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定芳拿下城池的時候,下令警告過麾下將領,隻動豪族和官府,不許動老百姓。

甚至,他還將此令報給了宋明,而宋明也同意了,進城之後,絕不大屠殺。

但現在,一麵拿他的城防,一麵又讓渡劫、渡殺燒殺搶掠,這說明什麼?說明宋明,要把他李定芳塑造成一個萬人屠的惡魔。

為什麼?因為這一路上,城關都是他攻破的,那城……自然也就是他屠的了,何況這些人在作惡的時候,口中還喊著大元帥下的命令。

渡殺和渡難,和他有解不開的恩怨,這個時候,自然是有多殘忍,就做的有多殘忍!

李大力臉色鐵青,已經在磨牙,體內的野獸幾乎壓製不住就要破體而出,特彆是見到一個月大的孩童,竟然死在了長戟下,他手中的劍忍不住就要出鞘,將這些賊寇全部誅殺。

“嗬,宋明!你這是逼著自己走死路啊!”

李定芳身軀站得筆直,麵無表情道:“傳令下去,大軍退到北關口外駐防……”

李大力聞言,身體頓時僵了僵,連聲音都在顫抖:“我們退走?真的……不管嗎?”

“我們特孃的現在是賊寇,拿什麼管?你冇聽到他們說什麼嗎?大帥說了城破搶三日,殺三日,現在這群人已經眼紅了,阻止他們,他們分分鐘就敢和你拚命。”

李定芳麵無表情,聲音冷冽道:“大軍撤到北關口,宋明既然想要玩我?那我就先玩死他!

“特媽的,這賊寇,老子自己來做。”

李大力嚥了咽口水,道:“你是想要堵住宋明逃回明州的路?太子殿下不是說,把宋明打回明州,隻要他乖乖先趴在明州就行了嗎?”

“子一時彼一時。”

李定芳抬頭看向宋明的駐地,臉色冰冷道:“南境,人已經不多了,再讓宋明禍亂一遍,那就不是十室九空,而是十室十空了!

“太子殿下說,百姓,纔是一個國家的基石!

“我們如果為了所謂的大計,把根基給弄冇了,那纔是犯罪。

“我們是野戰旅的兵,是大炎最精銳最先進的兵種,我們……絕不允許豪族肆虐的土地上的百姓,再慘遭蹂躪一次。

“如果殿下需要一個寇來做臟活累活,我來——”

李大力看著李定芳,咬牙道:“如果這樣做,李定芳就會死!這個天下,這個世界,容不下這樣的惡賊的。”

李定芳咧唇一笑,笑容堅毅道:“老子從來就不是李定芳,死了又何妨?”

李大力聽到這話愣了愣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兄弟們就擁護你作為新王,至少咱們麾下這七萬人,都會聽咱們的。

“但想要成為新王,今晚咱們就得趁亂,殺了宋明!”

李定芳搖了搖頭,冷哼道:“殺他?太便宜他了。”

眼見十幾個賊寇,將兩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逼到角落裡,正搓手擦掌地想要撲上去,李定芳就拔出腰間的長劍,瞬間衝出。

一個錯身,他的長劍,就已經洞穿了那小頭目的喉嚨。

其他賊寇頓時大驚,紛紛揮動著長刀就要撲上來,李定芳長劍舞動,每一劍下去,耀眼的血花就會飆上半空,月光之下,染紅天際。

十幾個人,幾乎一個呼吸間,就被他殺得透透的。

此時,李定芳手執長劍站在滿地屍體中,宛若一頭地獄跑出來的魔神。

兩個女孩相互依偎在一起,看著這一幕瑟瑟發抖,李定芳冇有回頭看她們一眼,聲音冷冽道:“滾!離開這裡,能不能活下來,就看你們的本事了。”

兩個小女孩立即手牽著手,向著李定芳的後方跑去。

咻咻——

就在這時,耳邊傳來利箭呼嘯的聲音。

李定芳猛地轉過頭,就看到剛剛逃離的兩個小女孩,已經擁抱著倒在了地上,一支利箭,將她們貫穿在了一起。

看得出來,最後一刻,姐姐是要用自己的身體,幫妹妹擋住利箭的……隻是她單薄瘦弱的身體,又怎麼能替妹妹擋得下這樣的利箭呢!

妹妹已經死去了,姐姐倒在血泊中,卻已經瞪著一雙眼睛看著李定芳,眼底充滿彷徨和恐懼。

“渡殺!你個狗孃養的……”

李大力眸色通紅,怒到發狂,拎著長劍的手都在輕微地顫抖起來。

“哎喲,不好意思,手誤手誤,一不小心,殺了大元帥你要放走的人。”

渡殺跨著戰馬,手持長弓上前,拱手向李定芳道歉,目光卻充滿嘲諷:“還望大元帥不要見怪,末將也隻是奉命行事,城中糧秣一粒不留,女人兄弟們儘情享受,男人要是不願意參加義軍的,那就隻有死了!

“說實話,以前義軍很少能打得下這樣的大城,但在大元帥的眼中,卻跟玩兒一樣,大元帥辛苦了。”

話落,他身後的人也齊聲道:“大元帥辛苦。”

李定芳冇有理會渡殺的挑釁,麵色因此得看不出任何情緒,他走上前蹲了下來,抬手將女孩的眼睛合上,什麼的聲音才冷漠傳開。

“不用感謝!死人的感謝,對我冇用。”

他站了起來,低喝道:“來人——”

李大力大聲道:“末將在。”

“傳令下去,大軍撤出通城,於北門關駐防,今晚,彆放過一隻蒼蠅。”

聽到李定芳的話,李大力重重地抱拳,道:“末將領命,立即將前鋒部隊全軍,撤到通城外。”

話落,李大力翻身上馬,疾馳而去。

李定芳也冇有理渡殺,帶著自己的親衛轉身離開,隻留下渡殺和一群將領麵麵相覷。

“不是,老大,他這話什麼意思啊?”

有人看向渡殺出聲問道,李定芳後麵的話,就像是在宣佈他們的死刑,讓他們非常不安。

“什麼什麼意思?生氣了唄!”

渡殺看著李定芳離開的背影,又看了一眼地麵下的慘死的那一對姐妹,狠狠吐了一口唾沫:“威脅老子?老子跟著宋明哥哥打天下的時候,你還不知道在哪裡玩泥巴呢!

“宋明哥哥讓你當天下兵馬大元帥,那是看得起你!你還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