羽卿華臉色大變,扭頭看向赤練道:“甘州城有訊息了嗎?”

赤練同樣臉色鐵青,點點頭道:“最新傳回來的訊息,是太子殿下會率領三千野戰旅前來支援……算一下時間,這個時候已經出發了。”

羽卿華怔住。

她沉吟了一下,看著赤練道:“立即讓人把這個訊息,傳給太子,讓他小心……”

“傳不出去了。”

赤練搖搖頭,道:“劍一和東林十三已經聯合在一起,將整個走馬鎮給包圍了,資訊傳不出去。我們,冇有信鴿。”

“那就打出去。”

羽卿華沉吟一下,道:“給我留下特務連,你帶著特戰隊打出去,太子不能出現任何的損失……”

赤練道:“不行,命令已經下達,所有小隊都已經進入了戰備狀態,這個時候撤,敵人很有可能會直接撲上來。

“你冷靜一點。”

她盯著羽卿華,道:“現在就算我們率軍打出去,能打得出去嗎?我們一動,之前所有的佈置就廢掉了。

“到時候,隻要東林十三和劍一的人壓上來,我們必敗無疑。

“而且,如果真如上官姑娘說的,東林十三和劍一的目的是太子殿下,那我們現在就更不能動了。”

羽卿華聽到這話,理智這才漸漸的迴歸,剛纔因為擔心,導致她的思維都出現了短暫的空白,險些就出了昏招。

“你說得不錯。”

羽卿華在屋中轉了一圈,道:“以太子的聰明,他應該是能想到這一步的,我們現在固守就好。

“的確,要是打出去,極有可能會打亂之前的部署,一旦走馬鎮先被攻陷了,我們戰死或者落入敵手,那太子那邊纔是真正的被動。”

赤練點點頭,道:“對,所以我們現在絕對不能動,那怕明知道敵人的目標是太子,也不能動。

“我們不能讓太子殿下分心,不過你放心,我會派徐懷秀前去聯絡太子殿下的,以這姑孃的本事,出去應該不是困難。”

她原本是想派貪狼和徐懷秀一起的,但想到貪狼是神射手,在戰中能對敵人造成恐怖威脅,隻能將貪婪留下來。

太子不能有失,但羽卿華同樣不能有失。

這兩人,一人能夠主導戰場,一人能夠改變戰場。

“好,就按你說的辦。”

羽卿華點點頭,道:“打仗的事你全權指揮,我不乾涉,我還有八百女衛在路上,按照時間推算,這時候也進入了走馬鎮境內。

“屆時,她們也由你隻會。”

上官海棠舉手道:“我的人稍微多一點,有一千多一點,都是我私自養起來的精銳。按照時間推算,應該也抵達了走馬鎮境內了。

“需要用到他們,我發個信號就行。”

這就是意外之喜了,赤練臉上的凜冽頓時消融了幾分,她想了想,道:“走馬鎮並不大,我們現在的兵力防守起來足夠了。

“再多的兵力進來,反而有點添油。

“暫時先彆動用他們吧!但到戰事進入焦灼,他們就是兩支奇兵……”

赤練看向羽卿華和上官海棠,道:“你們兩個藏得夠深的啊!我原本還擔心走馬鎮守不住,冇想到援兵已經到了啊!

“就算太子殿下不來,加上這兩支部隊,我們也有和東林十三和劍一碰一碰的能力。”

上官海棠沉吟了一下,看著赤練道:“彆小看東林十三,他號稱殺神,心狠手辣,在他眼中人命就是玩物而已。

“所以為了達到目的,他會不擇手段。”

赤練冷冽一笑,道:“殺神?他也配這個稱號?當初在麟洋湖,他被太子打得狼狽逃竄,現在的野戰旅裝備精良,他也翻不起什麼浪。”

話落,赤練轉身離去,臨出門又回過頭來,道:“等下你們就先進入地窖吧……我們其實還忽略了一點,那就是南境,已經被昌王經營了十幾年。

“之前的情報,是劍一手中隻有五百暗衛,但一千人是不可能完成對走馬鎮的包圍的。

“所以我覺得上官姑娘說的並不是全隊……如果劍一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組織起來一支強大的部隊的話,我更傾向於他們會雙管齊下。

“這邊打走馬鎮,那邊打太子殿下……當然,結果會是竹籃打水一場空。”

話落,赤練出了門。

上官海棠看著已經關上的門,看向羽卿華道:“太子府的人,都這麼自信的嗎?”

羽卿華笑了笑,道:“我之前說過了,太子府彙聚的,是一群輸不起的人,所以他們會勝利的……剛好,這一戰雖然會凶險一點,但結果值得冒險。”

上官海棠沉吟片刻,給出評價:“的確,是一群瘋子,瘋子的戰鬥,會無往不利。”

……

走馬鎮外。

東林十三看著夜幕下燈光搖曳的走馬鎮,聲音冷冽道:“劍一那邊有訊息傳來了嗎?”

飛鷹衛的一個小統領連忙道:“訊息剛剛傳了過來,大炎太子親率三千精兵出發了,大概還有一個時辰,就能抵達走馬鎮。”

東林十三戲謔一笑,道:“很好,還有……陛下那邊怎麼說?”

小頭領道:“陛下傳信說,隻要統領你能把太子調出甘州,他今晚就順勢打下甘州城,揮兵北上。”

東林十三滿意地點了點頭,道:“劍一有說,會投入多少兵力嗎?”

小頭領道:“具體數據不知道,但不會低於五千人……”

“五千……”

東林十三雙眼微眯,道:“昌王還真是不能小覷啊!如果不是太子和炎帝發現得早,不出三年,整個南境就徹底的換天了。

“嗬,不過,這是好事,一下出動隱藏的兵馬,看來甘州戰事,讓昌王真的慌了。

“傳來下去,等太子三千兵馬進入埋伏圈,你率領兩百人彙同劍一的暗衛打走馬鎮,至於大炎太子,我親自去會會……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,和尚和水纖月共乘一騎,正往走馬鎮趕。

“和尚,把你的匕首拿開,咯著我了不說,還被暖得熱乎乎的了……”

馬背上,水纖月回頭瞪了和尚一眼,咬牙切齒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