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軍山。

雖然野戰旅各營已經漸漸掌控了節奏,但是,由於飛鷹衛和暗衛都是精銳中的精銳,吃過幾波野戰旅預判手雷的虧後,也學得聰明起來。

隻要看到野戰旅將士丟雷,他們立即就後撤,等雷爆過後再次發起衝鋒。

如此幾次交鋒下來,雖然野戰旅還在主導戰場,戰局又是,但損失也不小,前後傷亡近百人。

這讓梁休的心疼得滴血。

除了打石橋鎮外,野戰旅在這樣規模的戰役中,還從未一戰就經曆如此大的損失,哪怕是打宋明,傷亡也僅僅是幾十人而已。

“這就是落後的代價啊!”

梁休站在篝火旁,從望遠鏡中看著戰場,不由攥緊了拳頭。

要是弄出了子彈,造出了剛槍而不是燧發槍,就這些敵人,還特媽不夠一哆嗦的。

“通訊員,傳令下去,命鐵浮圖開始穿甲。”

梁休鬆開手,聲音低沉道。

“是!”

站在身後的通訊兵應了一聲,轉身向後方跑去。

“司令,你這是要派鐵浮圖衝鋒了嗎?”

上官策愣了愣,問道。

“對,等前方部隊扛過這一波,敵人再衝鋒的時候,換鐵浮圖上。”

梁休咬牙道:“現在,敵人已經知道了燧發槍和手榴彈的弱點,開始逐漸規避,士氣漸漸被拉起來了,我要讓鐵浮圖,將他們的用意重新踩會塵埃裡。

“前方戰場一馬平川,老子就不信了,他們能躲開手榴彈,還能躲開騎兵的衝鋒?”

上官策眉頭一皺,道:“可是鐵浮圖上去了,我們的後麵就空了,這很危險……”

梁休看了上官策一眼,道:“廢話,不給敵人機會,怎麼把東林十三和劍一引出來。”

“不是,我們的後方太空虛了,就算把他們引出來了,咱們也不是對手啊,怎麼殺?”

上官策嚥了咽口水,道:“就算是同歸於儘,恐怕也傷不了人家。”

梁休笑道:“把人找出來,雖然很難對付,但總歸還是有一些辦法的,但不把人找出來,這兩支隊伍就是膈在我們喉嚨的刺。

“要是時不時地伏擊我們的後勤部隊,你說這事難受不難受?”

上官策無語道:“那還真是夠難受的。”

“所以,得先把人找出來。”

梁休冷哼一聲,道:“鐵浮圖殺出去後,我們的後方空出來,對方纔會覺得有機會。”

這時,前方主陣地,敵人密集的衝鋒再一次打下去後,梁休立即命令前方部隊讓開道路,候命早就枕戈待旦的鐵浮圖,呼啦啦一片就殺了出去。

殺聲震天,馬蹄踏得連地麵都震動起來,而且鐵浮圖全身金燦燦的甲冑,充滿金屬質感,而且炎帝在原來的基礎上,又做了一些改變。

譬如,頭盔不僅僅隻是單純的頭盔,而是采用了封閉式的,就像是後世的摩的頭盔一樣,連麵部,都設計成了猙獰的鬼麵,隻留出眼睛和鼻子呼吸。

如此一來,衝出朝陽的一千鐵浮圖,就像是死神降臨一般,殺意凜然,氣勢驚天地。

原本剛剛撤出燧發槍的射程,正準備重新發起進攻的暗衛和飛鷹衛,此時見到殺出陣地的鐵浮圖,頓時嚇得臉色大變。

“撤退!撤退……”

暗衛頭領叫得聲嘶力竭。

不管剛纔進攻時,他們躲避野戰旅將士的燧發槍子彈和手榴彈時,走位多麼的風騷,這時候也轉身就逃。

因為,連戰馬都穿著戰甲,再風騷的走位,還能躲得過戰馬的衝擊?

就算很多人施展輕功,想要逃離這片戰場,隻是戰場一馬平川,連一出躲藏的地方都冇有,輕功再好,速度再快,還能跑得過戰馬嗎?

片刻功夫,飛鷹衛和暗衛的人,就被鐵浮圖給追上,將其吞冇,隻有慘叫聲和廝殺聲,漸漸在地平線上遠去。

“傳來下去,趁現在加固陣型,接下來,敵人會有更瘋狂的進攻。”

梁休看著鐵浮圖追地遠去,輕歎一口氣道:“我可能還是太小看昌王了……”

身邊的上官策讓傳令兵去傳達命令,聞言微微一怔,道:“戰局不是按照司令你的預料一樣嗎?難不成是出現了什麼變故?”

梁休臉色有些不好看,道:“你有冇有發現,敵人進攻時雖然看上去也在拚命,但明顯的都有所保留……怎麼說呢?對,好像就是他們並不著急。

“這場戰,必須快打,因為隻有按住我,南境的戰局纔會有所改變……”

上官策想了一下,臉色也變了,因為他發現,好幾次敵人已經殺到近前,隻是遭到野戰旅將士的反擊,然後就迅速撤了下去。

其實,隻要他們把心一橫,殺入野戰旅中,攪亂野戰旅的陣型,和野戰旅的將士貼身肉搏,那野戰旅的燧發槍和手榴彈,就徹底失去了作用,畢竟不可能連自己人都炸了吧?

可是,敵人見到警衛營的將士在上官策的六個師弟率領下衝出陣地時,他們就毫不猶豫地退下了。

上官策點點頭,道:“是啊,所有的進攻,彷彿都像是隻為了消耗我們一樣。”

“看來敵人不僅發現了野戰旅燧發槍和手榴彈的缺點,連野戰旅將士近距離拚殺的短板,也被敵人發現了,他們打了半宿……可能並不是主攻。”

梁休看向後方,道:“說不定,我們已經被重重包圍了,馳援走馬鎮時,我說把飛鷹衛和暗影,當成兩千人來打。

“但是剛纔進攻的敵人,就不隻這個數了,現在看來,我可能真的低估了昌王。

“他用了二十年的時間,也許真的控製了整個南境,甚至能做到草木皆兵……他們極有可能,正在不斷往這裡增兵。

“畢竟,要說拿下我,昌王恐怕比東林十三還要急切……”

話音剛落,偵察連連長的駿馬就出現在了地平線上,他在梁休不遠處勒住馬韁,才跳下戰馬快步向著梁休衝去。

在梁休麵前停下腳步,他敬禮道:“報告,東、西、南三麵,都發現了大量的敵人,正向著我們合圍過來,兵力大約有兩萬。”

梁休聞言,戲謔一笑道:“看吧!正戲終於登場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