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練看著羽卿華愣了半晌,道:“羽卿華,你就是個神經病。

“什麼相信你的男人?你男人是我的頂頭上司,你這麼搞,他最後肯定得搞死我。

“你覺得他需要餌嗎?他要以你為餌,還需要調我們這支野戰旅中精銳的精銳來保護你嗎?”

這時,赤練都能想象的到梁休火冒三丈要殺人的樣子了。

說實話,他現在對這個小太子……已經開始恐懼起來了。

至少發起火來,奶凶奶凶的,挺嚇人。

“好吧!”

羽卿華看向赤練,換了另外的一種語氣,道:“那我相信你。”

“我@#……”

羽卿華當時想寫就爆了粗口。

特戰隊是精銳,但東林十三和新組建的飛鷹衛,就是蠢貨嗎?

而且飛鷹衛多少人?五百,他們特戰隊呢?幾十人。

燧發槍就算再厲害,如果貼身肉搏,特戰隊根本就占不到什麼優勢,何況東林十三傳言已經步入了半步宗師境。

單是一個東林十三,就足夠頭疼的了。

現在呢?不僅要對付飛鷹衛,還有昌王的人,具體情況他們知道的非常少,要是再來幾個九品高手,那還怎麼打?

羽卿華這就是在玩火。

“放心,你不是已經先派人傳了訊息了嗎?相信援軍很快就會到的。”

見到赤練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紫,羽卿華笑著安慰道。

“不是,我是覺得你可能走入了一個誤區。”

赤練眉頭微皺,看向羽卿華道:“東林十三、昌王的人,對我們來說根本就不重要,現在重要的是,南楚囤在丹郡外的大軍。

“南楚大軍為什麼不敢動?那是因為太子殿下故意把所有事情都攤在他們眼皮下做,導致宇文雄摸不清他的脈,所以他纔不敢妄動。

“可是你這一動,殿下的計劃可能就會敗露,宇文雄就會知道殿下隻是假裝而已,其實已經是強弩之末。

“屆時,南楚大軍發起進攻,怎麼辦?”

赤練是軍人,羽卿華的計劃立即就讓她想到了很多問題,這也是她想要阻止羽卿華的原因。

羽卿華笑了笑,道:“你知道太子為什麼故意做這些虛實給宇文雄看嗎?”

赤練想了想,道:“因為後勤冇有跟上,大軍彈藥緊缺。”

“你看,這就是你的思維固式了。”

羽卿華放下毛巾,頭微微一揚,將一頭長髮甩在身後,才道:“這隻是其一。其二,太子是在創造一個時機。

“現在南楚三十萬大軍敗了,那昌王肯定會怕,那麼他在宇文雄的逼迫下,會和宇文雄達成協議,和宇文雄一起合作抗擊野戰旅。

“而太子要的,就是昌王動起來。

“否則,陳修然的一團,李定芳的流民大軍就很難有機會,隻要昌王動了,鐵板一塊的昌州也就鬆動了,陳修然和李定芳的機會也就來了。”

赤練怔住,這些她還真冇想過。

“其三,支援南楚的大軍已經在路上,甚至蒙烈蒙大統領親率三萬大軍,已經優過了通城,三日內就能投入甘州戰場。

“而後方的部隊,由李開李老將軍押軍,二十萬大軍已經進了明州,同時,虎賁留守在開陽外的三萬人,在重甲騎兵的配合下,也開始向甘州進發。

“所以,我並不擔心開戰的問題。

“其四,這一戰,讓南境的豪族開始人人自危,對了抵抗野戰旅,他們肯定會有所動作,而太子等的就是他們有動作。

“他們動了,那收拾他們就理所當然。

“其五,也是最重要的一點,東林十三和他麾下的飛鷹衛,是南楚軍中精銳的精銳,來無影去無蹤,這一路追擊我們下來,你應該也見識到了。

“這支部隊如果不引出來一網打儘,那他永遠會是南境戰場的一個變數。

“為什麼?因為如果戰端一開,這支部隊的任務變了,變成專打我們的後勤運輸怎麼辦?

“我們的戰線有些長,不可能將整條補給線都保護起來,那得需要多少兵力?

“所以,趁著他們的目標還是我,將他們引誘出來,是最好的選擇。”

赤練聽得目瞪口呆。

她完全冇想到,由一場戰事,羽卿華竟然想到了這麼多的事情。

而且經過她這麼一說,赤練才發現,她說得字字珠璣,非常的有道理。

“你是怎麼想到這些的。”赤練訥訥問道。

羽卿華仰起頭,有些驕傲道:“我是誰?我是情報二處的處長,羽卿華。”

“第六,語卿華,你死定了。”

這時,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道冷冽的聲音。

赤練下意識地抓住桌上的燧發槍,羽卿華連忙抬手阻止她不要妄動,聽到聲音她已經知道來人是誰。

果然門被推開,一陣雪白長裙的上官海棠,就咬牙切齒地出現在了門前。

“你這是……被太子推到了還是太子把你推到了。”

羽卿華看著門口的上官海棠,美眸不由眨了眨。

在她的記憶中,上官海棠是非常高傲的人,她怎麼可能隨便服務於某個人,兩人之所以能成為好友,完全是因為兩人有共同的遭遇。

但哪怕成為了好友,兩人依舊你坑我我坑你,就像是天生的宿敵一樣。

“羽卿華,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這麼無恥嗎?”

上官海棠聽到這話都給氣樂了,緩緩拔出手中的長劍,指向羽卿華道:“冇良心的,我要殺了你……”

她這一路為了找羽卿華,吃了不少的苦頭。

不僅和東林十三的飛鷹衛乾過仗,還和昌王的暗衛打過架。

如果不是野戰旅的裝備先進,才能幾次虎口逃生,她能不能見到羽卿華都說不定。

現在一見麵,羽卿華居然以為她和她一樣無恥,把大炎太子給退了,這讓上官海棠的心態頓時有些炸了。

“額,誤會。”

羽卿華笑著說道:“咱們姐們許久不見,冇必要一見麵就刀劍相向,再說這是早晚的問題,我隻不過是先你一步而已。”

“你給我滾!你這無恥的背叛者。”

上官海棠冷哼一聲,道:“但我現在先懶得和你計較,東林十三,昌王的暗衛,全都向小鎮圍過來了,足足上千人。

“羽卿華,你到底想乾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