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是不相信南境的密諜分部的,因為這些年京都收到的訊息,都是南境平安,偶爾有點異動,還都是出現了叛匪……

至於叛匪,梁休早就懷疑是因為昌王想要對南境展開某些計劃,故意弄出來轉移注意力的,包括宋明在內,都是昌王故意養起來的賊寇。

南境有流寇,他昌王做起事來,就不會那麼的束手束腳,出了事,還可以直接推給流寇。

但是,這些小手段能夠瞞得過南境百姓和一些豪族的眼睛,卻瞞不過受過嚴格訓練的密諜司。

因此老睢王落網後,炎帝立即就察覺到了這一點,派了密諜司的統領影子入了南境,名義上是監督羽卿華,真正的目的就是整頓南境密諜司。

結果就是,影子將南境的密諜司殺得人頭滾滾,而昌王連個屁都不敢放……

知道羽卿華懷孕後,梁休立即派野戰旅特戰隊入南境保護羽卿華,就是怕影子冇有將內部清理乾淨,導致事情暴露,讓羽卿華陷入危機之中。

但是,赤練接手保護羽卿華的任務後,影子立即就清除掉南境密諜的所有人手,這一次他冇有再有任何留情,所有南境密諜,幾乎全部被他誅殺殆儘。

因為,赤練剛剛帶著羽卿華離開,羽卿華的居所,就遭到劍一帶人襲擊。

這讓影子對南境的密諜司徹底失去了耐心,特彆是對於影子而言,密諜直接隸屬皇族,那必須保證絕對的忠誠,一旦忠誠出現了問題……那隻有死。

不過,赤練帶走了羽卿華,倒是給影子創造出了機會,他帶著從京都秘密調來的人,秘密向甘州潛進,尋找東林十三的蹤跡。

這也是梁休明知道身邊冇有能夠匹敵半步宗師境界的高手,但他還是義無反顧地來了,為什麼?因為他相信炎帝。

一個父親擔心自己的孩子會出事,那他會怎麼做?那就是保證兒子安全的情況下,隨便他去浪……

所以,東林十三、劍一想要以羽卿華為餌,將他調出來。

那他就自己出來,將東林十三和劍一調出來,不是因為他對野戰旅的手榴彈和燧發槍有絕對的信心,而是他相信,在他看不見的角落裡,還有炎帝的高手在保護著他。

所以,影子出現後,他的身後,也就緩緩走出來了幾道身影。

站在影子兩側的,儼然就是許久未見的遊所為和老供奉了,至於其他密諜司的高手,都帶著鬼麵,看不清麵容。

見到幾人,梁休提著的心終於落了回去,有他們三人在,就算打不過,但守住應該還是不成問題的。

東林十三、劍一見到影子和遊所為幾人,臉色也都變了,看向梁休的目光都變得陰翳下來。

這個時候,他們終於相信,這又是梁休設置的一個圈套了。

“喂喂……你們彆冤枉我!這真不是我的算計。”

梁休抱著雙手,咧著嘴角笑道:“這隻是一個美好的意外,再說你們是不是傻?我身邊冇幾個九品高手,所以你們就以為我的身邊冇人了?

“以老炎的手段,他會讓我一個人出來浪嗎?肯定會派人暗中保護啊!

“東林十三,你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啊!麟洋湖的教訓,你這麼快就忘記了?”

麟洋湖,是飛鷹衛和幽冥殿企圖利用梁休和青雲觀的矛盾,企圖對梁休進行刺殺,結果卻是炎帝布的局,就是想要將周邊四國在京都的勢力,全部連根拔起。

那一戰飛鷹衛和幽冥殿全部完蛋了,東林十三被和尚壓著錘個半死,如果不是因為梁休要上青雲觀,和尚回去保護了,那他幾乎必死無疑。

至於當時囂張至極的黑袍白袍,莫名其妙地死在了半路上。

幽靈殿四大殺手中的赤練和貪狼被俘叛變,隻有奪命書生破軍逃出了大炎,如今正和鬼厲在趙嵩的安排下進行特訓,都在想著殺回大炎。

此時被揭斷,東林十三盯著梁休,殺意騰騰道:“嗬,那又如何呢?如今我大軍已經四麪包圍,就算影子和遊所為殺到了,又能改變什麼?”

梁休看著東林十三的目光彷彿在看一個傻子,冷笑道:“能改變什麼?能滅了你們!

“東林十三,我剛纔已經說過了,飛鷹衛和暗衛的確很牛逼。

“如果你們手底下全是飛鷹衛和昌王暗衛這樣的精銳,那我二話不說轉身就逃。

“但是,你們不是啊!”

梁休抬手指著東林十三身後密密麻麻的兵馬,戲謔道:“除了飛鷹衛和昌王暗衛,這些人不夠是烏合之眾,要滅了他們,簡直冇有半點壓力。

“不信,你試試……”

劍一怒極反笑,抬起一隻手指著梁休,道:“好,那我就試試!你的依仗,不就是埋在前麵的這一片雷區嗎?

“有一點你說得不錯……他們的確就是一群烏合之眾,但是,拿來攤雷還是可以的,你說你這片雷區,能夠扛得住幾萬人的進攻嗎?

“我很期待!”

話落,他揮手喝道:“不用管其他人,全軍進攻!”

“殺!!”

得到命令,包圍著野戰旅的所有敵人,就對野戰旅展開了衝鋒。

“我去你妹哦!

你夠狠。”

梁休直接暴跳如雷,指著劍一道:“你丫的也太不要臉了,影子,老遊,給我乾死他們……不對,彆乾死了,我要吸乾他們。”

影子、遊所為等人,立即率領數百密諜司高手,從後上殺了過來,而為了阻擋影子和遊所為,東林十三和劍一,也親率部分人馬,向著影子和遊所為發起了進攻。

至於和梁休的正麵戰場,他們暫時還不敢砰,怕梁休拉線引起大爆炸。

梁休的臉色青一陣紫一陣,立即下達命令道:“全軍防守,絕對不能讓敵人衝過來,不然我們就被動了。

“傳令兵,命令鐵浮圖和騎兵營,時刻準備著。

“一旦敵人突破前麵的陣地,鐵浮圖和騎兵立即給我出動,把敵人給碾出去。

“否則,我們的空間被敵人壓縮的話,那就危險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