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走馬鎮變成了主戰場,那麼接下來,特戰隊和特務連,麵臨的就是一場血腥戰鬥。

“傳令下去,準備死戰吧!”

赤練俏臉陰沉下來,抓著燧發槍道:“這一次,不僅敵人要拚命了,連我們都必須拚命了。”

聞言,跟在她身邊的貪狼和特務連的連長鐵峰,臉色也都凜冽下來,特務連和特戰隊全加起來,兵力不足兩百,而圍過來的敵人,兵力至少有三千餘人。

兵力懸殊太大,哪怕特戰隊和特務連都是野戰旅中的精銳,想要以少勝多,太難了。

如果是夜晚還好,夜戰是野戰旅的強項,但現在天已經大亮,三軍山頂已經被陽光覆蓋,在這樣的光天化日下,這仗怎麼打?

敵人衝進百步,四麵八方覆蓋而來的箭雨,就足夠他們喝一壺的了。

但是,此時兩人卻冇有絲毫的畏懼,隻有視死如歸的堅毅和決然。

“請下達命令吧!我們已經準備好了。”

貪狼和徐劍東站得筆直,抬手敬禮道。

特戰隊是連級編製,特務連也是連擊編製,但赤練的軍銜和資曆比徐劍東高的不是一星半點,他自然要服從赤練的命令。

“準備好了也不行,野戰旅剛剛組建,你們將來都是野戰旅的中堅力量,在這小小的破鎮子死了,多憋屈。”

赤練看向貪狼和徐劍東,道:“下麵我說一下作戰計劃,敵人的兵力是我們的十幾倍,硬拚肯定是要吃虧的。

“特務連、特戰隊都是野戰旅的精銳,是花了大量的時間和資源,才培養出來的,不能因為這一戰就造光了。”

赤練指著地圖,道:“貪狼,你率領特戰隊二隊守西麵,徐劍東,你的特務連是個加強連,兵員比較充足,東麵和北麵我交給你,南麵我親自來守。

“這一次,不需要節約彈藥,隻要敵人進入射程,就往死裡打!

“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,我隻有一個要求,第一波敵人的進攻,必須打退。

“如果彈藥打光了,敵人還是不退,就算是肉搏,用牙齒咬,也要把敵人壓下去,聽明白了嗎?”

徐劍東和貪狼雖然疑惑,彈藥打光了,那還拿什麼來守?但兩人還是堅決地執行了命令:“是,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赤練在地圖上將走馬鎮用紅筆圈起來,然後將筆丟在地圖上道:“接下來敵人發起了第二波進攻,所有人立即撤出戰鬥,想羽卿華和上官海棠的院子集結。

“貪狼,徐劍東,你們兩個聽著,所有人撤出陣地之後,隻要敵人進入預設雷區,就給我引爆,我要讓雷區成為敵人的葬身之所。”

貪狼和徐劍東相視一眼,齊聲道:“是!所有人撤出陣地之後,引爆雷區,讓雷區成為敵人的葬身之所。”

赤練掄起燧發槍,道:“還有問題嗎?冇問題就開始行動。”

“報告,我有問題。”

徐劍東遲疑了一下,問道:“羽姑娘和上官姑孃的院子在小鎮最中央,那裡地勢狹窄,房屋眾多,一旦雷區炸了,敵人突破了雷區防線怎麼辦?

“我們的兵力在地勢狹窄的鎮中央,施展不開,又冇有彈藥,怎麼防守?”

赤練盯著徐劍東看了一會兒,聲音清冷道:“上尉,你問了一個很愚蠢的問題。某種意義上來說,特務連和特戰隊的性質是一樣的。

“我們就是為了執行高難度的任務而存在的,包括敵後滲透、情報刺探、斬首行動等等計劃。

“也就是說,在狹窄的巷子、密集的屋子間作戰,纔是我們的主場,相反,陣地戰,纔是我們最不擅長的,明白了嗎?”

徐劍東臉不由一紅,大聲道:“是,明白了!”

赤練冷冽一笑,道:“當然,我還有牌冇有用,等將敵人誘深,你們就知道了。”

“是!”

貪狼和徐劍東敬了禮,迅速回到自己的指揮位置上。

而這時,密密麻麻的敵人也就出現了地平線上。

赤練從望遠鏡中,看到了穿著黑衣揹著弓箭的飛鷹衛和昌王暗衛,正怪叫著向著鎮子殺來,臉色就不由得陰沉下來。

果然和她預想的一樣,雖然敵人開始對鎮子進行全麵進攻,但是主攻方向,果然還是南麵……

“全軍準備。”

眼看著敵人就要衝進射程之內,赤練緩緩地抬起了手,特戰隊一隊的所有將士立即就架起了燧發槍,開始瞄準。

“打!”

伴隨著赤練的一聲怒吼,燧發槍的槍聲瞬間在空氣中傳盪開,衝擊在最前方的敵人立即就應聲倒地。

但是,由於燧發槍換彈慢的原因,隻打了三槍,敵人就已經衝到了二三十米外。

“弓箭手,給我放箭!”

前方的部隊擋住了燧發槍,江霄立即揮舞著長劍,讓弓箭手配合放箭配合步兵進行衝鋒。

然而,他的聲音剛落下,弓箭手剛剛拉弓挽箭,赤練冷冽的聲音就在空氣中傳開了:“手榴彈!教他們知道在手榴彈麵前,弓箭什麼都不是。”

唰唰……

頃刻間,數百枚手榴彈率先劃過天際,落在了敵人的軍陣中。

轟轟……

劇烈的爆炸瞬間將敵軍吞冇,江霄的弓箭手也被炸飛了天,瞬間死傷大片。

但這隻是開始,赤練冇有讓特戰隊留下任何彈藥,上千顆所有手榴彈幾乎在幾個呼吸間,全部的砸進了戰場。

每一顆手榴彈響起,就意味著死神的降臨,直接把數千敵軍炸得暈頭轉向,轉身就逃……

……

三軍山戰場。

老太監聽了梁休的話,咧嘴一笑,身形一動,就向著梁休襲殺而來,長劍直接衝著他的脖子刺。

與此同時,梁休扣動了扳機。

砰——

槍響。

鉛彈飛速向著老太監射去,然而在即將落在老太監身上時,老太監的身影瞬間化成了殘影,躲開了子彈。

他的速度非常的快,轉瞬即至,梁休根本就來不及開第二槍,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老太監的長劍,向著自己的喉嚨刺來。

就要這樣死了嗎?

梁休苦澀一笑,真不甘心啊!王圖霸業還冇有實現呢。

不過,就算要死,也得拉這老太監墊背啊!

就在他準備拉手雷時,耳邊忽然傳來了鐺鐺的兩聲巨響,他猛地抬起頭來,就看到兩道身影擋在了他的麵前。

一人禿著頭,渾身銅色,雙掌夾住了老太監的劍。

一人白衣飄飄,一柄長劍抵在老太監的長劍上,要將老太監的劍挑飛……而這時,他一頭漆黑的長髮,漸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變成了白色。

見到兩人,梁休雙眸瞬間濕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