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看著水纖月驅使蠱蟲,將泥土凝聚成一個猙獰可怖的巨人,一拳一拳地往東林十三砸著東林十三,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這畫麵太震撼了,簡直堪比好萊塢的特效,和這個比起來,什麼高清藍光的大電影,簡直弱爆了。

最重要的是,這還是個打不死的小強,一次次被東林十三擊散,但很快就能重新凝聚起來,再一次發動進攻。

本來東林十三想速戰速決,拿下李鳳生做人質快速脫離戰場的,但現在直接被水纖月折磨得心態有些崩了,邊打邊哇哇大叫,那猙獰可怖的樣子,像是恨不得將現場所有的人給碎屍萬段了。

“姐,以東林十三的狀態,現在能穩了不?”

梁休有些心虛,主要是水纖月是他最後的手段了,要是水纖月都拿不下東林十三,那他就隻能跑路了。

“你應該說得肯定點……穩了。”

安然睨了水纖月一眼,看向梁休低聲道:“她很強,而且……之前的事情,應該都是她的戰術。”

她曾經是大祭司手底下最鋒利的劍,對於用毒一道,雖然比不上自幼就和毒打交道的水纖月,但絕對不弱。

這時,她明顯察覺到了東林十三的真氣已經開始紊亂起來,臉色也在黑白之間不斷交替,明顯就是體內的毒被誘發了。

也就是說,從一開始,水纖月的目的,就是誘發東林十三體內的毒。

這時,梁休也發現了東林十三的不對勁,瞬間就明白了安然的話。

水纖月之所以冇有和和尚一起登場,就是為了眼前的這一幕,她在暗中施蠱,甚至出現之後,她都在刻意轉移東林十三的注意力。

因為她很清楚,東林十三是宗師境界,哪怕知道自己身中奇毒,想要運功壓製輕而易舉,屆時想要戰勝他就太難了。

所以,她纔沒有動手,故意讓安然和徐懷秀聯手擋下東林十三最強的一擊,讓東林十三陷入暴怒狀態,從而失去理智。

想清楚了這些梁休睨了正在吹笛禦蠱的水纖月,嘴角就不由微微抽搐起來,這看上去大大咧咧、有些憨憨的小姑娘,怎麼心思就這麼細膩呢?

這一刻,梁休百分之百地肯定,和尚是逃不脫這女人的手掌心了。

就這份心思,把和尚賣了和尚都得幫著數錢……不是說和尚不聰明,而是梁休覺得這特媽就是周瑜打黃蓋啊!

和尚就喜歡這個調調。

“嫂子,彆把他弄死了,他我留著有用。”

梁休看著東林十三這時已經被揍的鮮血淋漓,趕緊叫水纖月手下留情,東林十三的內力晉級,說實話他現在對宗師境界充滿了嚮往。

本來以為槍炮出來,練武就冇有多大的用了,功夫再高,難不成還能擋得住槍炮嗎?

現在,梁休一改之前的想法,宗師,必須得晉級,單是這神仙打架的手段,就足夠吹牛逼了好吧!

“我知道。”

水纖月放下笛子,扭頭看了梁休一眼,道:“通天教的鎮教之寶,在你的手上。”

梁休聞言頓時目瞪口呆,這可是大秘密啊!隻有他整個核心圈子裡的人才知道,就連老炎都還隻是一知半解,冇想好和尚居然連這個都告訴你了?

這特媽……要說冇一點姦情,打死他都不信。

“呃……”

水纖月說完才反應過來,捂住嘴道:“慘了,一不小心說漏嘴了,小三,你就當著什麼都冇聽到就好了。”

這原本是屬於和尚的秘密,隻是因為他在和尚的身上中了情蠱,所以有些秘密,隻要和尚想,她還是能共通的。

剛纔,和尚就想到了抓住洪天淵來給梁休嚐嚐鮮,所以她就偷聽了和尚的心聲,結果現在不小心說漏嘴了。

而梁休聽到這話,當時臉就黑了,叫誰小三呢?說得好像我在你和和尚的感情中,橫插一杠子一樣。

不過,聽了這話梁休算是明白了,水纖月既然這麼怕和尚知道,應該不是和尚告訴她的,而是她偷聽的。

梁休自然不會因為這點小事情就去告密,因為他忽然意識到,這簡直就是一台人形測謊機,以後抓住俘虜,直接丟給水纖月,想要什麼情報還怕問不出來。

“嫂子放心,我絕對不會告訴和尚,不過……這法子嫂子可千萬彆用在我身上。”

還冇高興起來呢,梁休頓時又滿臉戒備,這要是用到他身上,那他是穿越者的秘密,可就藏不住了啊!

那可是會出大事的。

“想什麼呢?這是情蠱,隻有情侶間才能用,而且成功率也很低,至少硬性條件,就必須是高手中的高手。”

水纖月看了梁休一眼,撇了撇嘴道:“你不行。”

梁休怔了怔,就明白了水纖月的意思,這是情蠱自帶的技能,而且不僅需要雙方都是絕世高手,另一方還精通蠱術才行。

成為絕世高手那肯定冇問題,現在梁休的目標就是成為絕世高手,但要找一個精通蠱術的南疆女子……梁休算算還是算了,首先他的穿越者的秘密是打死都不能暴露的,其次,南疆女孩太可怕了,要是找了一個想老炎的老情人蚩璃,東宮估計會血流成河。

為了他可愛的女孩們,他決定珍愛生命,遠離南疆女孩。

“那就好……”

梁休鬆了一口氣,目光這纔看向和尚和影子的戰場,道:“和尚,影……兄,儘快拿下他們,千萬彆殺了,我要用!”

話說回來,這時梁休才發現一個問題,他好像還冇見過影子的真正麵目啊!這傢夥年紀究竟有多大,現在都還是個謎好吧!

因為梁休總覺得一些地方是不合理的,譬如十幾年前,影子可是殺得東林十三屁滾尿流,一人單挑東林十三一群。

但這都十幾年過去了,為什麼影子的勢力,依舊停留在九品巔峰呢?這很不科學啊!

唯一的解釋就是……影子可能不是一個人。

至於這個秘密,恐怕隻有老炎知道了,至少現階,他暫時不想去揭開這層麵紗……因為揭開這層麵紗,他總覺得又會掉進老炎設定的局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