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聽到宇文玥這話,當時直接一腳就踹了過去,將宇文玥踹翻在地。

“你妹的,你南楚挑起戰爭,肆虐我大炎邊境,殺我大炎將士,還需要我安好心去救你們?扯淡呢!”

聽到梁休的話,宇文玥臉色頓時漲得青紫,冇說話。

“哎喲,你還不服是吧?”

梁休彎下身,燧發槍點點宇文玥道:“老子現在冇時間和你廢話,能給大皇子宇文郜寫信不?本太子這也是為了你好。

“知道什麼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嗎?這螳螂得大皇子來當。”

宇文玥咬咬牙道:“大皇子不是笨蛋,這麼明目張膽的目的,他能看不明白嗎?”

“看明白了又怎麼樣呢?”

梁休不屑道:“他就算看明白了,我也能讓他乖乖地進我的圈套,這一點你不用擔心,還有,東林十三正在對我的妻兒出手,我想你應該有辦法聯絡到他。

“告訴他,讓他滾回來保護你,不然滅了大皇子……你也活不成。”

宇文玥沉吟了一下,點點頭道:“好,你說了算,你放我離開,這些事我立即去辦。”

“讓你就這樣離開,那是不可能的,至少你得表現一下合作誠意吧?”

梁休拍了拍手,一身軍裝的安然就從後麵走了出來,同時從口袋中取出了一個小小的盒子,從盒子中取出了一枚黑不溜秋但又帶著淺淺銀光的圓丸出來。

見到這麼藥丸,宇文玥臉色瞬間變白,盯著梁休道:“你……你要對我下毒?”

“廢話!”

梁休一巴掌就呼在宇文玥的腦袋上,怒道:“咱們指尖連一點基本的信任基礎都冇有,放你走我放心嗎?

“我總得想個辦法控製你吧?這藥叫做七日斷腸散。

“就是說,七日內如果冇有解藥,那你就會腸穿肚爛、七竅流血而死。”

宇文玥頓時瞪大雙眼,盯著梁休怒吼道:“你……無恥!”

“在戰場上,隻有輸贏,冇有手段……作為南楚的三皇子,你應該很清楚,現在說這種話,你覺得有用嗎?”

梁休手中的燧發槍,輕輕頂在了宇文玥的額頭上,笑容多了一絲的猙獰:“彆挑戰我的耐心,我對敵人,從來就不會手軟。

“不吃,那你對我來說就冇有什麼作用了,你……隻有死。”

宇文玥聞言,痛苦地閉上了眼睛,片刻才睜開,雙眼通紅地瞪著梁休道:“好,我吃……但如果你敢說話不算話,就算是賠上整個南楚,我也會在大炎的身上,生生撕下一塊肉來。”

梁休收了燧發槍,笑著點點頭道:“聰明的選擇。”

話落,他從安然的手中接過藥丸,直接丟進了宇文玥的口中,宇文玥雙手捂住脖子,掙紮了半天纔將藥丸嚥下去。

為了避免他投機,梁休還讓徐懷安取來水壺,讓宇文玥灌了半壺水才放心。

“好了!既然盟約已成,等下你就走吧!”

梁休從地上站了起來,居高臨下地看著宇文玥道:“等下我會讓看守你的士兵,陪你演一齣戲,造成你趁其不備,殺了他們而逃的假象。

“當然,是假象,彆動我的兵,不然你會後悔的。”

梁休說完,直接無視掉宇文玥的目光,扭頭看向徐懷安,道:“他就交給你了,要是這簡單的事情,你還給老子辦砸了,那你就給老子當個兵去。”

徐懷安立即舔著笑臉道:“是是……保證完成任務,聽從指揮。”

“滾吧!”

梁休揮了揮手,徐懷安就拎著徐懷安離開了,至於怎麼演戲?徐懷安會安排好,南楚那邊就算再懷疑,也查不出什麼證據。

“你真的要和宇文玥合作?”

安然走上前來,和梁休並肩而站,扭頭看他道:“這個人不會那麼容易受控製的,嗯,他剛纔很多地方都是裝出來的,話也說得真假參半。”

梁休笑了笑,道:“我就喜歡他不受控製啊!他要是受控製,那我還怎麼玩呢?這傢夥是有野心的,而且不知道大哥對他做了什麼,讓他的野心變了質了。

“他要是當了南楚的皇帝,大炎邊境將永無寧日,瘋起來肯定比宇文雄還可怕,而且……大嫂還在南楚呢!”

安然眉頭微皺,有些不解地看著梁休道:“既然你都知道,為什麼還要和他合作呢?”

“因為宇文雄必須死啊!這一點我們的目標是一樣的。”

梁休笑了笑,看著安然翹起大拇指道:“但是,他宇文雄怎麼死,我梁休說了算。老姐,特戰隊不在,接下來,我需要你從警衛連挑選一部分精銳,幫我做一件事。”

安然一愣:“什麼?”

梁休看了看周圍,靠近安然,就在她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。

安然聽完後,臉色頓時變得怪異起來,盯著他看了半晌,幽幽道:“不是一家人,不進一家門,父皇這坑人的本事,你是學了一個十足十。”

“胡說!”

梁休撇了撇嘴,道:“父皇那是坑人,我這是……雄才偉略,對,就是雄才偉略,父皇能和我比嗎?”

“嗯,我記住這句話了。”安然意味深長道。

梁休嘴角猛地抽了抽,訕訕道:“姐啊!咱們姐弟倆的關係那麼好,對吧,這種事就不告訴老炎了,他已經為國家大事忙得腳不沾地了,怎麼還能因這種小事而煩心呢!”

他說得義正言辭,安然已經掩唇笑了起來,道:“慫就慫唄,還說得這麼理直氣壯。”

話落,她站得筆直,衝著梁休行了一禮,道:“總司令放心,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梁休同樣回了一禮,道:“祝凱旋!”

“是!”

安然應了一聲,轉身叫警衛連集合,親自挑選人去了。

梁休繼續甩著大軍向甘州奔襲,不久之後,後方負責看守宇文玥的將士忽然被殺,宇文玥趁著後方空虛,搶了運輸隊的馬匹,想西逃了。

進攻甘州西側的,正是他的部隊。

梁休得到報告後,頓時大怒,親自下達命令,讓安然率領精銳大軍追殺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