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些人,都是安然從警衛連中抽出來的精銳,兵力不多,隻有兩個排五十多人。

聽到安然的命令,立即就跳下戰馬,迅速脫掉身上的軍裝,換上了樸素的常服……不過,每人都帶上了鬥篷,因為,他們冇有頭髮,太顯眼了。

等到所有人換完衣服,重新列陣後,安然纔看著眾人道:“我們需要深入敵後,執行一項絕密任務,任何人不得私自離隊,違令者,軍法從事。”

“是!”

眾人齊聲道。

“出發!”

安然低吼一聲,留下兩個人帶回戰馬後,立即帶領剩下的人繞過了定遠軍的駐防地,向著南楚後方穿插。

……

另一邊,宇文玥下達了一係列命令後,看著吳定山道:“立即讓我們的人,秘密聯絡上東林十三,讓他務必一定要把羽卿華抓住。”

他臉色變得猙獰而瘋狂,聲音冷冽道:“折磨我……我要你親自看看,你的妻兒是怎麼死在你麵前的。”

吳定山臉色一遍,道:“殿下,那你身上的毒……”

“嗬!他梁休認為憑藉區區一點毒物,就能控製本王嗎?”

宇文玥冷哼一聲,嘴角泛起一抹嘲諷道:“區區毒物,本王還真不在意,有懷孕的羽卿華在手,本王倒是要看看,他梁休是否還能像臥龍嶺一樣,說得義正言辭。”

吳定山見到宇文玥的臉色,眉頭也不由輕微地皺了皺,以前的宇文玥意氣風發揮斥方遒,但現在的宇文玥,變得和宇文雄有了幾分的相似……都一樣的瘋了!

真不知道,殿下在大炎,究竟遭遇了什麼!

“還有……”

宇文玥抬起頭來,眼底透著殘忍道:“派人去一趟沈家,把沈長思接過來……如果沈家膽敢阻攔,那就……滅門吧!”

吳定山險些蹦了起來,滅門,沈家可是南楚的四大財閥之一,勢力在南楚根深蒂固,彆說你一個皇子,就是你老子宇文雄,也不敢說滅門就滅門啊!

況且,沈長思還是你的未婚妻,如今整個南楚,還流傳著你和她的浪漫故事,南楚無數少女都還盼望著自己的身邊,能出現一個和你一樣長情的少年呢!

“殿下,此事……”

吳定山剛想勸阻,宇文玥已經坐回主座,獰笑著下達了命令:“這件事,派鬼王殿的人去做吧!儘快……三天內,我要在軍中見到沈長思。

“這麼久不見,本王還真是想她了,嗯,很想……”

他在自言自語,吳定山聽得頭皮發麻,拱手道:“殿下三思,鬼王殿是東林先生和蘇先生留給你的最後底牌,這個時候動用,會暴露的……”

宇文玥像個瘋子一樣,笑容猙獰而變態,道:“沒關係,暴露就暴露吧!時機已經成熟了,宇文雄會死,宇文郜會死……我,就是南楚的新皇。

“膽敢忤逆者,死!”

這一刻,吳定山才真正的感到膽寒,宇文玥,已經臨近瘋狂的邊緣了。

但投奔宇文玥,就是為了升官發財,至於宇文玥會變成什麼樣的人,他根本就不在意,當即拱了拱手道:“是,殿下放心,我立即就下令準備。”

這時,宇文玥的臉色驟然變得犀利起來,死死地盯著吳定山道:“你……叫我什麼?”

吳定山身體僵了僵,立即領悟過來,當即跪地道:“回陛下,臣吳定山,願為陛下誓死效忠!”

宇文玥聞言立即笑了起來,笑聲癲狂無比:“很好,朕記住了!待朕登基之日,定封你為護國大將軍。”

吳定山頓時大喜,高聲喝道:“謝陛下。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甘州十裡外,梁休已經秘密行軍至此,命令大軍停下整頓後,便將營級以上的將領全部召集起來,聽上官策帶回來的訊息。

從上官策的口紅得知甘州此時的慘狀,以及常鋒死戰不退的訊息後,眾人都沉默了下來,梁休也不由讚歎道:“常將軍,是個真正的軍人!赤鱗軍的所有將士,都是真正的英雄。”

話落,他看向上官策道:“把敵情說一下,我們得儘快把支援常將軍,總得給赤鱗軍留下點種子啊!”

上官策道:“現在戰況很糟糕,整個甘州城已經被打成廢墟了,南楚大軍還在不要命地向前衝,連廢墟都被屍體填平了。

“現在,甘州兩翼陣地,差不多還剩下一萬多人,而作為主陣地的甘州城,已經剩下不到三千人了。

“我趕回來的時候,常將軍已經帶領親衛親自上陣了,拚儘全力殺退了敵人的進攻,如果南楚大軍再組織一次進攻,甘州肯定就丟了。”

眾人聞言,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,徐懷安沉吟了一下,道:“甘州城一次效能擺出多少兵力!我是說,南楚大軍攻城的話,可以施展開的大軍,能有多少?”

“三萬!”

上官策幾乎冇有任何猶豫,道:“因為為了抵擋南楚的騎兵,常將軍幾乎把整個甘州城炸成了廢墟,南楚大軍一次性施展開的兵力,最多三萬人。

“不然,甘州早就失了。”

徐懷安看向梁休,道:“那就集中所有炮火,一次性乾趴下他這三萬人,先來個下馬威……”

梁休沉吟了一下,搖頭道:“不行,宇文雄手中有五十萬大軍,就算是二十萬不聽他的,那打到現在,他手中能有的大軍至少還有十幾萬。

“打了他幾萬,那他還有十來萬,如果宇文雄孤注一擲,我們後續彈藥冇有運上來,根本就支撐不住的。

“現在打不是目的,拖纔是目的,隻要拖上五天……我就有一般的信心,滅掉宇文雄。”

聞言,氣氛再一次壓抑下來。

現在甘州隨時有失守的可能,還要拖延五天?談何容易。

“報告!”

就在這時,偵察連連長騎馬疾馳而來,在梁休的不遠處猛地勒住馬韁,敬禮道:“報告總司令,南楚大軍正在組織進攻,這一次……他們用俘虜的大炎上萬百姓,推在前麵擋箭!”

“什麼?”

眾人猛地站了起來,一個個怒火滔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