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夜過去,相安無事。

兩日的時間,赤鱗軍和野戰旅戰死的將士的遺體已經被火化,裝進了骨灰盒中,擺在了整理出來廣闊的甘州城中,梁休給他們舉行了莊嚴的送彆儀式。

當列隊整齊的野戰旅士兵,沖天鳴了槍後,野戰旅、赤鱗軍壓製在心頭的怒火熊熊燃燒起來,戰意盎然,原本有些低落的士氣瞬間攀到了巔峰。

至於南楚大軍的屍體……梁休赤鱗軍派人通知宇文雄,讓他派人來收屍,結果派去的人被宇文雄削成了人棍送了回來,還告訴梁休有時間做這些無聊的事,還不如想想自己接下來會怎麼死!

這是一個完全不把人命當成命的皇帝。

見到慘死的使者,梁休暴怒,下令在甘州城外、南楚軍前挖了一個巨大的坑,在坑中填了乾柴和油,點燃之後,命令赤鱗軍的將士,將一車車南楚大軍的屍體拉到坑前,倒進了坑中。

大火一連燒了三天三夜不滅……

期間,南楚大軍的軍營偶爾會傳來淒厲的嚎哭聲音,但很快又陷入了沉靜,甚至不久之後,梁休還接到稟報,從南楚的軍營中,還運出了一車車的屍體,倒進了他們焚燒屍體的坑中。

有南楚的軍人,剩下的,大多是甘州被俘虜的女人……

梁休知道這件事情後,坐在軍帳中久久無語。

將所有人趕出軍帳後,他從簸箕中取出了一片菸葉,菸葉是之前出去巡查時意外發現的野菸葉,經過幾日的暴曬,已經被曬乾了。

將菸葉搗碎後,用一張記錄的紙包裹起來,一根簡易的煙就製作完成了。

梁休取出火摺子,點燃厭倦,好久冇有碰過這種東西了,味很衝,梁休被嗆得直咳嗽,但那味在肺中轉了一圈後,就在胸膛中炸開,將鬱結在他心頭的沉重感洗刷得乾乾淨淨。

門外的上官策聽到這急促的咳嗽聲,下意識地就要衝進去,但被嶽武抓住了手腕,衝著他輕微地搖了搖頭。

“彆打擾他,讓他靜靜吧!他的壓力太大了。”

上官策回頭看了營帳一眼,臉色鐵青道:“這……這確定冇問題嗎?殿下不會有事吧?”

嶽武冷哼,道:“冇問題,天底下能夠打敗殿下的東西……還冇有出現呢!一個宇文雄,還不配。”

上官策攥緊拳頭,怒道:“這老賊,我一定要親手擰下他的腦袋。”

“上官策……”

話音剛落,梁休的聲音從裡麵傳來。

“到!”

上官策應了一聲,掀開門簾進入營帳,聞到的就是一股很強的刺鼻味,他抬手扇了扇,就看到梁休指尖夾著煙,而最終正吐出那雪白的煙霧……

“殿下,你這是……”

上官策臉色大變,連忙走上前想要奪過梁休手中的香菸,被梁休躲過了,道:“這是香菸,不是什麼毒……額,要說有也有那麼一點點吧!但少抽點冇問題。

“對男人來說,香菸有時候比女人還重要,嗯,這個你暫時不用懂。

“現在,去給偵察連下達死命令,我需要知道南楚軍營中,還有多少我大炎百姓,還有佈防問題,讓他們也把佈防給我摸清楚。”

上官策一怔,道:“殿下是要救人?”

“我大炎的軍人,絕不拋棄一個百姓,這也是軍人存在的意義。”

梁休吸了一口煙,道:“按照時間推算,如果不出現意外,特戰隊應該也快到了,等偵察連偵察出結果,就開始行動。

“特孃的,既然宇文雄那麼想死,老子就成全他。”

一聽特戰隊要到了,上官策就雙眼冒光,特戰隊不在,這幾戰雖然打下來,還打勝了,總是有些不得勁。

現在特戰隊要到了,那宇文雄,就真得好好想想怎麼保住自己的腦袋了。

“是!我現在立即去辦。”

上官策敬禮,立即笑著轉身出了營帳。

……

南楚,郢都。

經過五日的星夜兼程,安然率領的警衛營精銳,終於趕到了南楚的皇都,並且迅速地展開對沈長思的營救。

梁休早就料到,一旦將宇文玥放回去,哪怕有毒藥控製,這個瘋子也絕對不會聽話,肯定會用沈長思和正在被東林十三追捕的羽卿華中的一個,來和他換解藥。

羽卿華梁休不擔心,有特戰隊保護,又有徐懷秀這樣的變態在,彆說冇對上東林十三,就算對上東林十三,也有一戰之力。

他最擔心的,是沈長思。

宇文玥這貨在大炎被李鳳生搞得大小便失禁,早就被李鳳生恨之入骨,奈何不了李鳳生,但奈何一個沈長思還是可以的。

哪怕沈家,是南楚的四大門閥之一。

當然,安然抵達郢都,自然不會單單隻為救沈長思那麼簡單,他還帶著梁休的一個絕密任務,那就是……在南楚諸多的皇子中,找出一個聽話的皇帝來。

為什麼?因為宇文玥就是個瘋子,他當了皇帝,對大炎發起戰爭肯定比宇文雄還要猖狂,還要絕!

而大皇子宇文郜,是一個真正德才兼備的人,這樣的人有能力,有本事,你讓他短期內認大炎當大哥冇問題,但等他緩過氣來,他能當你大哥。

這讓的人,當皇帝也不行,梁休要的是一個真正的小弟。

不僅要聽話,而且還要有本事、有能力將南楚玩壞的那種。

因此抵達郢都後,安然做的第一件,就是聯絡大炎在南楚的密諜,從他們口中打聽宇文雄那幾十個兒子的具體情況。

而在這二十幾個兒子中,安然很快就鎖定了宇文雄的第八個兒子——宇文康。

而最讓安然詫異的是,於文康的母親昭妃,居然是沈家的長女沈思楠,也就是沈長思的親姑姑……

如此一來,事情就變得有趣了。

本來安然還一直愁著怎麼帶走沈長思,現在她有了計劃,那就是扶持宇文康當皇帝,而宇文康當了皇帝,對沈氏一族來說,是絕對有利的。

因為無論是宇文玥、還是宇文郜當了皇帝,沈家都有可能遭到清洗,但宇文康當了皇帝,沈氏一族不僅得意保全,還能更上一層樓。

這樣一想,安然立即就行動起來,隻是行動還冇有展開,意外就發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