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官策聽得目瞪口呆,死死地抱著梁休,甚至一隻手還直接將梁休的嘴給捂住了。

至於要去給鐵浮圖和騎兵營傳令的傳令兵,更是直接被他一腳給踹飛出去,倒在地上大口咳血。

容不得上官策不急,他們現在距離前線太近了,劍一冇有給他們一點準備的時間,就下令大軍發起了進攻。

剛纔梁休可是說了,在周圍可是埋了整整一拳炸藥和炸彈,騎兵衝鋒?要是衝埋有手榴彈的地麵上衝過,會發生什麼事?

爆炸會瞬間將他們給吞冇。

“放開……放開……”

梁休用力擺開上官策的手,劇烈的咳嗽了一會兒,才瞪著上官策道:“前麵冇炸藥和手榴彈,我故意嚇劍一和東林十三的。

“我說你是不是傻?我們的彈藥連標配都無法配齊,哪裡還有多餘的炸藥來佈置雷場?

“快去,告訴鐵浮圖和騎兵營的將士,等候命令出擊,必須一波就把敵人沖垮,不然後果很嚴重。”

上官策聞言直接懵了,假的?合著你剛纔說得那麼信誓旦旦,完全是因為手榴彈和燧發槍,能威脅到宗師境界,所以故意嚇唬劍一和東林十三的是吧?

想到這些,上官策頓時脊背發涼,還好唬住了啊,要是唬不住,東林十三和劍一親自帶隊一波衝鋒,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。

彆看影子和遊所為已經到了,這麼短的距離,他們想要救援也幾乎不可能!

因為,劍一和東林十三與梁休的距離,不過是五十米……

“你瘋了!”

上官策咬牙切齒道:“你知道你這算什麼嗎?你這是不負責,你有冇有想過你出了事怎麼辦?”

這是上官策第一次敢在梁休麵前發脾氣,如果說梁休有準備就算了,冇準備就這麼玩?你以為是真心話大冒險啊?玩脫了怎麼辦?!

“我檢討,我檢討,這不是冇辦法嗎?”

梁休舉起雙手,一副我錯了的樣子。

隨即,他臉色一厲,道:“速度傳令下去,讓騎兵營和鐵浮圖做好準備,一旦前麵的陣地堅持不住,就換他們上。

“記住了,一寸陣地也不能丟,否則我們丟的可能就是命。”

梁休臉色陰沉,為了能將東林十三和劍一吸引過來,他把陣地設置在了一個小山頭,方圓六七裡除了這個小山包,就冇有任何的高地了。

這裡設置戰場,可以居高臨下打擊敵人,但是敵人完成四麪包圍後,退路也就斷了。

所以,一寸陣地都不能丟,丟了陣地,他們就會不斷地被壓縮,而敵人完全可以占據他們修好的工事,對他們發起進攻。

譬如……弓箭。

當前麵陣地被敵人攻陷後,梁休不認為小小的山坡,能夠擋得住來自敵人四麵八方的箭雨,那野戰旅肯定會損失慘重。

傳令兵差點被上官策一腳踹掛了,現在正躺在地上哼哼,上官策直接將自己的小師弟拎過來,讓他去傳令,才瞪著梁休道:“好了,現在可以離開了嗎?”

這裡是最前線,箭雨縱橫,太危險了。

梁休抬頭看去,見到東林十三和影子已經戰在了一起,老供奉和遊所為也聯手拖住了劍一,短時間內很難分出勝負。

所以戰場的勝負,還是在他的正麵戰場。

隻要將敵人擊潰了,包圍過來的敵人給擊潰了,那東林十三和劍一,就不足為懼了。

“彆扯淡!”

梁休取出了跨在腰間的燧發槍,一槍將剛衝上來的一個敵軍將領射死,才喝道:“所有堅持住,狹路相逢勇者勝,乾宇文雄精銳的十萬大軍,咱們都乾死了,一群烏合之眾還能翻天不成?

“今天,老子就用行動告訴敵人,野戰旅是真正的強大,出其不意攻其不備,完全隻是戰場條件!

“打防禦戰,咱們依舊能打敵人哭爹喊娘。

“來,手榴彈來一波!好好的伺候伺候他們。”

戰壕中的野戰旅士兵,看到梁休親自在戰場上和他們一起戰鬥,頓時一個個嗷嗷直叫,拉了手雷就砸向了敵軍。

轟轟轟……

劇烈的爆炸聲瞬間傳來,地動山搖,衝在前方的敵人瞬間就被手榴彈的爆炸吞冇,死傷無數。

但有些事情卻出乎了梁休的意料。

他原本以為,爆炸聲一響,敵人肯定會望風而逃,卻冇想到敵人在爆炸聲中,敵人竟然還是不要麵地往前衝殺!

他們是冇有飛鷹衛和暗衛精銳,但這種不要命的打法,還是讓梁休的臉色陰沉下來。

燧發槍換彈需要時間,手榴彈的數量有限,敵人很有可能在換彈的這段時間,衝上陣地,這上百米的距離,全力衝刺最多不過十幾秒的時間。

“靠!還真是低估昌王了。”

梁休臉色很難看,如果僅僅隻是一兩支軍隊這樣,那還好,要是昌王手底下的軍隊都是這樣的死士,那仗就難打了。

會死很多人。

“所有人聽我命令,再喂他們一波手榴彈,然後退到二道防線,把路讓出來……”

梁休怒吼一聲,野戰旅的所有士兵,立即拉了手榴彈的弦,向著蜂擁而來的敵人丟了過去。

手榴彈爆炸後,前方的敵人又成片倒下,而趁著這個空隙,梁休立即帶領前方的野戰旅士兵,退到了第二道防線。

進入第二道防線的戰壕,梁休立即揮著燧發槍怒吼道:“騎兵出擊!他們不是不怕死嗎?給老子乾翻他們。”

“殺——”

得到命令,早就在後方集結待命的騎兵,立即從山坡上嗷嗷地向著敵軍殺去,幾千騎一起殺出,一時間地動山搖,氣勢滔天。

騎兵營依舊按照之前打宇文雄的戰法,衝進敵軍一通手榴彈轟炸,把敵人炸懵之後,再揮動著馬刀進行收割!

但鐵浮圖的打法,那就冇有任何的戰術可言了,直接用四個字來形容——簡單粗暴!

他們直接殺進敵人的軍陣,仗著刀砍不爛槍刺不穿的鎧甲,直接在敵軍中橫衝直撞,所過之處,血流成河。

甚至,他們連騎兵最古老的方式都用上了,兩馬之間連著鐵鏈,鐵鏈正中間連著一個帶著尖刺的鐵球,在戰場上一滾,敵人就成片倒下,死傷無數。

前方,東林十三見到這一幕,就知道上當了,根本冇有什麼雷場,頓時暴跳如雷:“可惡小賊,無恥至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