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看了徐懷安一眼,見到徐懷安點頭,騎兵的確已經支援丹郡去了。

他這才重新倒了一杯酒,輕輕抿了一口,纔看向宇文雄道:“你怎麼知道?我不是故意調走你的騎兵呢?”

宇文雄的臉頓時僵住。

“你的騎兵在樓下,說實話,我很怕。”

梁休搖著酒杯,輕笑道:“騎兵在,等下我跑不掉怎麼辦……再說?不就是騎兵嗎?我也有。

“老雄啊!這一戰,你已經敗了,敗給了你的剛愎自用。你認為自己五十萬大軍,在這裡能碾碎一切……但是,你遇上了我啊!”

宇文雄目光犀利地盯著梁休,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你難道不知道嗎?我用三千騎兵,破了拓跋濤的好幾萬精銳騎兵的事啊!”

梁休戲謔一笑,道:“你說你的兩萬騎兵,遇上我的重甲騎兵,會怎麼樣?鐵浮圖雖然不怎麼用了,但是,不代表我不會用啊!

“甘州城外山巒疊嶂,但是,丹陽兩城城外,可是一馬平川。”

說到這裡,梁休假裝冷冷地打了一個哆嗦,道:“那肯定是一場大屠殺,血腥屠殺,太殘忍了,不敢想象啊!”

宇文雄聽了梁休這話,反而放鬆了下來。

他早就得到了訊息,野戰旅北征時的三千鐵浮圖,已經配備給了虎賁,而虎賁已經被調到沿海了。

梁休的手中,哪裡來的鐵浮圖?

“哦?是嘛!那就恭祝太子殿下旗開得勝了!”

宇文雄做了下來,手拖著茶杯敬梁休,道:“就算朕的騎兵敗了,朕在城下還有七萬大軍,七萬人打進南境,弄點物資,應該冇有多大問題。”

梁休點點頭,讚同道:“那是肯定的,七萬大軍進南境,燒殺搶掠輕而易舉,問題是……有我在,你打不進去啊!”

宇文雄笑了,笑得陰冷殘忍:“朕要打進大炎,天底下冇有人能攔得住,彆說是你……就算是你爹炎帝,也不行。”

梁休豎起一根手指,輕輕地搖了搖道:“不不不……要是老炎在這裡,你連站在城牆上的資格都冇有。”

這麼近的距離,老炎宗師境界的實力,一巴掌拍不死你!

宇文雄懶得再廢話,聲音冷冽道:“傳來下去,再派三萬軍入城……”

“哎,老雄,我勸你再等等……”

梁休做了一個“噓”的手勢,輕輕地唱了起來,道:“聽,馬蹄的聲音,傳來了你死亡的鐘聲,還一往如前……”

“報——”

剛唱完,一道驚恐的聲音也傳了上來。

接著,樓梯間就傳來了急促的腳步沈。

宇文雄眉頭一皺,一個騎兵滿身是血地衝了上來,跪在他的麵前道:“報,陛下,騎兵馳援丹郡和陽城,在平壩遭到伏擊……”

宇文雄拳頭倏然一緊,看了梁休一眼,才道:“敵軍多少人?”

騎兵哆嗦道:“兩……兩千重甲騎兵。”

鏘!

長劍出鞘的聲音響起,那騎兵將士話剛說完,腦袋就已經飛下城牆。

宇文雄長劍在無頭屍體上擦拭乾淨,盯著梁休笑容宛若鬼魅:“我很好奇一件事,三千鐵浮圖已經裝備給虎賁了,你那裡還來的虎賁?”

梁休放下酒杯,一臉詫異道:“你知道虎賁配給了虎賁我並不奇怪,問題是你問我這麼一個很白癡的問題,這就很奇怪了好吧!

“鐵浮圖這種冷兵器的巔峰,你認為我大炎就隻造了三千副?實話告訴你吧!在我北征的兩個月裡,京都造的鐵浮圖,就有五千套。

“隻是因為後來將作監要研究燧發槍,所以才停止鐵浮圖的打造……我靠,你該不會真以為,大炎就那三千副鐵浮圖吧?”

宇文兄攥緊拳頭,他還真是這樣認為的,所以剛纔纔會放鬆警惕,否則,也不會吃這麼大的虧。

“好吧,告訴你也無妨!”

梁休放下酒杯,道:“此次南征,五千副鐵浮圖鎧甲都本太子都帶來了,野戰旅二團先入南境,帶了兩千副,我帶的一團帶來三千副。

“隻是在南境的路上,得知宋明要跑,我隻能輕裝行軍,他物資丟給後勤了,所以現在用到的,隻是二團帶來的兩千副……”

宇文雄聞言,臉色驟然鐵青,盯著梁休看了半晌,才低聲笑了起來,道:“嗬嗬……哈哈……大炎小太子,不得不承認,朕小看你了。

“你,的確是個難纏的對手,難怪拓跋濤會敗得那麼徹底,哈哈哈……”

梁休搖搖頭,謙虛道:“其實不是你的對手太厲害,而是你太自負,在絕對的勢力麵前,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是徒勞,但……不包括我。”

“啪啪啪……”

宇文雄拍了拍手掌,道:“總結得很到位,但是,朕還有七萬雄兵,這七萬雄兵,你能怎麼對付呢?

“傳令下去,全軍出擊!”

他已經等不下去了,雖然麵上絕對的強勢,但這時他很心虛,心底冇底,梁休的鎮定讓他莫名地有些……恐懼。

現在,隻能先打破邊防,打進南境,隻要打進南境,梁休就拿他冇有辦法。

梁休往嘴中丟了兩粒花生,笑了笑道:“老雄,全軍出擊也要問我同不同意啊!剛好,我的殺手鐧,也該出手了。”

他站了起來,盯著宇文雄道:“忘記告訴睨了,騎兵,我可不是一支……除了重甲騎兵鐵浮圖外,我還有一支輕騎兵。

“這支輕騎兵呢,和以往的輕騎兵不一樣,以往的輕騎兵,機動性強,衝撞傷害高……但我的輕騎兵,第一梯隊每人配備十捆手榴彈,每捆手榴彈三顆。

“哦,忘了告訴你,第一梯隊是一個加強了連,兵力是兩百人,每人三十顆手榴彈,加起來就是六千顆,加上是集束手榴彈,傷害得翻倍。

“哎,老雄,你彆發呆,好好聽著,也就是說呢!第一梯隊的任務,是讓你這七萬大軍遍地開花。

“然後是第二梯隊,第二梯隊是燧發槍,燧發槍射擊過後,接著就是第三梯隊入場,這是是壓軸戲,他們是收割了!

“聽,你聽,來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