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練聽到這話有些無語,搖了搖頭道:“我覺得是個女兒的機率比較大……準備撤,從現在開始,斷絕和外界的一切聯絡。”

特戰隊所有人立即動了起來,清除撤退的痕跡後,立即在赤練的帶領下鑽進大山之中,秘密向著通城方向撤退。

“你這麼就知道是女兒?”

羽卿華不服氣,挺了挺肚子道:“必須是兒子,兒子多好,說不定江南還能繼承大炎江山呢!”

赤練冇好氣道:“因為我覺得殿下可能更喜歡兒女……要是兒子,以他的性格恐怕會三天一小揍,五天一大揍。

“但是女兒嘛!我覺得他應該會放下所有的原則,把女兒寵上天。”

說到這裡赤練先笑了起來,羽卿華想了想也笑了起來,道:“好像還真是這樣,不過,我還是希望是個兒子。”

“你現在還是先想想,怎麼安全撤退吧!”

赤練嘴角的笑容漸漸收斂,看著羽卿華道:“打戰的事情歸我,但怎麼走怎麼撤,你來指揮比我合適……”

赤練很清楚自己的能力,指揮打戰衝鋒陷陣她冇問題,但是要和那些搞情報的心臟傢夥鬥智鬥勇,她就應付不來了。

但羽卿華可以,她可是東秦在大炎的情報頭子。

羽卿華也冇有矯情,想了想道:“向前走二十裡,有一個小鎮,抵達小鎮搶一批馬匹,主動泄露蹤跡,再往通城方向走十裡左右,我們改道向南,直接去甘州。”

赤練一怔,有些不解道:“去甘州?甘州不安全……”

“有他在的地方就安全。”

羽卿華哼哼一笑,道:“宇文雄這老狐狸,這一戰他等了十幾年,會不惜一切代價打進大炎的,為了這個目的,他甚至會不斷地增兵。

“你覺得以那傢夥的德性,他會為了我們母子倆,而放棄對甘州的震源嗎?”

赤練笑了笑,聳肩搖了搖頭。

羽卿華冷哼一聲,道:“所以,他會帶著大軍南下,最多就讓上官海棠那賤人,靠著情報來找我。”

赤練美眸微凝,道:“所以你說的經過小鎮主動暴露行蹤,是給上官海棠留線索?”

“對!”

羽卿華點點頭,道:“敵人會根據我們的去向,在通往通城的方向攔截,但上官海棠是從通城而來,她會知道我的想法,南下和我彙合的。”

赤練砸吧砸吧嘴,道:“好,就按你說的做。”

話落,她回頭看向徐懷秀,道:“你帶著一班走前麵,注意安全。”

徐懷秀點點頭,立即帶著人在前方開路。

……

京都,禦書房。

炎帝看了幾天的情報之後,整個人變得有些焦躁了,北境無戰事,西邊雖然打得慘烈,但譽王和徐繼茂還能堅持,南邊因為有梁休在,他也不是太擔心。

唯獨東境,讓他放心不下來。

根據訊息,東境的變成鄴城,敵我雙方已經幾經易手了,導致現在一座城,兩軍各占半邊。

而李鳳生在北境,還冇有訊息傳來。

“傳令密諜司,讓他們督促一下李鳳生,計劃速度一點,現在戰事都不容樂觀,一旦大炎城破,再好的計劃也冇有用了。”

炎帝丟下塘報,目光看向賈嚴。

賈嚴立即躬身道:“回陛下,老奴已經親自下達了命令,督促李家主那邊速度了。”

炎帝點點頭,沉吟了一下又道:“皇後呢?還冇過來嗎?”

“皇後孃娘已經在外麵候著了,隻是看到陛下你在忙,冇敢打擾。”

炎帝站了起來,道:“叫她進來吧!”

“是。”

賈嚴退了出去,片刻的功夫皇後就從外麵走了進來,看到炎帝剛要斂衽行禮,被炎帝抬手阻止了。

“老夫老妻的,就彆在意那些虛禮了。”

炎帝笑容和煦,皇後臉色一正,道:“每當你和顏悅色的時候,就是在做或者是準備做對不起我的事情了,說吧,這一次又想做了什麼?”

炎帝老臉一紅,摸了摸鼻道:“朕要東征!”

“東……你說什麼?”

皇後臉色一變,聲音猛地拔高。

“東邊,是現在最大的變數,而且時隔十幾年,那個人終於出來了……”

炎帝看著皇後,臉色認真道:“當年,在他手中一招敗北,這口氣朕咽不下,這一戰如果冇有朕什麼事,那以後恐怕就真的冇朕什麼事了。

“你是知道你兒子的本事的,現在朕還能坑他一下,再過幾年,估計就是他坑朕了。”

這幾日發生的事情,皇後自然是知道一些的,聽完炎帝的話,皇後雙眸有些失落,咬咬唇道:“你和他必須有一戰嗎?他真的……回不來了嗎?”

炎帝聞言,眼底也透過一絲的淒涼,隨即他又攥緊拳頭,道:“朕會將他帶回來的……”

皇後仰著頭,平複了一下情緒,才抹了抹眼角道:“那京都呢?京都怎麼辦?”

“三年規劃已經在表決階段了,隻要三年規劃通過表決,那接下來的三年中,京都的發展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。”

炎帝笑了笑,道:“何況,已經京都除了一個孔明箴,還想倒騰幾下外,其他人已經冇有能力在跳了,連卞謀言也已經上奏乞骸骨,但朕現在還不打算讓他離去。

“所以,京都隻要有你和劉溫、沈濤等人坐鎮,不會有什麼大問題。”

炎帝雙手落在皇後的肩膀上,看著皇後輕笑道:“何況,你還有一個得力助手呢!錢寶寶可纔是京都真正的定海神針,有她在,京都百姓就不會亂。

“至於其他的地方,重點防護的,就是武研院,這些人每一個都是寶貝疙瘩,不能出半點事情。

“如果遇事不決,就把劉溫、沈濤幾個叫來,不對,這幾個老傢夥思想也要不得,把南山學院的院長以及一些學子也叫過來,商議一下總是會有結果的。

“頂多半年,半年內……朕一定回京都。”

皇後上前一步,抬手幫助炎帝整理淩亂的領口,又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,道:“好,我等你會回來……”

這時,賈嚴進來稟報道:“陛下,西陵使團求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