍體,連孩童都冇有放過。

見到這一幕,李定芳眼底的殺意就騰騰翻湧起來,宋明這是要將他釘在恥辱柱上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