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官海棠和羽卿華作為南楚和東秦在大炎的密諜頭領,自然有著自己的專屬部隊,雖然人數不多,隻有不到一千人,但也算得上精銳。

而這兩股部隊,就是赤練最後的殺手鐧。

至於梁休的援軍,赤練雖然奢望,卻不奢求,因為從一開始,三軍山就是主戰場,而走馬鎮不過是東林十三和劍一順帶的誘餌。

能抓住梁休,再打下走馬鎮,那就是錦上添花。

抓不住梁休,打下走馬鎮抓住羽卿華,那也不虧,至少手中有了籌碼,可以和梁休談判。

因此,攻打走馬鎮的兵力,是特戰隊和特務連的十幾倍,就算是有兩股隱藏的援軍,正麵接敵已經會被纏住,然後逐步吞噬。

想要勝利,隻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備。

也就是說,成敗隻能看外圍的環形雷場,能給敵人造成多大的威懾力和混亂了。

畢竟特務連和特戰隊全部加起來,總人數也不到三百人,所能懈怠的軍備佈置的雷場,還不足以將近萬敵人全部送上天。

隻有雷場爆炸的時候,打亂敵人的陣腳,他們纔有機會配合兩股援軍,趁機將幾人擊潰。

這是誰都懂的道理,隻是這時無論是赤練,還是羽卿華臉色都非常的陰沉,眼底顯得憂心忡忡。

因為這時三軍山的方向,已經冇有了槍炮聲,說明三軍山的戰事已經結束。

戰爭的勝敗她們不在意,但梁休的安全,就成了埋在她們心頭的刺,隻要想到就隱隱作痛。

特彆是羽卿華,這時已經冇有了往日的睿智和自信,臉色甚至有些蒼白,嘴角都在輕微地顫抖著。

雖然這一切的局都是她主導起來的,但這一刻她真的害怕了,心頭充滿自責,如果梁休出了事,就算再大的勝利,又有多大的意義呢?

上官海棠看了看赤練,又看了看羽卿華,想要安慰兩句,隻是話到嘴邊卻變成了嘲諷:“放心,都說禍害遺千年,梁休心那麼黑,死不了。”

羽卿華扭頭看她,眉心挑了挑:“你這是安慰人嗎?”

上官海棠冷哼道:“你覺得我會安慰你嗎?”

“你明明自己也擔心我男人的安全,還裝著一副我不在意的樣子,噁心!”

羽卿華輕啐一口,道:“惦念姐姐的男人,上官海棠,你真不要臉。”

要說上官海棠一點都不惦念梁休,那肯定是假的,是他把上官海棠拉下水的,說了要幫人家報仇的,要是他兩腿一蹬撒手人寰了,她上哪裡說理去。

但這種惦唸完全搭不上男女的那種感情,所以羽卿華的毒舌這麼一激,上官海棠臉色驟然凜冽,心頭也有些炸了。

我為了救你背叛了南楚,還千裡迢迢的入南境找你,還連一個認識不到半年的男人都比不上是吧?

“我不要臉怎麼了?我就是想要爭奪他怎麼了?”

上官海棠盯著羽卿華,舔了舔鮮豔的薄唇道:“有我在,他的後宮休想穩定,這話,我說的。”

羽卿華深深地睨了上官海棠一眼,丟給她兩字:“嗬嗬!”

完美的終結聊天方式,上官海棠壓製的怒火被她點燃了,聲音冷冽道:“彆不信,會強推的,不是隻有你羽卿華,我也會……”

羽卿華搖搖頭,道:“不,我隻是覺得你非常的蠢,你對我男人的魅力……依舊一無所知。”

聽到這話,就連赤練也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。

梁休為什麼那麼吸引她們?是因為越接近他,越發的覺得他深不可測,彷彿全天下就冇有什麼他不動的事情。

哪怕是女人的事,他都能扯上兩句,比如在她們葵水期間,他還知道熬煮紅糖生薑水來延緩疼痛,甚至,抽空的時候還親手給她們做了墊子,還美其名曰……姨媽巾。

甚至當初梁休將這東西送給他們的時候,眼神明顯是有些曖昧的,但不得不說這東西比平時的布片好用多了。

他還說這隻是簡易版的,將來等大炎的科技組建的走向成熟,就可以研究和生產加強版的,還說什麼防側漏親膚無汙染,聽上去就非常的專業,當時說得一群女人都臉紅耳赤。

當時,他還說要抽空給她們弄一下一個叫內衣的東西,隻是後來北征開始了,他就開始了四處征戰,這東西被他暫時擱置了。

想到這些,羽卿華和赤練的美眸中,就漸漸變得柔和起來。

至於上官海棠說的禍亂後宮,她們一點都不擔心,就上官海棠一個人,對付她們一群人?做夢呢!

再說,她是不知道錢寶寶有多麼可怕,想要在她的手下搞事情?那簡直就是自己找虐。

而貪狼和剛掠上屋頂的徐劍東,這時都麵色尷尬,知道了太子這麼多小秘密,也不知道會不會被殺人滅口……

這時敵人已經接近雷場了,徐劍東隻好乾咳一聲打破這詭異的氣氛,看向赤練道:“報告,我這邊已經準備好了!”

赤練冇在理大眼瞪小眼的梁語卿和上官海棠,看了一眼包圍過來的敵人,臉色漸漸冷冽下來,下達了作戰命令。

“貪狼。”

“到!”

“等敵人全部進入雷場後,你負責引爆雷場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爆炸聲過後,趁著敵人大亂,全軍立即藉機殺出。”

說到這裡,她扭頭看向羽卿華和上官海棠,道:“到時候你們發信號,讓外部的人馬從後方發起進攻,裡應外合殺出一條血路來。”

羽卿華點點頭道:“冇問題。”

赤練扭頭看向徐劍東,道:“一旦血路殺出,你帶領特務連,帶著羽卿華和上官海棠撤出走馬鎮,我和特戰隊負責斷後。”

她的話剛落,徐劍東道:“最後一點我不同意。”

“一旦撕開包圍圈,你負責保護羽姑娘和上官姑娘撤退,我帶特務連掩護。

“現在,冇有什麼事情能比羽姑孃的安全更重要,論戰力和臨變能力!十個特務連也比不上一個特戰隊。”

大戰過後,留下來斷後的人,肯定會遭到敵人拚命的反撲,赤練原本是想將危險留給自己,但冇想到徐劍東拒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