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老太監有些不倫不類,但對梁休來說,這卻是和他記憶中的太監形象最為貼近。

這老傢夥一出場,梁休就像是看到了電影中明朝時期東西廠的廠公,一身黃袍,披風獵獵而動,鶴髮童顏……

總之,給人的第一感覺,就是這人很牛逼。

事實上,這老太監也的確很牛逼,上官策一個九品高手,卻連對方一招都接不住,那至少也是半步宗師境界以上的高手。

而老太監出現後,戰場中也出現了幾十人,他們穿著黑衣揹負雙刀,迅速攻陷了戰場外圍,快速向著梁休圍了過來。

這些人都是高手,最弱的也有八品的實力,奔襲時,兩柄彎刀還在指尖飛快地旋轉,就像是死神的鐮刀一樣,威懾力非常的強。

梁休臉色陰沉下來,他還以為是東秦的老太監殺來了,但一想東秦現在在邊境還和陳翦打得難捨難分呢!那老太監敢在這時候離開東秦?

再說,那老太監出來,要是就這麼一點排場,那也太寒磣了吧?

至少……那也得千軍萬馬開路啊!

所以,這個老傢夥不是東秦那老太監,那就是南楚的老太監了!

這支精銳的部隊,應該就是出自宇文雄的手筆。

這老傢夥還真夠陰的,居然來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。

而且,他們肯定在戰場之外蟄伏很久了,不然不會把時機抓得這麼好,趁著他身邊的守備最鬆散的時候,發起了致命一擊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見到老太監,東林十三狂笑:“洪天淵,來的好,來的好啊!速速拿下小太子。”

洪天淵?

梁休搜尋了腦袋中的記憶,卻發現冇有任何對這老傢夥的記載。

看來這老傢夥,應該一直被宇文雄當成底牌藏著,真正知道他存在的人少之又少。

甚至,連密諜司在南楚的分部,都冇有這個人的訊息,否則出征的時候,這麼一個厲害的人物,炎帝不可能不提醒他防備。

不過,這也說明瞭一點,宇文雄是真的被打急了。

洪天淵隻是淡漠地看了東林十三一眼,並冇有說話,隻是看向梁休的目光,已經冷冽如刀,不帶一絲的溫度。

他抬手一翻,原本插在上官策身上的長劍,像是受到了吸引一般,嗖的一聲回到了他的手中。

上官策慘叫一聲,胸前的血花濺了三尺高,氣息瞬間萎靡下來。

但哪怕如此,他依舊不管不顧,向著梁休爬了過來,鮮血染紅了一地。

救太子,救太子……他此時心中隻有這個念頭。

他是太子的警衛員,太子在他手中出事,哪怕活下來,這輩子在野戰旅這群兄弟的麵前,都抬不起頭來。

老太監的出現,也在影子和遊所為的意外之外,這時他們也都拚命地想要擺脫糾纏,企圖前來救援,但都被東林十三和劍一纏著。

就連外圍發現梁休有危險,放棄追擊殘敵衝殺回來救援的野戰旅部隊,也被老太監的人擋住。

一時之間,梁休的位置也就成了真空地帶,隻有老太監拎著劍一步步地向著梁休走去。

“上官策,你特孃的彆在動了,封穴止血。”

梁休手緩緩壓在燧發槍上,道:“不用管,我能行……”

他手攥緊燧發槍,指尖卻在輕微地顫抖。

機會隻有一次,要麼,老太監死,要麼,他死……

“嗬嗬,這個時候了,太子殿下還是想一下,自己會怎麼死吧!”

老太監咧唇一笑,笑聲中透著一絲的尖銳,道:“咱家這些年殺人無數,殺太子,倒還是第一次,想想還是挺興奮的。

“不過,看在太子殿下快死了的份上,咱家給你三句話的機會。

“還有什麼臨終遺言,太子殿下現在可以說了。”

老太監很強,他一步步走來,梁休就趕到強勢的壓迫感撲麵而來,這時,他脊背已經被冷汗浸透,心跳加速,連呼吸都急促起來。

經過京都的一係列戰鬥以及北境大戰,梁休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做到無所畏懼了,那怕是死亡,他覺得自己也能悍然麵對了。

但此時……他才發現,自己竟然恐懼了。

這種恐懼不是因為怕死,而是麵對眼前的老太監,哪怕燧發槍上了子彈,哪怕知道隻有最後一次機會……但是,他卻竟然發現自己抬不起手來。

因為,麵對這老太監,給他的感覺就是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勞。

“怎麼?太子殿下冇有遺言麼?”

老太監笑了,他的長劍緩緩提起,指向了梁休:“這樣也好,那咱家就讓太子殿下,走得安詳一些。”

梁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又緩緩吐出,急促跳動的心臟這才漸漸平息下來,但這時他已經滿臉汗水,抬起頭來時,汗滴彙聚滑過臉頰,雨點幫從鼻尖和下巴滴落……

“說實話,你很強!”

他看著洪天淵,目光冷冽而決絕,臉色冷漠而堅毅:“你是第一個,讓我真正切切地感覺到恐懼的人……

“或許,反抗冇有用。”

他右手緩緩抬起燧發槍,負在後背的左手,輕輕地勾住了手榴彈的引線,輕輕扭了扭脖子,笑容邪魅:“但是,我還是想試一下!萬一成功了呢?

“來吧,我倒是想要看看,這麼近的距離,是我的燧發槍快,還是你的劍快!”

……

走馬鎮。

暗衛副統領江霄和劍一有過約定,一旦見到他發的信號,主副戰場立即進行對調。

也就是說他們的目標主要是梁休,但一旦三軍山戰場很難打下來,那走馬鎮這邊就會變成主戰場,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全麵進攻拿下羽卿華,再用語卿華來解決梁休。

這一點,就和赤練分析的一樣。

因此見到劍一發射的信號彈,江霄立即就將暗衛集結起來,在兩百飛鷹衛的配合下,原本的單點進攻,就變成了全麵進攻。

村口,赤練望著密密麻麻圍攻過來的敵人,心頭也涼了半截,她知道最擔心的事情還是擔心了。

三軍山進攻不順,敵人將目標鎖定在了羽卿華的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