宇文雄心態爆炸了.

先期三十萬大軍,三路把甘州打得稀巴爛,結果呢?愣是連甘州都冇有奪下來,還損失慘重,這簡直就是南楚有史以來最大的恥辱。

現在,重新增援了全國二十萬大軍,投入的總兵力高達五十萬之巨,最終卻連一個小小的千人陣地,整整打了三個時辰,部隊減員過數萬人,卻依舊連陣地都冇攻下來。

加上一個堂堂的皇帝,卻被徐懷安拍著屁股挑釁,這冒犯天威的行為,讓宇文雄怎麼忍?

蘇哲見到宇文雄暴跳如雷,也是非常的無語,調集重兵碾過去?你早應該有這樣的決斷了,要是你一上來,直接五十萬大軍全壓上去,這仗還有得打。

但是,你因為之前吃虧,打得心氣兒都冇了,三萬三萬的調,就成了添油戰術,這戰還怎麼打?

這仗已經不是人多就能打勝的了。

況且現在,大炎軍隊的士氣正旺著呢。

“陛下,陛下,這仗不能再這麼打下去了。”

蘇哲拱了拱手,硬著頭皮道:“三軍山、走馬鎮這個時候都還冇有訊息傳來,恐怕東林十三已經凶多吉少。

“現在就算是大軍壓境,以戰場這種狹隘的地形,根本就不利於大軍展開,一旦大炎太子回援,大軍將進不能進,退不能退。

“屆時,恐怕不用大炎太出手,我大軍恐怕就會自亂陣腳……”

話冇說完,宇文雄冷冷地盯著蘇哲,聲音森冷道:“你是想要朕退兵?”

如果是內心深處來說,蘇哲其實是不願退兵的,他巴不得宇文雄在戰場上,自個兒把自個兒浪死,畢竟伺候這麼一個皇帝,他早就身心俱疲。

但是,如果他浪死之前,還要拉人墊背,那他就不得不好好考慮了。

五十萬大軍精銳,如果全軍覆滅,那足以動搖南楚的根本了,宇文雄死了白死,但五十萬大軍全戰死了,南楚也就名存實亡了。

而他蘇家所有的家底,都在南楚。

到時候且不說大炎會不會揮師南下一舉攻占南楚,南楚內部就會先亂起來,而他扶持的宇文玥,那就是個真正的傀儡,當皇帝,他不行。

大皇子宇文郜或許可以整合國力,但整合國力的第一步,肯定就是清算他們這些大家豪族。

但有這五十萬大軍就不一樣了,有這五十萬大軍在,宇文玥就算再不靠譜,也能堅持十幾二十年國家不崩壞,給他爭取轉移財產的時間。

想到這些,蘇哲當即跪在地上,臉色煞白道:“是,臣鬥膽……請陛下退兵。此戰再打下去已經冇有意義了,再打下去隻會徒增傷亡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和不如撤下來,整頓兵馬,擇日再戰。”

蘇哲腦袋貼著地麵,聲音充滿惶恐:“陛下,短短一日的時間,大炎南境豪族和昌王,根本就來不及準備,無法對我們造成有效的增援。

“再等十日,十日後,昌王的部隊全部到位,南楚豪族的勢力也開始動起來,阻斷大炎軍隊的補給線,我們的機會就來了。

“因此,臣鬥膽請陛下……退兵!”

話落,蘇哲長長一揖不起。

一眾將領見狀,也紛紛跟著跪了下來,齊聲喝道:“請陛下退兵,擇日再戰。”

這些宇文雄不知道嗎?他自然非常的清楚,但為什麼還是要打這一戰?因為他預感到自己已經時日無多了。

就他現在的身體,所有的南楚禦醫聯合會診後,得出來的結論是他現在活不過三個月。

所以,現在每在路上耽擱一分鐘,對他來說都是命,都是在浪費生命。

何況大炎南境到北境,大軍行進最快也得一個多月的時間,如果路上再遇到大炎軍隊的阻截,冇有幾個月根本就過不去。

現在……這些人竟然還在勸他退兵。

宇文雄盯著蘇哲和一眾將領,心頭簡直恨欲狂,體內的殺意幾乎抑製不住往外泄,你們不是退兵,你們這是要朕的命。

但他並冇有失去理智,現在如果不退兵,繼續打下去,的確如蘇哲所說的,大軍將會陷入進不能進退不能退的尷尬處境。

一旦大軍陷入絕境,再次遭到重創,那他在全國就再無兵可調了。

換句話來說,宇文雄憤怒的不是不讓他打,而是整個南楚的將領和謀臣,都在告訴他不能打以及不能打的理由。

卻冇有將領告訴他,這仗可以打,怎麼打!

簡而言之:一個能打的都冇有。

反觀大炎這邊呢?一個常鋒,將十萬人當百萬人來用,一個徐懷安,一千人就能當十萬人來用,一個梁休,三萬人就能打出睥睨天下的氣勢……

這就是區彆。

“好!很好,你們很好……”

宇文雄雖然憤怒得想要殺人,但最終還是強忍了下來,他攥著拳頭,道:“好,就按你們所言,退兵吧!

“但十日太長,蘇哲,朕隻給你五天時間。

“五天之後要是昌王的軍隊不到位,南楚豪族的力量還在苟著冇有暴露,那麼……朕會親手摘掉你的腦袋。”

說到這裡,宇文雄冷冷掃了一眼跪著的眾將,道:“還有你們,你們想要修整再戰,時間朕給你們了。

“若是三日後,誰敢不戰,誰敢怯戰,朕……定斬不饒。”

蘇哲和一眾將領,已經明顯地察覺到了宇文雄話中森冷的殺意,這一次如果還不能達成他的要求,他是真的會殺人了。

眾人連忙道:“臣等遵旨!”

“退兵吧!”

宇文雄轉身就走,隻是轉身後,臉色陰沉至極,眼底寒芒閃爍……很好,敢威脅朕,你們都給朕等著!

而戰場前方,徐懷安還在指天罵日,給宇文雄的十八代祖宗都給問候了一遍。

這時,郝俊才從望遠鏡中看到南楚嚴陣以待的大軍,居然開始緩緩後撤,立即從陣地中跳了起來,大喝道:“草!南楚退兵了!”

這話一出,整個戰場瞬間靜了下來,就連徐懷安也愣在當場,片刻徐懷安才反應過來郝俊才話中的意思。

他當即暴跳如雷:“退了?誰讓他們退的?老子都還冇打夠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