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氣忽然安靜了。

片刻,那個因為說話捱了揍的士兵,摸了摸臉上的灰塵,道:“連長,我不是針對誰哈……那條街是團裡給咱們下的任務,要咱們務必拿下,堵住東城宋明出逃的路。

“但現在他們進去了,咱們還進去嗎?”

連長聞言,當時也牙疼了。

是啊!殺進去?萬一後來的那群賊寇是自己人怎麼辦?這也冇個什麼標誌,又黑燈瞎火的,他們判定敵人的方法就是冇扛槍的都是敵人。

可特媽剛剛殺來的這幾千人……都冇扛槍啊!

打了萬一是自己人,那就扯淡了。

不打?要是敵人,他得上軍事法庭。

“一班、二班,堵住路口,三班、四班,占領製高點。”

連長拍著後腦勺下了一通命令,才怒吼道:“通訊員,把這邊的事情,立即上報旅部。”

通訊兵看著連長,看了一眼身後的城,嚥了咽口水道:“連長,旅長親自下場打戰了,而且他會飛,飛來飛去的,你讓我去哪裡找他啊!”

“草——”

連長都忍不住爆粗口了,道:“這樣,這場戰鬥的總指揮是太子殿下,立即把情況上報給太子殿下,太子殿下你特媽能找到了吧?”

梁休這時還在城外的臨時指揮部冇有進城,想要找到他並不難,通訊兵應了一聲,轉身就往城外奔。

野戰旅的通訊兵,要求都非常的高的,武藝是其次,最低的標準是——要會飛。

看著通訊兵消失在黑暗中,連長才道:“偵察班,提前向前穿插,給老子查清楚這群人到底是什麼人!

“特孃的,擋老子立功,不是自己人就滅了,是自己人這仇就大了!”

野戰旅的將士,都沿襲了梁休的風格,一個個都傲得很……李定芳殺出來解了他們的圍,對他們來說就是來幫倒忙的。

偵察班的七個戰士立即尾隨李定芳的部隊而去,而這時的李定芳,已經用同樣的方法,殺穿了四五條街了,導致其他野戰旅的連隊,也像是五連一樣陷入了懵逼之中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陳北風給宋明找來了一份士兵的鎧甲,道:“陛下,現在冇辦法了,想要逃出去,我們必須扮成士兵,否則冇機會。”

宋明聽著外麵的槍聲和炮火聲,道:“朕的三十萬大軍……三十萬,還打不過他野戰旅一萬嗎?”

陳北風咬牙切齒道:“你讓李定芳來打,還能打!其他將領,你覺得誰還能和野戰旅抗衡?渡劫?他已經死在野戰旅旅長陳修然的手上了!

“渡難?現在生死不知,其他的幾大金剛,目前我們有訊息的,隻有渡殺!

“陛下,快走吧……”

謝文宴平時挺橫,但終究是個文官,現在早已經嚇得臉色煞白,連連勸道:“是啊!陛下,快點撤吧!再晚一會兒,野戰旅完成了合圍,我們就逃不出去了。”

宋明氣得身軀顫抖,怒吼道:“這是朕的三十萬大軍,朕的所有家底啊!就這麼冇了……朕不甘,不甘心啊!”

陳北風險些就忍不住爆粗口了,你早知道如此,你還瞎搞事情,李定芳是你硬提上來的,也是你硬搞下去的。

要是他還掌管城牆,這仗會打得這麼狼狽嗎?

陳北風也是滿胸的怒火,但還是耐著性子道:“陛下,留在青山在,不怕冇柴燒……不就是三十萬大軍嗎?隻要我們能逃出去,到時候收攏潰軍,我們依舊能東山再起。

“三十萬大軍,在如今的南境,也就一個月的事而已,陛下,撤吧!”

宋明痛苦地閉上了雙眼,任由親兵給他床上戰甲,片刻又倏地睜開眼來,瞪著遠方道:“太子小兒,自今日起,朕與你大炎,不死不休……”

“是嗎?但……你走不了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外麵傳來。

宋明的親兵立即前後左右將他保護在中間,陳北風也抽出長刀全身戒備,隻是此時,他們周圍的屋頂,已經出現了數十個穿著怪異軍裝、手持怪異武器的人。

此時,那奇怪的武器,正對著他們的腦袋。

宋明、陳北風當時脊背發涼,這東西他們是知道的,正是情報中的燧發槍,數百步奪人性命的大殺器。

……

大戰開始後,梁休已經在警衛連的保護下,來到了南城下。

聽到五連的彙報的情報,梁休也有些懵,但很快他就明白李定芳為什麼要這麼做了,既然要反,那就反得徹底,同時要給“叛軍”豎立一點信心。

不就是野戰旅嗎?老子想要打,也能殺他個七進七出……不然,以後叛軍一聽野戰旅來了就逃,對他們的計劃很不利。

想了一下,梁休道:“不要管他們,儘量的給他們開方便之門,嗯,彆做得太明顯……”

聽到這話上官海棠都傻了,這是戰場啊,幾千大軍在戰場中橫衝直撞,你居然還讓軍隊給開方便之門?你瘋了吧你!

“是儘量!要是那傢夥不知好歹打亂原本的進攻計劃,就給我把他打殘。”

梁休強調了一次,咬牙切齒道:“這狗曰的,肯定是宋明乾了什麼是碰了他的底線了,瘋起來比老子還瘋。

“還有,傳令下去,讓地方常備軍儘快入場,這邊的戰況,需要他們傳揚出去,也需要他們來收場。”

梁休不是白起,一戰不可能真坑卒三十萬,大戰之後肯定會有大批俘虜,這些俘虜得交給地方官員和常備軍處置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直到殺穿第七條街的時候,李定芳和李大力,終於見到了毒殺,也不知是不是天意……這個地方,正是毒殺殺死那一對小女孩的地點。

隻是……兩軍是狹路相逢。

而且野戰旅還冇有打到這裡,這裡還冇有戰鬥,李定芳無法用剛纔的方法對渡殺發起突襲,渡殺的身邊還有近兩千人。

雙方僵持了一下,李定芳立即怒喝道:“渡殺,你想要造反嗎?陛下在裡麵你卻往外跑?給老子把路讓開,老子要進去救陛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