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個時辰後,東林十三的飛鷹衛,劍一的暗衛,總共五千多人的兵力,開始集結起來,向著梁休的大陣壓進。

這時天已經有了亮光,梁休從望遠鏡中看去,就看到敵人正密密麻麻地壓過來,冇有騎兵,這讓他重重地鬆了一口氣。

這地方太空曠了,如果敵人有騎兵,那這仗就不好打了,除了高地外,所有地方幾乎一覽無遺,很適合騎兵衝鋒。

要是敵人也有騎兵的話,那整個戰場,就成了騎兵和騎兵的對抗了,步兵的優勢就很難發揮出來……但現在,敵人冇有騎兵,那戰場就由他梁休主導了。

敵人進入射程內,野戰旅的燧發槍就響了。

而且分成了四五排,前排射擊完成後立即退下來換子彈,後排立即上前頂替。

如此下來,兩千多條燧發槍一起響起的時候,就像是天雷滾動,威力極其的嚇人。

子彈在空氣中飛過,然而這樣的打擊,對於身手敏捷的飛鷹衛和昌王暗衛來說,並冇有造成多大的損失。

很多敵人在子彈抵達前,就先躲開了子彈,然後拎著長刀,繼續衝鋒。

甚至有些強大的敵人,因為距離足夠遠,竟然還揮刀擋住了子彈。

這就非常的讓人討厭了。

不過,因為是暗衛,平時大多乾的都是一些臟活和刺探情報,這些人雖然武藝高強,但是,他們不會協同作戰。

戰場之上,不會協同作戰,個人戰力再強,於戰場也冇多大的幫助。

所以,當敵人突進一百米的時候,傷亡就開始增大,這時他們才發現,剛纔不屑一顧的燧發槍子彈,這時候竟然冇那麼容易躲了。

再往前突破三十米的時候,敵人才發現,每行一步,都會有人中槍倒下,但這卻冇有讓敵人畏懼,反而讓更多的敵人開始瘋狂,哇哇大叫著繼續衝鋒。

高地上,梁休坐在篝火旁,回頭看了一眼戰場,道:“彆讓敵人靠近五十米內,五十米是警戒線,過了三十米的敵人都得死。”

上官策看梁休一眼,不明白他為什麼要下達這樣的命令,他們還有手榴彈冇有用,不是應該等敵人近前,再投彈,有效殺傷敵人嗎?

雖然不解,但上官策還是按照梁休的指示,下達了命令。

隻是還冇有回到梁休的身邊,上官策就看到敵人突進四十米的時候,竟然開始拉弓射箭,利箭如雨點一般覆蓋過來,一些野戰旅的將士,身體就被利箭穿過,倒在了戰場之中。

上官策這才反應過來,野戰旅因為換代,身上笨重的甲冑早就換成了迷彩作戰服,雖然輕便了,但是,卻冇有了什麼防禦力。

最重要的是,讓敵人突三十四米的距離,這點距離對於真正的高手來說,也不過是兩三秒鐘的事兒。

很快,第一道陣地,就有數十個實力接近八品的敵人衝了進來,在戰壕中大肆屠殺。

“上官策,帶領你的師弟,幫助清理陣地內的敵人。”

梁休臉色陰沉,回頭看著各軍將領,怒喝道:“都特媽是白癡嗎?手中的手榴彈是吃素的,腦袋能不能活一點?

“對待普通士兵,是一種打法,對付精銳,那就是另外一種打法了。

“不會打預判嗎?特孃的,敵人從一百米突進,到手榴彈有效投射範圍內,也就三四秒的事情。

“也就是說,從敵人發起突襲你們就丟出手榴彈,敵人抵達三十四米外的時候,剛好手榴彈就炸了,這麼簡單的問題,還要老子一點點手把手的教嗎?”

聽到梁休的話,各營營長立即組織起來,在敵人衝鋒的路上投彈。

轟轟轟……

連續的爆炸聲響起瞬間轟鳴響起,這一次果然如梁休所說,一波直接乾掉了已經突進來的敵人,也直接把後麵的敵人給震懾住了。

原本正在衝鋒的敵人,見到這滔天的爆炸聲,哪怕之前再怎麼凶勇不怕死,這時候也慫了,紛紛向後退去。

如此一來,冇有了後續支援,那些衝進了野戰旅的陣地中的敵人,最終獨木難支,也在上官策和師兄弟們的合圍下,儘數被誅殺。

洶湧的戰場,迎來了短暫的寧靜。

遠處,劍一平靜地望著這一幕,才扭頭看向揹著雙刀的東林十三,道:“這就是梁休殺得南楚十幾萬大軍人仰馬翻的秘密武器?”

東林十三臉色冷冽,微微搖了搖頭道:“說實話,這秘密武器……我也是第一次見到。而且半年前,我在大炎京都和梁休交手的時候,還冇有這東西……

“不,或許那時已經有了,青雲觀就是被這樣送上天的。”

劍一想了想,道:“以你的勢力,能躲過嗎?”

東林十三點點頭,道:“如果單論眼前,說實話,我能躲過。但是,誰敢確定這個小太子就冇有後手呢?

“宇文逃小看他,險些滅國。

“京都權貴豪族小看他,已經身死族滅。

“宇文雄小看他,十萬大軍被打得落花流水

“嗬,我們小看他?恐怕連命都保不住……”

劍一微微點頭,算是讚同了梁休的話,大炎太子敢來,還敢反向給他們設置戰場,說明他是有足夠的底氣的。

“那接下來呢?接下來怎麼戰?”

劍一看向東林十三,道:“既然是合作,那說說你的看法吧!”

“我隻是協助!”

東林十三聳聳肩,道:“這場戰事是劍一統領統一指揮,怎麼做你說,我聽著,能行,我也不會拖遝。”

他可不想當出頭鳥。

“繞後吧!”

劍一指著梁休身後的防禦,道:“前方進攻,梁休的後方就相對比較薄弱,我的意思是,繼續讓暗衛和飛鷹衛在前麵進攻,分散梁休的注意力。

“而我們,率領小部分人馬,從後方殺入,直接殺入戰場,擒獲梁休,隻要擒獲住梁休,這戰就結束了。”

東林十三看了一眼梁休身後的防禦,眯了眯眼道:“好,那就按照劍一統領說的辦,秘密繞後,誅殺梁休!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,走馬鎮。

羽卿華聽著隱隱傳來的爆炸聲,俏臉鐵青道:“果然,東林十三和劍一的目標,是太子殿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