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懷安的聲音很大,宛若驚雷,讓原本肅殺的戰場,莫名地變得有些詭異。

不僅宇文雄陷入了短暫的詫異,就連已經準備衝鋒拚命的常鋒等赤鱗軍將領,也都有些懵,徐爺爺?你徐爺爺是誰啊?名氣很大嗎?

不過……這口氣,常鋒莫名地有些熟悉。

援兵到了?

這個念頭剛出現就被常鋒否決了,援軍到了直接殺進來就行了,有必要自報名號給讓敵人有準備嗎?那這帶兵的將領是有多白癡?

宇文雄呆在城牆上冇有動,但城牆下,列成整齊大大小小方陣的南楚大軍,已經回頭盯著緩坡,他們冇有妄動,但一瞬間被十來萬雙眼睛看著,梁休還是感到頭皮發麻!

本來是想要來和宇文雄打擂台的,被徐懷安這麼一搞,搞得他們這群人,就像一群傻逼一樣。

“搞錯了,重來!”

梁休抬腳想踹徐懷安一腳,但想到這傢夥滿身手榴彈,忍住了。

萬一一腳這貨意外拉了引線,那就出師未捷身先死了。

“那我該喊什麼?才能霸氣一點。”

徐懷安滿臉委屈,他覺得剛纔自己喊得很霸氣啊!瞧瞧,連敵人都震住了,不敢輕舉妄動。

“喊什麼還要我教你嗎?”

梁休無言以對,你直接說老子來了,就問宇文雄敢不敢見就行了,就這麼簡單,非要搞得那麼複雜?

徐懷安沉吟了一下,道:“我知道了,這一次我得喊出霸氣來。”

他向前一步,雙手叉腰,沉了一口氣暴喝:“宇文雄,給老子聽著,大炎絕世戰神梁休來也,快快滾出來受死,如若不然,滅你五十萬大軍在此。”

全場頓時一片寂靜。

城牆上,宇文雄猛地攥緊了寶劍。

戰場中,正準備衝鋒的常鋒直接摔了回去,終於想起這貨是誰了,這不是徐繼茂家那傻兒子嗎?他在野戰旅述職,那援兵是真的到了。

但太子殿下這是要乾什麼?直接麵對麵和宇文雄談嗎?

緩坡上,風吹過,梁休隻覺得胯下涼颼颼……所以你想了半天,這就是你喊出來的霸氣?你妹哦,你是覺得仇恨拉得還不夠滿唄?

我們特媽已經進入了羽箭的射程,一波萬箭齊發,咱們都可能得去和閻王爺報道啊!

老李的警衛員,可比你丫強多了。

這一刻,梁休深深地懷疑把這貨帶在身邊,是對還是錯了?

而上官策,已經閃電般地出現在了梁休的麵前,一首拎著長劍,一手提著燧發槍,將梁休保護在了身後。

“上官策,咱們的馬就在緩坡後麵對吧?”

梁休嚥了咽口水,道:“如果對麵地騎兵動了,咱們立即就跑……”

不跑不行,警衛營被安然抽走了五六十人,隻剩下兩百多人,手榴彈再牛逼,燧發槍再有威懾力,也比不過被亂刀砍死更讓人發毛。

梁休覺得如果宇文雄率先發動反擊,那他就逃,雖然冇見到宇文雄,冇達到他想要的效果,但是和小命比起來……不值一提。

徐懷安看著梁休的臉色,頓時一臉訕訕,這一次說得……好像太過霸氣了。

因為,他明顯察覺到,十萬軍中已經殺意沸騰。

“殿下放心,馬就在後麵。”

看著近在咫尺的十萬大軍,上官策也有些發怵,道:“我們已經按照你的指示,在兩側的穀中佈置有詭雷,能有效拖延敵軍騎兵的追擊……”

這時,梁休抬手打斷上官策,道:“應該不用了,徐懷安的霸氣不是冇有效果,宇文雄出來了。”

眾人抬頭望去,就看到一個雙手拄著寶劍,穿著金色鎧甲的男人站在城牆上,正向著他們這邊看來。

“距離三百米……有點遠,無法狙擊。”

上官策下意識地說道。

而徐懷安,下意識地摸了懷中的引線,看樣子要是距離近的話,他都敢拉著手榴彈衝鋒了。

草……梁休嘴角猛地一抽,直接和徐懷安拉開了距離,我們是來嚇唬宇文雄的,不是來殺他的,你們的腦袋都想什麼呢?職業病也太重了吧!

“大炎太子?”

宇文雄的聲音淡漠傳來。

“……老雄?”

梁休也挑唇反問,他本來想習慣性像叫炎帝一樣叫老炎的,這樣顯得親切一些,結果發現複姓真不好這麼叫。

老宇文?聽著都彆扭好吧?

所以直接改口叫老雄……一聽就有點英雄遲暮的意思,也符合宇文雄此時的心境。

“嗬,來送死?”

宇文雄冷笑一聲,聲音中透著殺意。

“不,來送你一程。”

梁休上前兩步,戲謔一笑,道:“不過,在此之前,咱們完全可以來次煮酒論英雄,好好的談談,如何?”

宇文雄仰天大笑一聲,盯著梁休道:“你敢嗎?”

梁休聳聳肩,實誠道:“我不敢啊!所以你得把挨著我這邊的這三萬兵馬,撤退兩裡地……這樣呢,我就能上城牆,我想,你也想知道這個局,我會怎麼破對吧!

“我呢!就想當麵打你臉,破給你看……”

宇文雄臉色陰翳,沉吟了片刻臉上再度浮現出了笑容,道:“有點意思!”

他揮了揮手,身邊的一個將領就走上前,揮動著旗子喝道:“左衛軍,向後退兩裡。”

篤篤……

整齊的腳步聲和盔甲撞擊聲就在空氣中傳開,盪漾起了漫天的灰塵,等飛揚的塵土再次塵埃落定後,緩坡下的三萬兵馬,已經退出了兩裡地,給梁休騰開了進入城池的空間。

見狀,徐懷安頓時對梁休佩服得五體投地,什麼叫牛逼,這才叫牛逼,幾句話,宇文雄就真的下令退了三萬兵。

兩裡雖然不遠,但足夠他們逃跑了。

“冇點禮貌,大炎太子要前來觀戰,你們不該歡迎歡迎嗎?”

宇文雄冷哼一聲,聲音冰冷道。

那將領立即意會,上前一步揮著旗子道:“歡迎大炎太子陣前觀摩!我等必定血戰南境,開國門,滅大炎。”

“歡迎大炎太子陣前觀摩!我等必定血戰南境,開國門,滅大炎。”

“歡迎大炎太子陣前觀摩!我等必定血戰南境,開國門,滅大炎。”

“……”

十萬大軍齊怒吼,聲若龍霆動九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