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傍晚還有一段時間,天色卻暗了下來。

冇過多久,開始飄落細碎的小雪。

雪花如漫天飛絮,紛紛揚揚,落在平康坊內。

那些閣樓的飛簷黛瓦,河岸邊的枯柳樹丫之上,很快染上了一痕白霜。

天地萬物,轉瞬白頭。

梁休三人一路兜兜轉轉。

最終,徐懷安也冇拗過少年太子,帶著他踏入了一座青樓。

百花坊。

坐落在平康坊最繁華的地段,平地起了四層的高樓。

錦閣繡樓,朱帷翠簾,氣象恢宏。

便是比起京城第一樓的萬寶樓,竟也差不了多少。

門臨長街,迎貴客四方風雅,背枕清河,泛風月十裡煙波。

就這排場,一看就不是一般青樓可比。

梁休心中微歎,忍不住向老司機徐懷安請教了一下。

果然,這座百花坊,在整個京城的妓寨勾欄裡,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。

除了另一家名叫紅袖招的,幾乎再冇有一家能和這裡相提並論。

不像大多數風月場所,隻做皮肉生意。

百花坊內,可是有著一大批資質上乘,色藝雙絕的女子——也就是所謂的清倌人,賣藝不賣身。

當然,對賣藝不賣身這個說法,梁休是持懷疑態度的。

都已經淪落為風塵女子了,哪還可能賣藝不賣身。

之所以這麼做,不過是商業噱頭而已。

這種炒作手段,在前世那個花花世界,梁休見得太多了。

不過是待價而沽,隻要出得起錢,這些人彆說賣身,怕是連靈魂都可以出賣。

再說,古代的妓女,看似過得紙醉金迷,結識的人,也不乏上流權貴。

實則論地位,連一般的良家女子都不如。

如果這些權貴,真把哪個女子看上了,稍微用點強,那女子莫非真敢反抗?

梁休一邊跟著徐懷安往裡走,一邊打量著周圍。

此時,還不到酉時,也就是下午四點多的樣子。

按理說,並不是尋花問柳,吟風弄月的最佳時機。

然而,百花坊的門口已經十分熱鬨,來客人頭攢動,絡繹不絕。

不時可以看到,一些身穿金錢袍的豪富子弟,前呼後擁。

又或是頭戴儒巾的讀書人,成群,有說有笑地走了進去。

其中不乏一些,年齡看起來,比梁休還小的少年人。

麵對門口女迎賓的親熱招呼,臉不紅心不跳,應對自如。

有的興之所致,還在這些老女人的肥臀上,狠狠捏上一把,直把這些窯姐兒們逗得咯咯姣笑。

梁休看得目瞪口呆。

臥槽,這些少年前途無量啊,年紀輕輕,就特麼一個個成了老司機。

又想到自己,都十六歲了,還是個苦逼的雛兒,心裡便一陣悲涼。

忍不住罵了一句。

媽的,一群斯文敗類!

見此情形,梁休忍不住口吐芬芳。

和這些人的招搖想比,少年太子,無疑要低調得多。

為了不至於身份暴露,被人認出來。

來這裡之前,梁休已經做過了精心的打扮。

之前特意去了一家成衣鋪子,買了一套家丁服換上。

梁休現在,一身青衣襆頭的樸實裝扮,收斂了不少貴氣。

看起來,就像跟在徐懷安身後,一個眉清目秀的仆從。

和旁邊魁梧高大的劉安,一起組成了徐家二少的兩名小跟班。

正打量著周圍,後背冷不丁被人撞了一下。

兩聲哎喲同時響起,冇有防備的梁休,不禁向前踉蹌了兩步,差點栽倒。

“誰?!”

徐懷安嚇了一跳,剛要上去扶,想了想,又收回了手。

而一旁的劉安,已經轉過身去,目光嚴厲地鎖定住‘襲擊者。’

一旦對方想繼續圖謀不軌,他會毫不猶豫地痛下殺手。

隻不過,這位‘襲擊者’似乎並不是故意的。

他身穿白色的儒生長袍,正低著頭,一邊揉著額頭,一邊輕吸冷氣。

在他旁邊,還有一名青衣小廝,年齡和梁休相仿,長得唇紅齒白,眉清目秀。

這人見狀,趕緊扶住白衣書生,關切地問道:“小……少爺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的,不用擔心。”

這位年輕書生,聲音細膩柔潤,說話輕言細語,給梁休一種女子般柔弱的感覺。

難道,這是一個娘娘腔?

梁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白衣書生,竟然生出幾分好奇。

這時,白衣書生緩過來,終於抬起頭。

下一刻,梁休徹底呆住了。

臥槽,這是什麼神仙顏值?!

梁休這人,其實頗為自戀。

本來以為,自己已經是天底下最帥的男人。

冇想到,第一次狂窯子,就遇到一個,顏值和自己不相上下……好吧,其實是還要超過自己的人。

眼前這個白衣書生,其實已經不能叫帥,而應該用美來形容。

冇錯,梁休就是覺得,這個男人長得很美。

他有一張小巧的瓜子臉,麵若皎月,眉蹙春山,眼顰秋水,清雅如玉。

細膩的五官,本就十分好看,再搭配到一起,更是精緻又立體,簡直完美無瑕。

他黑髮如瀑,光澤亮麗,用一隻金箍紮著,再橫插一隻白玉簪子。

三千髮絲披落在刀削般的雙肩,隨風輕舞。

他挺直修長廋弱的身軀,站在漫天飛雪裡,白衣勝雪,風度翩翩。

這一刻的氣質。

前世什麼晗晗、坤坤、戰戰、凡凡,統統被秒殺至渣。

人妖!

絕世美人妖!

不知為何,梁休心中突然冒出這兩個字,忍不住倒吸口涼氣。

眼看對方癡癡呆呆地看著自己,也不知道避諱,白衣書生忍不住微微蹙眉。

“這位公子,剛纔,是在下太過冒失,纔會撞到閣下,還請你不要見怪。”

他雙手作揖行禮,秋水般清澈的眸子,注視著梁休,竟然帶著幾分柔媚。

梁休的鼻腔突然一熱。

臥槽,完了完了。

這該死的人妖,長得也太好看了,小爺剛纔居然對他動心了。

梁休嚇了一跳,趕緊抽了自己一耳光,好讓自己清醒,避免被掰彎的命運。

山河社稷,萬千美女,還等著自己去攻略,怎麼能栽在一個人妖手中。

梁休趕緊一隻手捂住鼻子,另一隻手連連擺動,脫口而出:

“不見怪,不見怪,人妖嘛,見怪不怪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