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知道,現在野戰旅彆看非常牛逼,但都是協同配合的結果,他們從入伍開始練習的就是齊步,又在實戰中逐漸磨合,相互信任,都能把自己的後背交給對方,所以戰力才這麼強悍。

但是,如果是單兵作戰,野戰旅的將士還是差太多了。

因為,很多野戰旅的士兵,在入伍的時候都隻是普通人,經過訓練,在武道一途也就是勉強的有了一點點底子而已。

而飛鷹衛,昌王的安慰,都是百裡、甚至是千裡挑一的好手,都是精銳中的精銳。

對於這些人,隻要野戰旅的陣型不被衝亂,那就能打勝。

但是,對付東林十三和劍一這樣的絕世高手,野戰旅的協同作戰很難發揮作用,燧發槍子彈的速度不夠快,以他們的速度,躲開不難。

而手榴彈的爆炸有延遲,在這一兩個呼吸間,足夠這兩貨逃出爆炸的殺傷範圍了。

所以對付這兩個傢夥,最好的辦法還是高手對高手……但現在野戰旅全軍中,彆說絕頂高手,九品高手都找不出來幾個。

陳修然已經進入了九品,但現在領兵在昌州,赤練也進入了九品,率領特戰隊在走馬鎮,剩下的就隻有一個上官策是九品了,但是,他得保護梁休的安全。

安然是九品,她現在還在郢都,來不及趕回來……

徐懷安?嗬嗬,八品中期,而且還隻是三板斧,打完就冇招了。

而真正能和東林十三和劍一對抗的,隻有無色和尚,但這死和尚聽說見了萬毒窟中的女兒國,現在快活得樂不思蜀,能捨得回來?

李鳳生如果不壓製修為,那他厚積三年,一遭爆發的確也有可能能與東林十三或者劍一一戰,但後果就是他必死無疑。

他身上有傷。

一時間眾人都沉默下來,氣氛有些壓抑。

所有人的目光,都齊齊看向梁休,現在也許也隻有總司令,能破開這僵局了。

梁休在帳中轉了一圈,扭頭看向上官策,道:“沈晗那邊有訊息了嗎?”

上官策道:“剛剛傳回來的最新訊息,是他剛剛和大皇子聯絡上,明天會秘密見麵,隻是見麵地點我們並不知道。”

“能理解,他這是防著咱們呢。”

梁休冷笑一聲,道:“這傢夥還是不死心啊!隻要宇文雄死了,他和宇文郜會立即先兵合一處,先打我們。

“不過沒關係,入了我的局,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,也彆想再從我的手中掙脫。上官策,派人秘密告訴宇文雄,我隻給他兩天的時間,兩天如果他還冇有明確的態度,那麼,我們就自己先乾。”

嶽武一怔,道:“司令,如果今晚我們再馳援走馬鎮,最新送上來的彈藥就會全部被消耗,兩天……兩天我們根本就冇辦法對宇文雄展開攻擊!”

眾人聞言,也都點點頭,野戰旅雖然驍勇善戰,但是燧發槍中冇子彈,腰間冇手榴彈,那就是扯淡,人家幾十萬大軍一波衝鋒,所有人都得去見閻王。

“誰說我們是真的要打了?我隻是推宇文玥一把而已。”

梁休冷哼一聲,道:“現在的戰場,越拖,對我們就越不利,宇文玥現在明顯就是想要拖,他想等東林十三和郢都的訊息,想要用羽卿華和沈長思來拿捏我。

“所以在這期間,他的籌備並不會很積極……隻是這蠢貨,忘記了他爹是何等人物了,拖下去他得自己先把自己玩死,這就和我們的計劃有很大的出入了。

“而且……”

梁休睨了眾人一眼,笑了:“我們是彈藥緊缺,但隻有我們知道,敵人是不知道的,不然你們以為宇文雄會老老實實地趴著嗎?

“所以我說兩天後進攻,宇文玥會著急的,因為現在對他來說,是一個造反的大好機會。

“一旦我先選擇動手,那局麵就不可控了,我被宇文雄打敗了,宇文雄會揮師北上,他的計劃就會破產。

“要是宇文雄被我打敗了,那局麵就更糟糕了,宇文雄逃回國內,那就是如魚得水,他連半死機會都不會再有。

“綜上,宇文玥唯一的選擇,就是迅速集結部隊,配合我們進攻。”

眾人聞言,都不由得笑了起來,為宇文玥默哀,這是被他們的總司令算得死死的。

梁休繼續道:“隻要宇文玥動了,那計劃就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……但是,在此之前,我必須讓走馬鎮,變成東林十三和劍一的墳場。

“否則,也太對不起我的女人親自以身犯險了,根據訊息,正在向走馬鎮集結的飛鷹衛和昌王暗衛,大約有一千人。

“但這隻是一個保守的數字,昌王在南境經營多年,極有可能還會有援兵,但短時間內,也無法集結太多。

“所以這一場戰,就按兩千敵人來打,我命令……”

梁休低吼一聲,所有人立即站得筆直,他揹著雙手看著眾人,道:“此次戰鬥,由新組建的騎兵營為主攻,一團五營為左翼,二團一營,二營為右翼,給我對走馬鎮進行合圍,預備隊就由……算了,預備隊由我的警衛營親自擔任吧!咱們的兵力不夠。

“剩下的部隊,全部給我壓到前線,防止宇文雄這個時候跳出來搗亂。

“三萬枚手榴彈,一萬枚配發給騎兵營,兩萬枚配發給前線的部隊,隻要宇文雄這個時候敢跳出來,就給我往死裡揍。

“總之,要讓他們知道我們現在依舊很闊綽。”

一眾將領齊聲道:“是,堅決完成任務。”

梁休看向徐懷安,道:“徐懷安,現在非常時期,二團我依舊交給你……”

徐懷安雙眼一亮,道:“司令,我又是團長了?”

“暫代的,能不能轉正,看你這一戰的表現。”

梁休冷哼一聲,道:“邊境線交給你,這一次我不對你提任何要求,你想怎麼打都可以,一句話,要是宇文雄動了,你要能把宇文雄打到叫你爺爺,老子就服你。

“但是,你要是被宇文雄打成孫子……”

徐懷安大聲道:“那我提頭來見。”

“好,軍中無戲言。”

梁休喝道:“行動吧,半炷香後,部隊大大方方地向走馬鎮禁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