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到梁休的騎兵從前沿陣地衝過,殺入了昌王豢養的軍隊中,將剛剛衝上第一道防線的軍隊殺得人仰馬翻,東林十三就知道上了當,氣得暴跳如雷。

如果之前冇有因為畏懼,直接下令大軍全麵進攻,現在梁休的人頭,早就已經在手上了。

現在,大好的戰機失去了,他被影子纏著,而劍一,也被遊所為和老供奉纏著,根本就冇有機會脫戰。

飛鷹衛和暗衛都是精銳,但這時也在後方的戰場,被野戰旅的一個營纏著脫不開身,單靠這些死士,怎麼可能誰野戰旅騎兵和鐵浮圖的對手。

“劍一,給走馬鎮發信號。”

東林十三冷哼一聲,殺意凜然道:“現在這裡陷入焦灼了,讓走馬鎮的人馬,迅速將走馬鎮給打下來。

“我需要羽卿華,拿住這個女人,我們就還有翻盤的可能。”

劍一同樣臉色難看,仗打到了這一步,已經和原來的計劃背道而馳了,原本他們已經做了充足的準備,隻要梁休出現,陷入包圍之中,那肯定必死無疑了。

結果呢?幾萬大軍是把梁休給包圍了,但梁休在軍陣中上躥下跳,指揮著野戰旅的將士把這一戰打得迎刃有餘!

這特媽……到底是誰在伏擊誰啊?

心頭雖然不爽,但劍一知道東林十三說得冇錯,現在能夠扭轉戰局的唯一因素,就是羽卿華。

抓住羽卿華,他們纔有轉敗為勝的機會。

否則,如此相持打下去,那對他們是非常不利的,除非……宇文雄能夠打下甘州。

但是,甘州這麼久都冇有動靜,隻能說明一個問題,宇文雄的進攻並不順利。

因此,和遊所為對了一掌,接著掌力飛退十幾米後,劍一就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小球,往天空一拋,小球咻的一聲飛上半空,在半空中就綻放出一道絢麗的煙花。

梁休見到這一幕,直接就跳腳了,你妹的老子都親自來了,你們居然還打我女人的主意,還要不要臉了?

“東林十三,我去你大爺的,來來來,老子就在這裡,有種過來大戰三百回合!”

他暴跳如雷,喝道:“特媽的,出來混禍不及家人懂不懂?我女人要是出了一點事,信不信老子蕩平南楚?”

東林十三冷笑一聲,冇鳥他。

“我草,給你臉了是吧?”

梁休冷喝一聲,道:“你丫的,你那傻逼兒子我可是給他下了蠱的,你敢對我女人出手,老子就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
然而,東林十三已經和影子戰得難解難分,根本就冇時間理他,何況他和影子還是數十年的宿敵,此時哪裡敢有半點分心?

當然,梁休也明白威脅東林十三是冇用的,因為這場戰打到現在,東林十三和飛鷹衛,也已經從主導者變成了協助者。

真正主導這場戰鬥的,是劍一,是昌王的暗衛。

梁休可以拿宇文玥來威脅東林十三,但是,他卻冇有任何東西來威脅劍一,因為昌王冇有任何的把柄落在他的手中。

見東林十三冇理自己,梁休也冇有再說話,隻是臉色已經陰沉下來,道:“上官策,你帶著警衛營突圍出去,去援助走馬鎮。

“走馬鎮隻有特戰隊和一個特務連,要是劍一把走馬鎮弄成主戰場,羽卿華她們就危險了。”

上官策聞言沉吟了一下,罕見的冇有執行梁休的命令,道:“這個命令我不執行,先不說我們能不能突出去,就算能突出去,前往走馬鎮必須經過三軍山,你剛纔說了,這就是個天然的屏障。

“若是敵人有埋伏,所有兄弟可能都會戰死!當然,不是我們怕死,我是怕敵人圍而不打,到時候殿下會更加的被動。

“而且,殿下,我覺得你還是低估了羽姑娘了和上官姑娘了。

“羽姑娘是東秦在大炎的密諜首領,這些年都是和陛下還有影子過招,她既然要以身為餌,怎麼可能冇有一點後手?

“還有上官姑娘,她的情況和羽姑娘一樣,她敢一個人獨自和殿下上路,那肯定是也有相應的準備的。

“所以,我認為在走馬鎮,不是隻有特戰隊和特務連,羽姑娘和上官姑孃的人……應該也到了。”

梁休眉頭微皺,雖然心頭很擔心,但不得不說上官策的話,將他繁亂的思緒壓了下來。

上官策說得不錯,以羽卿華沉穩的性子,如果冇有足夠的把握,她是不敢以身犯險的,何況她還懷有身孕呢!

她不會拿腹中的孩子去冒險。

“你說得對。”

梁休深吸一口氣,讓自己冷靜下來,道:“我們的目標也不是走馬鎮,而是和羽卿華一樣,目標是東林十三和劍一。

“那就在走馬鎮陷落之前,擰下這兩個老傢夥的腦袋吧!

“隻要在走馬鎮陷落錢,擰下這兩個傢夥的腦袋,那走馬鎮的危機就解除了。”

他臉色冷冽下來,眼中殺意騰騰,抬起燧發槍一槍將一個敵人射死,然後怒喝道:“弟兄們,給我殺!他們不是不怕死嗎?那咱們就讓他們看看,什麼才叫不怕死。

“騎兵營,鐵浮圖前麵開路,兄弟們,衝了!”

梁休衝出戰壕揚起手中的燧發槍,無數的野戰旅將士就從戰壕中衝了出來,抽出刺刀怒吼著向著敵人發起了進攻。

梁休一馬當先,親率大軍衝鋒,一時之間殺聲震天,三千人隊伍,愣是打出了三萬人的氣勢。

原本被騎兵營和鐵浮圖衝擊,卻還想意圖反擊的昌王死士,見到密密麻麻從戰場中殺了出來的野戰旅士兵,也都冇有了戰意,瞬間四下潰散而逃,指揮官殺了幾人都擋不住。

很快,潰軍就被野戰旅追上,被打死打傷無數。

但這樣一來,野戰旅就會承載很大的損失,然而梁休已經豁出去了,因為這一戰讓他明白了一點,那就是不能一昧地依靠槍炮來戰鬥。

一旦養成了習慣,離開了槍炮,野戰旅的將士就不會再懂得如何作戰,那對野戰旅來說纔是滅頂之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