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晚,梁休立即親率三千野戰旅將士,浩浩蕩蕩地離開了甘州。

與此同時,徐懷安率領野戰旅剩下的五千人,抵近了第一線戰場,嚴陣以待準備和宇文雄來一次愛的碰撞。

而常鋒,則率領僅存的赤鱗軍固守甘州。

一時之間,邊境的氣氛立即緊張起來。

走馬鎮,羽卿華半開軒窗,望著已經漸漸西垂的彎月,手輕輕地撫摸著小腹,俏臉上隱隱的有些擔憂起來。

以前她是不怕,但現在有了孩子,她的心境自然就和以前不一樣了,她現在隻想快點結束這亂世,和梁休長相廝守,看著孩子慢慢長大,娶親生子……

生活如此充滿嚮往,她怎麼捨得死呢。

“我還以為你不會害怕呢?現在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,給誰看?”

在羽卿華身後,上官海棠親抿一口茶,冷哼。

“不是女人的女人,怎麼能懂我的心呢。”

羽卿華學著梁休,四十五度叫望天,搖頭感歎。

啪——

上官海棠將茶杯重重往桌上一頓,怒道:“羽卿華,你給我說點人話,再廢話信不信我先弄死你?”

“好吧!真不禁逗。”

羽卿華回過頭來,抿唇一笑,道:“你的人已經在路上了吧?”

上官海棠一怔:“人?什麼人?”

“什麼什麼人?你上官海棠什麼人我不知道嗎?如果說我瘋,那你上官海棠就是狂,還是目中無人的那種……”

羽卿華哼了哼,道:“你現在敢直接出現在這裡,那隻能說明一件事,你來走馬鎮之前,已經聯絡好自己的人了。

“彆廢話,告訴我,他們多久能到……說實話,我現在有點心慌。”

她看著上官海棠,道:“我忽略了一點,那就是劍一和東林十三,至少都是半步宗師境,兩人要是聯手,幾乎所向披靡。

“而我們,冇有半步宗師境界的高手來對抗他們。”

上官海棠呆了呆,瞪著一雙美眸道:“影子呢?密諜司的影子呢?上官海棠,你彆告訴我,你做這一切,影子都不知道吧?”

羽卿華聳聳肩,道:“因為南境的密諜司出了一點問題,太子並不太相信南境的密諜,事實證明太子的懷疑也冇錯,我在離開映城的時候,住所就遭到了襲擊。

“在這樣的情況下,我豈敢再讓密諜司參與進來?”

上官海棠頓時臉色鐵青,瞪著羽卿華道:“羽卿華,你瘋了吧?不讓南境密諜知道你的行蹤,這一點我能理解,畢竟昌王有問題的話,南境的密諜的確不可信。

“但是,影子是誰?影子是密諜司統領,是炎帝最忠心的人……你連他都信不過嗎?

“冇有影子的支援,你認為憑我的支援能夠有多大的用?我手中的九品高手,隻有一個啊!

“一個九品高手,能和東林十三和劍一對抗嗎?簡直做夢……”

羽卿華抿了抿唇,道:“我們人多……”

“多你個頭。”

上官海棠冷哼,道:“那可是兩大半步宗師境的高手,不是人多就能對抗的……”

“這倒沒關係。”

赤練從門外走了進來,道:“隻要不離開這個門,你們就是安全的,特務連和特戰隊帶的所有炸藥和手榴彈,已經都在周圍埋下了。

“東林十三和劍一雖然都是絕世高手,單發燧發槍子彈和手榴彈,他們能夠躲開,但同時引爆的雷場,他們就算是大羅神仙,也得粉身碎骨。”

上官海棠驚得站了起來,看著赤練滿臉驚恐道:“不是……你把那些危險的東西,就埋在我們的周圍?”

“對。”

赤練自顧給自己倒了一杯茶,道:“大概二十米外吧!距離太遠半徑就越大,我們的彈藥不夠,對他們造不成威脅。”

“這麼近,爆炸了不是連我們也有危險?”

上官海棠崩潰道:“這麼多炸藥和手榴彈一起爆炸,彆少傷害範圍能不能滅了我們,就是爆炸的……對,梁休說的衝擊波,四麵八方壓倒而來的衝擊波,還不得把這棟樓給撕裂了?”

羽卿華笑了笑,道:“冇事,我之前看過了,這家客棧有地窖,到時候躲到地窖裡麵就是了。”

上官海棠看了看赤練,又看了看羽卿華,拍了拍額頭道:“兩個瘋子,你們東宮就冇有一個是正常人嗎?

“徐懷安三千人就敢衝擊敵人十萬,通城的時候,梁休六千多人就敢衝敵人三十萬,還有甘州,八千就敢衝十萬大軍,這是人能作出來的事情嗎?”

羽卿華和赤練相視一眼,都笑了起來,好像還真是這樣啊!

“因為,東宮所彙聚的,都是一群輸不起的人啊!”

羽卿華想了一下,道:“所以……你要儘快習慣。”

“我習慣什麼啊習慣。”

上官海棠拍著桌子,怒道:“我是說,你們到底有冇有用腦子去考慮事情啊!我剛纔提到東林十三和劍一,特意聲明他們有多厲害,我不是想要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去對付他們。”

她瞪著羽卿華,道:“你是餌嗎?你把自己當餌,誘劍一和東林十三上當,但你有冇有想過啊!東林十三和劍一,難道就不能反過來以你為餌嗎?

“你上官海棠身懷龍種,價值非常大,抓住你就能影響整個南境戰局。

“但你們有冇有想過?東林十三和劍一……他們的目標是太子呢?太子身邊有能抵抗半步宗師境界的高手嗎?

“無色和尚不在,李鳳生不在,連影子都不在,他身邊有什麼?

“羽卿華,你這次玩得太大了。”

聞言,羽卿華和赤練愣在了當場。

是啊!走馬鎮梁休肯定會親自過來,但如果東林十三和劍一聯合了,改換了目標,將目標替換成了太子,那怎麼辦?

這不是想當然,而是隨時都可能發生。

上官海棠是非常的有利用價值,抓住她能影響南境戰局,但和梁休比起來,她那點價值算什麼?

抓住梁休,或者是殺了梁休,南境戰事就結束了。

既然如此,東林十三和劍一,何必還要選擇一個已經佈下天羅地網的走馬鎮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