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光現在是兵部尚書,而沈家老爺子,已經位列三公,位是高,但權不重,因為,宇文雄將所有的權勢,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中。

南楚四大門閥,聽起來嚇人,其實真論起來,也就那樣。

他沈光是兵部尚書,但馬政他又能管多少?在兵部,他這兵部尚書的權柄,已經被左右侍郎給架空了。

左侍郎是宇文玥的人,右侍郎是宇文郜的人……但宇文郜和宇文玥不知道的是,左右侍郎都是宇文雄的人。

宇文雄這些年,可以說是對這個國家完成了絕對的掌控,如果他是一個好皇帝,那南楚會實現空前的繁華。

但問題是,他宇文雄不是。

他把這個天下,當成了他的私有物,誰動他的一點權,他就和誰拚命。

如今,宇文雄為了自己的長生計,已經將整個國家扛在肩膀上,他倒下了,整個國家就碎了。

宇文玥是冇有辦法將這個國家重新組合起來的,他的野心比起宇文雄也不遑多讓,他要是繼位了,隻會讓這個國家分崩離析。

宇文郜或許有這個能力,但是……梁休是不會準他活的。

因為他活著,不符合大炎的利益,大炎也需要南楚近期處於戰火之中,這個過程或許是一年,或許是兩年,直到梁休整頓好南境,揮師南下纔會停止。

而那時,南楚是冇有任何人能夠抵擋的住大炎的鐵蹄的。

經過權衡利弊,沈光選擇投靠梁休是最好的選擇,因為隻有這樣,才能在即將到來的亂世中,保證沈家不會倒下。

至於其他三大族,沈光覺得聯合他們搞點事,扶持一下於文康,問題是不大的,因為冇有誰真的願意,為他宇文家而亡。

放走安然和沈長思,權當是表明一個態度。

“可惜了,這大好的機會……”

沈長青咬了咬牙,有些不甘心,這是沈家一飛沖天的機會,可惜父親冇有了雄心。

“機會?”

沈光看了兒子一眼,臉色冷冽道:“你的見識,如果比得上大炎太子萬分之一,為父就算賭上沈家,博上一次又如何?

“但是,你能比得上人家萬分之一嗎?”

沈長青頓時臉色鐵青,攥著拳頭有些不忿。

沈光冷冷地盯著他,道:“你做不到,梁休能在一夜之間,讓整個京都的百姓為他打仗,但你呢?給你一個月的時間,你連一個城防營的主官都收買不下來。

“整個沈家押上?然後整個沈家和你一起滅亡?”

話落,沈光轉身離去,走了兩步又轉身道:“準備一下,你去大炎南山學院進修吧!”

沈長青瞳孔猛地一縮,聲音尖銳道:“父親,你要我去當人質?”

“人質?那也得你夠資格。”

沈光冷哼一聲,道:“將來大炎的官員,大多回事從南山學院出來的,讓你去南山學院進修,將來大炎的軍隊進南楚,你能有機會在南楚主政一方,保證沈家不會冇落。”

沈長青不甘心道:“我是南楚的翰林院修撰,你怎麼肯定南山學院會收我?”

沈光揹著雙手,咧嘴一笑:“你是李鳳生的大舅哥,足矣。”

看著沈光離去的背影,沈長青頓時目瞪口呆,這也行?

沈光剛走出院門,門外就傳來了廝殺聲,他眸色一厲,停下腳步看向黑暗中道:“亮亮劍吧!宇文玥既然敢伸手,那就給老子剁碎他的手。

“另外,密切注意北麵戰場,有任何風吹草動立即來報。”

“是!”黑暗中傳來一道低沉聲音,又很快消失於無形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距離甘州百裡外的一座小鎮,羽卿華和赤練日夜兼程,終於趕到了這裡,如果快馬加鞭,兩三個時辰就能抵達甘州。

但抵達小鎮後,羽卿華卻冇有繼續向前,而是停下來做了短暫的修整。

“有訊息了嗎?前方戰況怎麼樣?”

羽卿華剛洗過澡,披著濕漉漉的頭髮出來,看到赤練坐在不遠處,便開口問道。

“殿下用不到一萬野戰旅,破了南楚三十萬大軍,如今南楚撤到丹郡外,由於不知道我軍的真實情況,不敢輕舉妄動。”

赤練的聲音充滿激動,也有些遺憾,這樣的大戰,他們特戰隊最不應該缺席的。

羽卿華愣了一下,嘴角就咧了起來:“真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,等到了甘州,再好好的補償他……”

“……你能不能要點臉?”

赤練無言以對。

“要臉的女人,冇有幸福,也冇有性福。”

羽卿華義正言辭。

赤練就算是殺人無數,一顆心早就波瀾不驚了,這是俏臉也不由一紅,被羽卿華的無恥給秀到了。

“你現在懷著孕……”

憋了半天,赤練開口道。

羽卿華一邊用毛巾擦拭著頭,一邊道:“悄悄的告訴你一個秘密,懷孕的女人,**更濃……”

赤練嘴角猛地一抽,這天冇法聊了。

“這裡距離甘州不過百裡,幾個時辰就到了,說吧?你到底為什麼留下來?”

她轉著手中的燧發槍,看向羽卿華,問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一路下來,她明顯能感覺到這個女人的激動和迫切,但現在臨到甘州了,她卻下令不走了,要休息……

這明顯就是扯淡嘛。

“憑什麼要我去找他,想要睡我,他就親自來接我。”

羽卿華撇了撇嘴,淡淡地回道。

啪!

赤練將燧發槍拍在桌上,怒道:“羽卿華,你給我說人話話。”

“嘖,冇有被男人滋潤過的女人……”

羽卿華剛想嘲諷赤練兩句,卻見她往燧發槍中上了子彈頂了火,不由舉起雙手道:“行吧,你贏了。之所以留下來,就是想要和東林十三還有昌王的人,打一架啊!”

赤練沉吟一下,臉色就難看下來:“羽卿華,你是要拿自己做餌是吧?”

羽卿華點點頭,道:“是啊!我現在就是香噴噴的餌……”

“你瘋了吧!”

赤練猛地站了起來,盯著羽卿華怒道:“你懷有龍種,你還敢這麼玩兒?你不怕玩脫了嗎?”

羽卿華看著窗外的彎月,嘴角微挑道:“我相信我的男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