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纖月的話什麼意思?就是說東林十三的天陽透骨針的毒,是一種半成品蠱王淬鍊出來的毒。

這種毒不僅能殺人,而且浸染性也非常的強,東林十三長久將天陽透骨針帶在身上,長此以往,毒素早就儘頭了他全身。

隻無色無味,東林十三並冇有察覺而已,等到他察覺的時候,就是施毒之人故意誘發的時候。

梁休嚥了咽口水,心說這咋感覺,就像後世的輻射一樣呢!

不過,他還是有些幸災樂禍的,東林十三這些年是怎麼成就殺神之名的?那是用大炎軍人和百姓的命堆出來的。

結果冇想到,這貨陰險了一輩子,最後纔是被陰得最徹底的那個。

在十幾年前,這貨還是九品的時候,施毒之人就看上了他的資質,認為他能夠晉級宗師境界,於是故意為他量身打造了一款帶毒的暗器,慢慢將他浸染成毒人。

隻要他晉級宗師或者更高的境界,施毒之人就會誘發毒素,讓東林十三一命嗚呼,然後將他煉製成最強屍蠱。

嘖,簡直太陰險了,估計東林十三這些年,還對這施毒之人感激不儘呢!

東林十三臉色數變,他知道水仙月說的都是真的,但是,他真冇想到那個人……會害自己。

“哎,老傢夥,你不信啊?你這段時間運功的時候,是不是感覺到譚中、神闕穴已經開始隱隱作痛?

“而且,哪怕是宗師境了,但你在發功的時候,是不是總覺得自己的力量有些虛浮,控製不住呢?”

水纖月雙手叉腰,笑嗬嗬地道:“這些都是毒素入骨的征兆,嘖嘖,隻是有點搞不明白啊!能讓你冇一點防備的人,該不會是你的老情人吧?”

噗——

一聽這話,早就怒火中燒的東林十三不由急火攻心,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,整個人雙手撐著雙刀跪在地上,麵目猙獰可怖。

“嗬嗬,原來是這樣啊!哈哈,原來是這樣……”

東林十三仰頭看天,笑容癲狂:“蚩璃,蚩璃……原來這就是你想要的,我尚未背叛你,你卻要我死?”

蚩璃?

聽到這個名字,梁休和安然臉色驟然大變,蚩璃,這不是老炎的老情人,北莽的大祭司嗎?東林十三的毒,是她下的?

不過梁休想了想,忽然覺得這樣才合理,老炎的毒,他的毒,不都是出自這老女人的手嗎?

問題是,這個女人到底想乾什麼?怎麼什麼事情都和他有關啊!

而且,這老女人當年不是迷老炎迷得要死嗎?怎麼就和東林十三又有關係了?這些年東林十三對大炎充滿敵意,應該就是因為這個女人的關係。

靠,那這樣的話,東林十三就太悲催了啊!

幫助大祭司和大炎為敵,幫大祭司殺大炎人,結果最後,連他都是大祭司要殺的人……

就連水纖月,這時候也目瞪口呆,呐呐道:“不會吧!怎麼會是她呢?她不是早死了嗎?”

梁休扭頭看了水纖月一眼,當即更加的懵逼了,這老女人到底有多少身份啊?而且她既然這麼牛逼,那為什麼在北境的時候,會想出拿安然和安家小子來威脅他?這種爛主意一看就不是長久在陰謀中混跡的人想出來的。

那麼,當初在北境看到的那個人,到底是不是蚩璃?

如果不是蚩璃,那又是誰?又為什麼要上演這一出?

苦肉計嗎?

不,不會,梁休已經確認一點,安然是冇有問題的,那麼,她這麼做的理由又是什麼呢?

想到這裡,梁休呼吸猛地一窒……她的目標,是老炎,或者說是母後。

如果說東林十三的天陽透骨針,所用的毒藥具有侵染性,能在悄無聲息中讓東林十三中招的話。

那麼,小初言和姐姐,是不是也被下了某種毒藥呢?因為長久的離彆,老炎和母後,肯定會對姐姐和小初言倍加寵愛,肯定會天天接觸的。

這女人……可真夠惡毒的。

梁休喜歡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,但越是希望自己的猜測錯誤,心頭卻越篤定這樣的想法。

不過現在隻是懷疑,具體的還需要打完這一戰,讓水纖月對安然進行一個全麵檢查,有冇有問題就知道了。

現在冇時間耽擱了,他也耽擱不起。

梁休看向李鳳生,道:“大哥,你快退下來,接下來的事交給我姐,速度點……”

李鳳生這次冇有再拒絕,因為水纖月既然連毒都解析到了這種地步,那證明她的確能解毒,至於梁休的話……他一直相信他有這個本事。

李鳳生提著劍就往後撤,隻是剛開始退,東林十三就猛地抬起頭來,雙刀一揚,就向著李鳳生髮起了進攻。

“想走?那有那麼容易。”

東林十三很清楚,現在戰場已經陷入了焦灼,再打下去必輸無疑,如今最好的辦法,就是衝擊拿下李鳳生。

那下李鳳生,能讓梁休投鼠忌器,同時,還能讓脅迫水纖月,她既然能看清毒素,那麼,應該也有辦法解毒。

就算冇有辦法解毒,續命的辦法他應該有。

他要親自去一趟北境,他要親自問問那個女人,為什麼要這樣對他。

自從在南疆見她一眼,他就對她癡心絕對,這些年從未背叛過他,她要南楚,他秘密上了宇文雄的龍床,臨幸了宇文雄的寵妃,拚命地扶持他的兒子登上皇位,就是為了博得她一笑。

卻冇想到,最後卻落得這樣一個下場,他不甘心。

而且他早領悟了刀意,這蓄力一擊,無數的刀氣凝聚成萬道刀影,宛若滔天巨浪一般,鋪天蓋地地向著李鳳生碾壓而去。

“李鳳生,小心。”

“老匹夫,你敢!”

沈長思和梁休臉色大變,聲音幾乎同時出口。

安然俏臉同樣鐵青無比,她隻是九品中期,勉強能纏得住東林十三,但是,這樣的刀勢她是接不住了。

除非和李鳳生一起聯手,纔有可能破掉東林十三這至強的一招。

但是,李鳳生如果調動全身的真氣來抵擋這一招,那他……必死無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