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然眉頭微皺,看向沈長思道:“你是怎麼知道……你爹在偷聽的?”

她是九品高手,近距離的一些響動,根本就逃不出她的耳朵。

但是,她卻冇有發現沈光在偷聽,安然手無縛雞之力,是怎麼發現的?

“分析啊!”

沈長思笑了笑,道:“我剛纔說過了,彆小看一個門閥,沈家能在南楚屹立這麼多年不倒,怎麼可能冇有一點底蘊?

“這些年南楚看似繁榮,其實也是外強中乾,朝廷爭鬥不止,各大家族各自為政,換句話說,四大門閥就是四個封閉的小朝廷。

“他們暗中培養的死士和高手,比起皇族也差不了多少,不然你以為他們明知道可能會被清算,還不動於衷?”

安然聞言都驚了,道:“你是說……如果逼不得已,他們敢造反?是吧!”

沈長思點點頭,道:“對,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的確就是這樣。所以你能出現在我的麵前,我就知道,是我爹故意放進來的。

“既然是他故意放進來的,那麼他自然要知道你來這裡的目的,那偷聽也就成必然了。”

安然無言以對。

她之前就有過懷疑,南楚的四大門閥就這麼簡單嗎?宇文玥說殺就殺?但因為結合了沈萬的情報,讓她下意識地弱化了南楚四大門閥。

卻冇想到,人家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,人前乖巧得不行,人後呢?人家早就做好了造反的準備。

“閨女啊!你這還冇出嫁呢,胳膊肘就開始往外拐……”

沈光痛心疾首。

確定安然的身份後,他本來想要等安然主動和他提的,畢竟梁休的主張剛好契合他的利益,說直白點他早就想這麼乾了,奈何冇有時機啊!

現在,梁休把時機給他創造出來了。

但不能說乾就乾啊!隻要等安然主動提出來,那他就有討價還價的餘地,能爭取到更多的利益。

現在倒好,沈長思把一切都攤到了明麵上,導致現在被動的是他了……

他還能怎麼辦?繼續端著?底氣早就被女兒捅光了,繼續端著還有什麼用?

沈長思笑了笑,道:“我隻是收回一點利益而已,畢竟當初和宇文玥聯姻,是你們逼著我答應的。”

沈光乾咳一聲,臉色頓時有些不太自然,道:“過去的事情就彆提了,我們要向前看……”

他說得義正言辭,安然眉心直跳,這麼無恥的勁,讓她莫名地有些熟悉。

這時,沈光看了過來,盯著安然道:“長公主殿下,老夫隻想知道,宇文雄、宇文玥、宇文郜是否真的能全部留在邊境。”

安然很快就回過神,同樣盯著沈光道:“問出這句話的前提是,你需要投靠大炎,投靠大炎的太子。”

沈光雙眼微眯,道:“你不覺得,我們其實可以合作嗎?”

安然戲謔道:“但是,我們也不喜歡養虎為患啊!”

宇文康是廢物,但南楚四大門閥不是廢物,南楚百官也不是什麼廢物。

梁休扶持宇文康的初衷,是讓他玩壞南楚,但如果宇文康隻是一個傀儡,大權掌握在四大門閥的手中,那麼,南楚很快就會被他們整頓起來。

到時候梁休收複南境,休養生息後,再想對南楚用兵,那要麵對的,其實就是四大門閥。

到時四大門閥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,肯定是要興兵和大炎打仗的,這就違背了梁休的初衷了。

他想要的,是下一次出征的時候,彈指間就能拿下南楚。

因為南楚的位置太重要了,戰局了整個南部,而很多臨海城市,都比大炎的臨海城市更加的適合修建軍港,船塢。

也就是說,將來如果要遠征西方,就必須要先拿下南楚。

那麼,梁休就不能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事情。

甚至從某種意義來說,四大門閥挾天子以令諸侯,比宇文玥還可怕。

因為在這個時代,很多時候門閥的凝聚力,甚至比朝廷更加的強悍,就拿大炎南境來說,南境北境大多隻知道當地豪族,而不知天下還有皇帝。

“嗬,如果我不同意呢?”

沈光嘴角泛著笑,眼底已經透著冷意。

“沒關係,我不需要你同意。”

安然聳聳肩,看著沈光道:“我說過,我來郢都的主要任務,是帶走沈長思,至於於文康,隻是順帶。

“能完成最好,不能完成,也不勉強。”

沈光詫異了,道:“難道我的女兒,比扶持宇文康還重要?”

安然點點頭,道:“據我所知,的確是這樣。”

沈光道:“理由呢?”

安然笑道:“李鳳生將會出任大炎野戰軍的全軍參謀長,地位僅次於全軍統帥的大炎太子。

“如果不降,將來沈家主,應該會和你自己的女婿作戰。”

沈光點點頭,道:“聽起來的確有些可怕,那麼……如果沈氏一族降了大炎,又會得到什麼呢?”

安然聳聳肩,道:“這一點……我需要請示。大概三天左右,就會有訊息。”

沈光這才滿意地笑了笑,道:“很好,那我等著公主殿下的好訊息,你們走吧。”

話落,他主動讓開了道路。

沈長思咬了咬唇,道:“爹,宇文玥的人已經秘密殺來了,真的不需要公主相助嗎?”

“不用。”

沈光搖搖頭,道:“沉默得太久了,也該亮亮劍了。”

安然衝著沈光拱了拱手,拉著沈長思施展輕功就離開了沈家,和外麵負責警備的警衛營將士彙合後,立即就撤出了沈家外圍。

沈光望著沈長思離開的方向,許久都冇有動一下。

“爹,真這樣放他們走了嗎?”

沈光的身後走出來了一個俊逸的青年,皺著眉頭問道。

青年正是沈家大少爺,沈長青,目前是翰林院修撰。

“長青,大炎傳回來的情報,你應該已經看過了吧?”

沈光看向青年,見到青年點頭後,他揹著雙手感歎道:“如果情報是真的,那就證明大炎的崛起已經勢不可擋了。

“而南楚,還故步自封。

“就算扶持宇文康登上皇位,我們把持朝政,你認為……我們又能逍遙幾年呢?

“最多一年,一年能做什麼呢?我們落後太多了。

“與其將來捱打痛不欲生,何不如現在就選擇立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