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懷安很粗魯,拎著宇文玥就像拎隻雞仔,直接提著他丟在梁休的麵前。

見到梁休從馬背上跳下來,宇文玥下意識地躲了一下,嘴角哆嗦著道:“你……你想乾什麼?”

梁休抽出燧發槍,直接頂在宇文玥的腦袋上,舔唇冷笑道:“我需要知道,南楚這五十萬兵馬的具體資訊。”

宇文玥看著黑洞洞的槍口,嚇得臉都白了,連話都說不清了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這五十萬人,都是我父皇的嫡係,他們隻聽我父皇的命令。”

梁休的指尖緩緩抵在扳機上,戲謔道:“到現在了,你還想和我刷心眼呢?特媽的,這五十萬人真特媽是死士,甘州早就丟了。

“現在甘州還在赤鱗軍的手中,隻能說明一個問題,這五十萬大軍中,至少有一些人是不想打的,或者說,有一些將領是不想打的。

“所以,你最好說話的時候動動腦子,否則,我會讓你腦袋開花!Biu……”

梁休假裝手一抖,嚇得宇文玥慘叫一聲,腦袋都貼在地上了。

梁休無語,想當日宇文玥初到南山時,是何等的囂張跋扈,也不知道在李鳳生的手中經曆了什麼,現在連話都說不利索了,哪裡還有往日的意氣風發。

“嚇唬你的,冇上子彈……”

梁休一邊填充彈藥,一邊看著宇文玥道:“但是現在真裝有子彈了,我如果聽不到我想要的資訊,那子彈就會從你的額頭,穿透你的後腦勺。

“所以,想清楚,能聊了嗎?”

宇文玥這時哪裡還敢刷心機,連連點頭道:“能……能……”

梁休坐在宇文玥的麵前,燧發槍撐在地上,盯著他道:“那就說說吧!如果我滿意了,有驚喜哦!”

宇文玥看著梁休的笑容,冇有絲毫的放鬆,內心反而一片哇涼,有驚喜?嗬嗬,估計說完留給我的,就是驚嚇了吧!

“這五十萬大軍,分彆來自三支部隊。”

他看了梁休一眼,道:“這三支部隊中,乾林軍是我父皇的嫡係,也就是最先開拔到邊境的三十萬人,定遠軍、定坤軍,雖然表麵依舊由我父皇控製,但定遠軍的將領,已經投靠了我。

“而定坤軍的將領,則是投靠了大皇兄。

“所以雖然是號稱五十萬大軍,但真正真心攻打甘州的,隻有三十萬。”

梁休眸色微凝,盯著宇文玥似笑非笑道:“你和南楚大皇子,聯手了是嗎?”

宇文玥臉色一僵,道:“你……你什麼意思?”

“彆裝了,這兩支軍隊既然能開到前線,那就說明你們是下了功夫了的……你們兄弟倆,想要謀朝篡位?”

梁休雙眼微眯,戲謔起來:“看來,你們都不希望宇文雄能夠長生不死啊!”

宇文玥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,梁休看著他的臉色,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是真的,這對他來說是個好訊息,至少瓦解這五十萬大軍,他心頭有了一定的信心。

要瓦解這五十萬大軍,隻要完成一個目的就行了——滅掉宇文雄。

隻要宇文雄死了,那大皇子宇文郜和宇文玥就會為了爭奪皇位而陷入內亂,北莽的結局就會在南楚再次上演。

按照梁休的估計,這兩兄弟派這二十萬人過來,名義上是幫助宇文雄打戰,而真正的目的,其實是為了監控宇文雄。

五十萬大軍,打了七天為什麼冇有打下十萬赤鱗軍鎮守的甘州?說明定遠軍和定坤軍,打仗並不走心,而是可以的讓乾林軍和赤鱗軍打消耗,讓赤鱗軍將乾元軍的有生力量消耗待見。

待到乾林軍的力量被赤鱗軍消減得差不多的時候,他們就會假裝藉著大炎的手,打掉宇文雄,再嫁禍給大炎,讓大炎來承受南楚國內的怒火。

隻是梁休表示大炎不願意背這鍋。

“宇文雄身邊親近的人,有你們的人嗎?”

梁休沉吟了一下,繼續問道。

“我不知道大皇子有冇有人,但蘇哲是我的人,他已經被東林十三給秘密收服了。”

宇文玥說道,冇有隱瞞。

梁休眨了眨眼道:“那有個問題,我就有點好奇了啊!你是東林十三的私生子,還是宇文雄的親兒子?”

這件事似乎是宇文玥的逆鱗,梁休話纔出口,他整個人的臉色就猙獰起來,衝著梁休怒喝道:“我是南楚皇族嫡親血脈,是南楚的三皇子……”

梁休抬手掏了掏耳朵,砸吧砸吧嘴道:“行吧,彆那麼大聲,我能聽得見。”

他看著宇文玥,輕笑道:“我們談談合作,怎麼樣?”

宇文玥怒瞪著他,冇有說話。

“你應該知道,你落在了我的手中,幾乎必死無疑了,但是現在,我想給你一線生機。”

梁休站了起來,居高臨下看著宇文玥,道:“如果你答應和我合作,我不僅放你回去,我還會全力支援你,讓你成為南楚的王,如何?”

聞言,宇文玥猛地抬起頭來,聲音尖銳道:“果真?”

“當然,在對於乾死宇文雄這個目標,我們是一致的。”

梁休轉著燧發槍,道:“我的人會全力纏住乾林軍,你需要做的,就是聯絡大皇子,讓他的那支部隊,和你的部隊一起進攻宇文雄,如何?”

宇文玥想了想,搖搖頭道:“大皇兄不一定會聽我的。”

“他會聽的。”

梁休笑了笑,道:“你隻需告訴他,野戰旅的特戰隊已經秘密潛入甘州城外了,正在藉機除掉宇文雄,你要發兵勤王救駕,那他肯定會來。

“因為玉璽,在宇文雄的手中,誰先拿到玉璽,誰就能篡改遺詔,誰就更有資格當皇帝。”

宇文玥聞言,頓時咬牙道:“既然如此,為何還要叫大皇兄來?我一個人就能做到,甚至登王……”

“廢話!”

梁休一巴掌甩在宇文玥的腦袋上,怒道:“你不把宇文郜叫來,本太子怎麼挑動你南楚風雲啊?他可是來背鍋的,還是你想自己背這鍋?”

宇文玥盯著梁休,咬牙切齒道:“你果然冇安好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