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州,梁休知道羽卿華的心思後,也氣得有些焦急上火。

“這敗家娘們,真特媽不讓人省心。”

梁休拳頭砸著桌子,道:“老子需要她做局嗎?老子像吃軟飯的人嗎?靠,等見到她,老子整不死他。”

一眾將領站在屋裡,頓時麵麵相覷,誰都不敢接話。

太子殿下,你當著部下的麵罵自己的媳婦,真的好嗎?

“後方的彈藥補給,有多少運到甘州了?”

梁休發泄了一下情緒,扭頭看向嶽武,現在後勤是他負責,論帶兵打戰,排兵佈陣,嶽武還是差點事兒,決斷能力有點弱。

這也是安然為什麼說野戰旅組建成軍後,李鳳生會出任全軍總參謀長的原因。

嶽武道:“剛剛清點完畢,從明州日夜兼程送過來的隻是之前配發給二團的,手榴彈三萬顆,子彈二十萬發左右。”

梁休拍了拍腦袋,臉色不太好看,這點軍備,根本就不夠裝備野戰旅這八千人,連標配都不夠……

羽卿華女人,是不是對老子有些盲目崇拜啊?她怎麼就確定老子一定有辦法解決這危局的?老子現在也很慌好吧!

這女人……就是欠收拾。

燧發槍是厲害,手榴彈更厲害,滅了宋明三十萬大軍,乾了宇文雄十萬大軍……問題是,冇有乾半步宗師的經驗啊!

手榴彈是連宗師都能炸死,前提是,得先佈置雷場,同時引爆纔有成功的可能。

不然,以半步宗師境的速度,想要躲避燧發槍的子彈和手榴彈,並不是太難,況且麵對的還是東林十三這種經驗老道的殺手。

況且,除了東林十三外,還有唱完的暗衛,而暗衛的統領劍一,更是神秘得不能再神秘的高手……

其他人梁休不擔心,但是劍一和東林十三,梁休心頭還是有些冇底,因為和尚不在,他手中幾乎冇有什麼高手能對付這兩人。

“上官策,劍一是稷下學宮的棄徒,你對這個人瞭解嗎?”

梁休深深吸了一口氣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扭頭看向上官策。

上官策沉吟了一下,道:“他是我師叔,二十年前和我爹爭奪掌教之位,失敗後就叛離了稷下學宮了。

“對於他我並不是太瞭解,隻知道他見到的造詣非常高,當年輸給我爹,也隻輸了半招而已……”

他話冇說完,帳篷中的所有人目光都死死地盯著他,下巴都差點掉下來了,就連梁休,這時也有些懵,這傢夥不僅是稷下學宮的大師兄,還是稷下學宮的少掌教?

上官策見到眾人的臉色也是一臉的莫名其妙,嚥了咽口水道:“不是,你們這是什麼目光?彆這麼看著我,我很慌。”

“你慌個毛啊!”

徐懷安一巴掌就甩了過去,道:“我們特媽才慌好吧,你居然是上官宗師的兒子,那可是大炎唯一以為宗師啊!”

眾人也是滿臉激動,稷下學宮為大炎培養了很多武將,上官宗師更是神仙一般的人物,眾人自然是非常欽佩的。

最重要的是,當年秦叔禦兵敗東境戰死,東秦大軍殺氣騰騰地向著大炎殺來,就是這位宗師陣前斬殺了東秦的領兵大將嬴瑟,導致秦軍大亂,給大炎軍隊爭取到了增援所需的時間。

不然,此時哪裡還有什麼大炎東境,而是東秦西境了。

現在知道上官策是上官老宗師的兒子,眾人自然又是震驚,又是感歎,這傢夥也太能藏了,從北境打到了南境,居然冇露一點馬腳。

梁休默默地睨了眾人一眼,心說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,其實我爹也是宗師……

大炎,目前是有兩大宗師,炎帝和稷下學宮的掌教上官雲相,雖然有了手榴彈和燧發槍,但是他們依舊是大炎的定海神針。

當然,還有和尚……

當日和尚離開時,曾經說過,歸來之時,吾為宗師。

現在不知道他怎麼樣了?被逼著進了萬毒窟,也不知道是否平安出來了,情報處到現在依舊冇有一點關於他的訊息,這讓梁休有些擔心。

不過,倒是當年陷害他一族的南疆十八寨,被他殺得人仰馬翻,短時間內不能幫助昌王做亂了。

不然像南疆聖女和左右護法一樣,動不動就搞來密密麻麻的小蟲子,防不勝防,那就讓人頭疼了。

所以,和尚還是無形之中,幫了自己的大忙的。

還有大哥李鳳生,也不知道他在北境的計劃,完成得怎麼樣了,到現在也冇有一點訊息傳來。

如果有他們兩人在身邊,梁休覺得天上地下,還有他不敢去的地方?

“我也冇想要瞞啊!再說我一直以為你們知道的。”

上官策摸了摸後腦勺,無語道:“野戰旅的新兵招募,都必須填寫基本資訊,等候查驗,我在資訊中都有說啊!”

眾人聞言,一陣無語,你是總司令的警衛,你的資料能接觸的除了總司令就是旅長了,我們能看到才見鬼。

一時間,所有人的目光都齊齊地落在梁休的身上,梁休頓時就無語了,看我乾嘛?我也冇看上官策的資料,冇看到我和你們一樣和震驚嗎?

不過這個時候自然是不能說自己不知道的,梁休乾咳一聲,道:“這是我故意保密的,再說了,野戰旅是個不論出身的地方。

“隻要有能力,有本事,人人都有機會出人頭地。”

眾人點頭,這倒是事實,野戰旅門第之分,隻有兄弟,隻有戰友……

“行了,彆跑題。”

梁休看向上官策,道:“你繼續說劍一的事,現在走馬鎮之戰,纔是大事……”

上官策點點頭,道:“劍一是稷下學宮的七大長老之一,我曾聽父親說,他的劍道造詣非常的高。

“當年他叛出稷下學宮的時候,已經是九品巔峰,所以,現在極有可能是半步宗師,甚至是宗師境界。”

眾人聞言,這才意識到這一戰的艱險,飛鷹衛和暗衛燧發槍和手榴彈就能把他們給招呼了,但東林十三和劍一呢?

保守估計,他們現在都處於半步宗師的境界,真發起瘋來,誰能抵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