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在梁休身前的,正是和尚和李鳳生。

在洪天淵長劍落在梁休喉嚨的那一刻,他們終於趕到,擋在了梁休的麵前,替他擋住了洪天淵的劍。

兩人幾乎是同時抵達的,甚至為了防止意外,一上來就直接開了大招。

和尚直接開了金剛不壞神功,此功非常霸道,一旦施展刀槍不入,大幅度地減少自身受到的傷害。

因此,金剛不壞是有次數限製的,哪怕練到了巔峰,最多也隻能施展十次,而且施展這種逆天神功,代價也非常的大,需要透支生命力為代價。

因此在之前京都亂戰時,和尚曾經施展過一次,梁休知道後,就嚴禁和尚再使用金剛不壞了。

但現在為了救梁休,哪怕會透支生命力,為了確保萬無一失,他還是選擇了施展金剛不壞。

而李鳳生就站在和尚身邊,手中的劍就抵在洪天淵的劍上,就算和尚冇有接住洪天淵的劍,他也能將洪天淵的劍挑飛。

他一身白衣在風中獵獵而動,原本漆黑如墨的一頭長髮,這時已經變成了白色,使得原本俊逸的他,此時看上去多了一絲的邪魅。

見到這一幕,梁休的雙眼漸漸變得猩紅起來,眸子深處,甚至充斥著難以掩飾的瘋狂。

這一刻,他徹底的怒了。

李鳳生因為天陽透骨針,一直將修為壓製在八品巔峰,因為一旦使用超過八品巔峰的實力,天陽透骨針就會發作。

也就是說,李鳳生為了能夠替梁休擋下了這一劍,將壓製的修為強行提升了,導致他體內的天陽透骨在發作了。

而天陽透骨針一旦發作,神仙難救。

因為這東西不但像毛毛蟲一樣,全身長著倒刺,根本就無法取出,而且,內部還淬著劇毒,李鳳生用一個境界的修為,才堪堪壓製住毒性,如今全麵爆發了。

而這時,洪天淵已經臉色大變,連劍都不要了,雙腳一踏,地麵就像手榴彈爆炸一般,轟的一聲塵土飛揚,藉著地麵的反彈力,瞬間和和尚和李鳳生拉開了距離,停在了數十步外。

他看著和尚和李鳳生,方纔的嘲諷已經消失不見,此時臉色陰沉,目光銳利,就在剛纔,他感受到了兩股滔天的殺意,如果不退,他覺得眼前這兩個傢夥,哪怕拚死,也會除掉他。

這時,除了外圍戰場外,戰場中心的所有人,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,也都停戰了。

劍一、東林十三都回到了洪天淵的身邊,影子、遊所為以及老供奉,也都暫時休戰向著梁休圍了過去,現在冇有什麼事情,能比梁休的安全更重要。

李鳳生和和尚已經先一步,轉身回到梁休的身邊,兩人見到梁休眼睛猩紅,攥著拳頭,拳上青筋已經凸起。

因為憤怒,他的身體都在輕微地顫抖,連呼吸都急促了起來。

“三弟,你怎麼樣?”

“二弟,你說話啊?哪裡受傷了?說話!”

李封神和和尚一左一右圍著梁休,滿臉焦急,抓著他的手給他做了一個全身檢查,直到確定他冇有受傷後,這才齊齊鬆了一口氣。

“大哥!和尚……”

梁休被和尚和李鳳生折騰一番,這才從呆滯中回過神。

他看著李鳳生滿頭白髮,臉色瞬間猙獰起來,抓著李鳳生的肩膀怒喝道:“李鳳生,誰特媽讓你擅自主張強行提升實力的?誰?!

“你現在給老子坐下來,把透骨針給我封回去……”

李鳳生收劍負背,搖了搖頭道:“封不回去了,第一次能封住,是因為我用一個境界的功力壓製。

“現在我強行突破障礙,連這些年沉澱下來的毒,也爆發了,冇辦法……”

梁休抓著他肩膀的手不由加重了力道,連聲音都變得顫抖起來:“冇辦法?我去你妹的冇辦法,知道冇辦法,你特媽還敢衝破障礙?

“你想死沒關係,你有冇有想過我?我怎麼辦?

“你特媽要死了,你想讓我一輩子活在自責悔恨中嗎?”

梁休猛地看向和尚,道:“和尚,你醫術高超,你告訴我,你有冇有辦法?”

和尚輕微搖了搖頭,臉色鐵青道:“他的生機在消散,除非取出透骨針,用我畢生的功力幫他逼出毒素,或許還有救。

“但現在……透骨針已經和他的血肉長在一起,取透骨針,無異於找死。

“更重要的是,這蠢貨不僅強行衝破了天陽透骨針的束縛,還用某種秘法,將實力提升到了半步宗師境界。

“這還怎麼救?冇救了。”

梁休聞言,不由倒退兩步,聲音哆嗦道:“和尚,難道……真的冇一點辦法了嗎?”

他原本是想等到南山醫學院的手術條件成熟後,再采取手術的方法幫助李鳳生將天陽透骨針取出來。

卻冇想到還冇等到南山醫學院的條件成熟,就發生了這樣的意外,導致天陽透骨針爆發了。

和尚搖了搖頭。

李鳳生看了看梁休,又看了看和尚,要說冇有一點遺憾,那是不可能的,冇有看到梁休稱帝,冇有機會再跟著梁休征戰四方,冇有機會再和和尚鬥嘴了……

想到這些,他的嘴角就泛起了絲絲的苦澀。

最重要的是,終究還是負了心愛的人……

沈長思的身影在腦海中漸漸清晰,又漸漸淡去,李鳳生才輕輕地吐了一口氣,笑了起來。

負是負了,但是,他不後悔。

如果能重新選擇一次,他還是義無反顧地選擇提升實力救梁休,因為,他不想抱任何僥倖的心思,讓梁休陷入危險之中。

“好了,我冇事。”

他扭了扭脖子,笑道:“現在,我覺得還是先解決東林十三吧,我時間不多……”

東林十三、劍一、洪天淵都是宗師境界,此時梁休的這邊呢,有了和尚和李鳳生助戰,哪怕兩人隻是九品的高手,也有一戰之力了。

何況,和尚已經在萬毒窟晉級宗師境界,而現在李鳳生的實力提到了半步宗師,陣容對陣東林十三和洪天淵三人,幾乎已經完勝。

“你閉嘴吧你。”

和尚瞪著李鳳生,咬牙切齒道:“不動武你還能活一天,再動武,你連半個時辰都活不過,知道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