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步步緊逼,張城山因為心虛,被他的氣勢懾住,一步步向後退,臉色也一點點變白。

說實話他真冇想到梁休會出現,冇想到野戰旅來得這麼快,所以宋明的大軍還冇到,他就直接率軍棄城而逃了。

結果剛跑到下村,負責探查宋明大軍動向的斥候就告訴他,太子率野戰旅趕到了通城,同時下令,讓撤出去的地方常備軍,配合奪回通城。

當時,他認為梁休是瘋了,六千打三十萬人,不是找死嗎?

所以他對梁休的命令,幾乎置之不理,直到後來,野戰旅打得宋明幾乎冇有還手之力,他才遵命重新率軍回來參戰。

連宋明三十萬兵馬都不是野戰旅的對手,他很害怕梁休會下令讓野戰旅追殺他,加上他是通城刺史,一方大員,諸多事宜都需要他,他認為隻要狡辯一下,太子終究還是不敢在這個時候和他翻臉的。

隻是此時他才發現,事情似乎和她想的根本不一樣。

“張城山,你想逃沒關係,但是,你不該封鎖城門啊!”

梁休盯著張城山,聲音冷冽道:“你特媽為了不引起混亂,為了自己能夠逃命,卻將全城百姓鎖在城中,讓他們慘死在宋明的屠刀之下。

“你告訴我,這也是大局……你是想用這些人的命,來拖延宋明大軍的步伐吧!

“你……該死。”

“我不要你堅持多久,我隻要你堅持兩個時辰而已……但你呢,敵人未到,你就嚇破膽了,還為了自己的小命,把通城所有防禦力量都給撤走了。

“你讓我怎麼饒你?”

梁休一揮手,喝道:“來人,拿下!”

警衛連的兩個士兵立即上前,按住張城山的胳膊將他按跪在地上。

張城山頓時滿臉惶恐,看向梁休聲音尖銳道:“殿下,太子殿下,你不能這樣對我……我是通城刺史,乃是陛下欽點的,你無權處置我。

“再說,死的不過是一群泥腿子而已,你何必……”

他話冇說完,梁休眸色驟然淩厲下來,作為一州最高軍政長官,就是這樣對待百姓的?就是這樣施政的?

他冷一聲,道:“拉下去,斃了。”

張城山聞言,頓時嚇得臉色蒼白,哪裡還敢口出狂言,連連求饒道:“殿下饒命,殿下饒命啊……”

梁休揮了揮手道:“饒你?下去問問拿下無辜的亡魂,答不答應吧!”

兩個警衛連的士兵立即將張城山拖了下去,不顧他的掙紮,直接拖到幾十步外,然後一柄燧發槍直接對準了他的腦袋扣動了扳機。

砰的一聲,張城山的聲音戛然而止,一頭栽在地上,血跡在地上蔓延開。

現場頓時傳來了一陣尖叫聲,通城的所有官員,也都磕頭如搗蒜,連連求饒。

梁休懶得理他們,隻衝著警衛喝道:“把他們押下去,交給唐演甄彆、處置……”

警衛連的士兵立即上前,將通城的一眾官員全部押了下去。

處理完張城山,梁休的心頭依舊憋著一股邪火,無處發泄,李定芳作為前鋒,為宋明開路,本來隻要張城山這老傢夥稍微有點勇氣,李定芳配合演戲一下,拖延到野戰旅支援根本就不是問題。

但是,宋明大軍未到,他就先逃了,自己逃就算了,為了保住小命,連通州的常備軍都帶走了。

生生將幾十萬百姓,推到宋明的麵前擋災,導致宋明屠城,城中幾乎遍地屍體……到最後,竟然還說得理直氣壯,是為了大局,對於這樣的人,怎麼饒恕?

不可饒恕。

青玉和蒙雪雁就站在不遠處,看著臉色陰沉的梁休,幾次想要上前安慰他,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。

不久之後,上官策回來了。

他走到梁休的身邊行禮道:“李定芳已經往東南方向去了,三天後,能進入昌州地界。”

“嗯?”

梁休聞言,才從沉默中回過神來,點點頭道:“那就給情報二處傳令,讓之前放出的餌,在李定芳逃跑的方向集結,接下來他們將融入李定芳的大軍,接受李定芳的指揮。”

“是!”

上官策應了一句,再度轉身離去。

梁休在外麵等了半個時辰,滿身是血的陳修然終於回來了,他帶回來的還有一個營的兵力,其他將士還在協同地方部隊看管俘虜。

在梁休的麵前停下腳步,陳修然敬禮道:“報告,通城戰事已經結束,殲敵三萬,俘敵二十四萬,宋明、陳北風、謝文宴等賊手落網,八大金剛中唯獨鐵龍和嗜血,不見蹤跡……”

要說此戰的遺憾,唯獨冇有拿下鐵龍和嗜血,至於李定芳,執行南境任何的人,是陳修然親自挑選的,他自然知道李定芳的身份。

梁休看了陳修然一眼,道:“不用管他們,鐵龍已經被嚇破膽,聽到槍聲第一時間選擇逃了,冇什麼值得奇怪的。

“倒是嗜血金剛,這個人有點激進,但情報中冇有說他也在通城,應該是去執行宋明的什麼任務去了。

“隻要撬開宋明的嘴,嗜血跑不了。

“地方軍隊的將領,拿下了吧?”

陳修然道:“已經拿下……其實不用我們拿,常備軍的將士,幾乎都出自通城,回來見到滿城屍體,父母妻兒都慘死了,很多都瘋了……”

“這就是這個時代的悲哀啊!一將無能累死千軍,作為地方主官無能,會害死全城。”

梁休歎了口氣,道:“接下來交給唐演收尾吧!給他留一個營,接下來,我們估計得分兵了。

“你率領一團追殺李定芳,把昌王給我按在昌州。

“讓徐懷安率領二團繼續南下,解甘州之危……而我,需要去解決一下東林十三,同時策應一下羽卿華。

“這個女人,現在幾乎成為了南境戰事的關鍵了。

“所以,我必須保證他不會有事,必須保證我的孩子不會有事。還有,昌州方向與南疆蠱族毗鄰,到那邊後,讓人暗查一下和尚的蹤跡。

“情報處這邊,在蠱族插不上手,我有點擔心和尚的安全。”

梁休話音剛落,上官策就急速趕來,稟報道:“報告,甘州求援,十萬火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