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戰旅的一眾將領都站了起來,一個個怒火滔天,殺意凜然。

就連梁休,這時候臉色也陰沉無比,當然,他也冇有野戰旅的將領表現得那麼失態,兩軍對壘,各憑本事,戰場之上,隻有輸贏,至於手段……隻要能擊垮敵人,無論什麼手段都是好手段。

如果連這點道理都不懂,就不配作為一個將領!也就不會有“慈不掌兵”這樣的千古名言了。

唯一不同之處,隻不過是底線問題而已,至少這種卑劣的手段,野戰旅不屑為之,也視之為恥辱。

而宇文雄之所以在最後的總攻,竟然還有心思玩這一招,就足以證明他此時有多瘋狂了!為什麼?因為他想要徹底碾碎赤鱗軍的驕傲。

你們不是喊著保家衛國嗎?你們不是喊著為大炎死戰嗎?好啊!那我就告訴你們,在我南楚大軍的鐵蹄下,你們那點卑微的堅持,有多麼的可憐。

這是最後的決戰,也是宇文雄最後的瘋狂。

此戰過後,甘州城破,南楚大軍就會長驅直入,他們將不會在有任何的仁慈,被赤鱗軍阻擋七天積累下來的所有怨氣,將會瞬間爆發。

那時,就是猛鬼出籠,大炎南境將生靈塗炭,百裡無活物。

“總司令,打吧!”

“對,不能再猶豫了,甘州城破,單憑我們,攔不住宇文雄的。”

“總司令,我願意為前鋒。”

“……”

野戰旅將領紛紛請戰,戰意盎然。

就連徐懷安也站了出來,拍著胸口讓梁休準許他帶領二團二營一連所有將士做前鋒,他要親手摘下宇文雄的腦袋。

梁休聽著眾人的話,臉色也極其凜冽,有決心是好事,但決心不代表就能打勝仗,打好仗。

現在整個甘州,幾乎已經被打殘了,再派兵進去也就是添油戰術而已。

大軍一旦陷進去,就算前期能打勝,但也將大軍的實力暴露了,宇文雄的手中,能用的還有十幾萬部隊呢!

而他們這邊呢?赤鱗軍幾乎殘了,野戰旅除了陳修然帶走了兩個營,現在滿打滿算也才八千人不到,就算赤鱗軍還有一些將士能打仗,能用的兵力恐怕也不夠兩萬。

兩萬打十幾萬南楚精銳,幾乎是癡人說夢。

何況,現在是宇文雄親自督戰,那南楚大軍敢不拚命嗎?

正麵打進甘州戰場,無異於找死。

梁休拍著後腦勺在原地轉了兩圈,焦躁得宛如籠中猛虎。

片刻。

他揚拳,砰的一聲將身邊手臂粗的樹乾打折,扭頭看向偵察連長道:“南楚後方的佈防,你們偵察得如何了?”

偵察連長敬禮道:“宇文雄親自坐鎮甘州南城城牆督戰,除了前方進攻的三萬部隊外,他能調用的部隊,都列陣在城牆後。

“隻等奪取甘州城,列陣在南城下的十萬大軍,將回一鼓作氣,攻下甘州防線,直撲雲城。

“還有一點,我們剛剛探知,宇文雄企圖再向邊境增兵三十萬,並且已經打算蠻橫逼迫昌王與其合作了。

“並且,宇文雄已經放出話,昌王若不合作,他打下甘州進南境的第一件事,就是和昌王開戰。”

梁休聞言有些詫異,後麵的這些訊息,按理說應該是絕密,冇想到偵察連竟然連情報科的工作都給乾了啊!

再增兵三十萬,打破國防直接和昌王開戰,宇文雄這老傢夥是真的瘋了,為了打這一戰,不惜傾儘全國之力。

他不想再廢話了,能用拳頭解決的問題,已經決定不再嗶嗶了。

既然大家的目標一致,你不和我合作,那我憑什麼讓你占便宜?

這種事,現在的宇文雄完全做得出來,因為……他為了長生,已經瘋魔了!

野戰旅的眾將領也都沉默了下來,心頭都變得無比沉重,朝廷的援兵還冇有訊息,宇文雄再增兵三十萬,那不用打了!僅是一字平推,就能將他們碾壓成麵麵。

就算是一槍消滅一個敵人……野戰旅也冇有那麼多的彈藥。

梁休皺眉沉吟了一下,道:“南楚大軍的後勤呢?後勤的防護如何?”

偵察連長道:“後勤營地設在丹郡、陽城兩地,距離甘州不過十裡,皆有一萬兵馬鎮守……”

眾人聞言,雙眼立即泛亮,殿下這是要打後勤。

隻要打下南楚後勤,像當初打頑城一樣,燒掉南楚大軍的給養,說不定真的能阻擋南楚大軍的進攻步伐,拖延上幾天的時間。

眾人想到的,梁休自然也想到了……但是,現在打掉了南楚大軍的給養,也阻擋不住宇文雄的步伐。

甘州隻差一步,他會因為後院失火,而放棄進攻嗎?

肯定不會啊!

冇有物資,打下甘州縱兵入南境燒殺搶掠,獲取物資的速度豈不是更快?

所以……最終能決定這場戰事走向的,還是甘州。

最終,梁休看向一眾將領,道:“後勤是要打,但我有個大膽的計劃,你們先聽聽……”

眾人聞言,立即站得筆直,仔細聆聽。

梁休說道:“現在,我們有兩個優勢,第一,我們還冇有暴露,第二,南楚大軍並不知道我們的真正戰力,他們對野戰旅的理解,僅限於情報上,還冇有真正和我們交手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咱們就再乾一票大的!

“打清河,二團四千衝十萬,打通州,一團加上直屬部隊,六千衝三十萬……那麼接下來,咱們再來個八千衝十萬。

“宋明是流寇,對於宇文雄來說是瞧不起他的,所以他肯定不會想到,我們八千敢衝擊他的軍陣。”

眾人聞言,哪怕已經有了準備,也都震驚得瞪大雙眼。

那可是十萬南楚精銳!而且已經是嚴陣以待,這樣直接衝擊,這想法簡直太瘋狂了。

但很快,眾人又開始激動起來,狂是狂了點,但他們喜歡。

野戰旅什麼都缺,就是不缺狂。

“司令,你說怎麼乾吧!”

“就是,媽的,打宋明冇啥成就感,直接乾南楚十萬,那纔是英雄。”

“哈哈!宇文雄不是很狂嗎?今天咱們野戰旅就教教他,什麼叫真正的狂!”

“……”

看到眾人戰意盎然,梁休終於下定了決心,重重地點點頭道:“接下來,我要古今兩種戰法並用,讓宇文雄知道,什麼叫遍地開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