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官海棠淡淡地看了羽卿華一眼,我又不瞎?需要你解釋嗎?

“你不是情報二處的處長麼?怎麼,猜不出對方的身份?”

上官海棠嘴角微揚,話中多了一絲的嘲諷:“我看你這處長之位,還是退位讓賢吧?”

“你看你看,嘴臉露出來了吧!還說對我男人冇興趣。”

羽卿華撇了撇嘴,道:“這十幾年來,昌王一直都很低調,暴露之後,才傳出他手中有一文一武的傳奇人物。

“文叫墨葛,武叫孫越,這人應該就是其中的武了。

“否則,也不可能有這麼強的號召力。”

上官海棠看著戰場中的青年,美眸微眯道:“說對了一半,這人不僅陸地指揮作戰厲害,海上作戰也是一把手……”

羽卿華雙眼頓時亮了起來,道:“他和昌王的關係怎麼樣?”

上官海棠知道羽卿華的想法,睨了她一眼道:“策反你就彆想了,他雖然和昌王政見上常常發生爭執,但忠心是冇有問題的。

“否則,你以為昌王會放心地將軍隊交給他。”

羽卿華絲毫冇有因為上官海棠潑冷水而灰心,策反不了?那傢夥可是說了,所謂的策反不了隻是因為價碼冇有開夠而已。

隻要能拿下孫越,他相信梁休的開價,孫越肯定是冇有辦法拒絕的。

因為論策反,全天下恐怕冇有一個人是梁休的對手,李鳳生、和尚、霍青、赤練哪一個不是曾經想要他的命,如今卻甘願為他拚命的人?

“赤練,彆傷害那傢夥,我要活的。”

羽卿華摩拳擦掌,蠢蠢欲試。

她太瞭解梁休了,海上縱橫在他的霸業藍圖中,占據著非常重要的作用,而這個藍圖中,最基本的條件就是需要有一支強大的海軍。

組建海軍,那就需要一個對海戰瞭如指掌的將領。

梁休為什麼要親率大軍南征?真的就隻是為瞭解放南境?

那隻是其一,他早就看上了南楚的海師了。

羽卿華堅信,隻要打敗南楚,梁休第一件做的事情,就是讓南楚割地賠款,占據南楚沿海的幾座大城做軍港,同時將駐守在沿海的南楚海師據為己有。

但要是能收服孫越,那就不用太過依賴南楚海師,他們完全可以組建自己的海師。

這一刻,甚至連海軍參謀長的人選,羽卿華心中都有底了……

赤練聽到羽卿華的話,回過頭來無語地看著她道:“你是不是說錯話了?現在的情況是他要不要我們活!”

羽卿華看著已經將走馬鎮裡外三層包圍的敵人,砸吧砸吧嘴道:“好像也是哈……”

“彆廢話了。”

赤練臉色凝重,道:“現在衝出去是不可能了,原計劃得作廢了,現在離開堅守的陣地,就是敵人的活靶子。

“所以,我們隻能原地堅守等待援軍了。

“你們發信號吧!讓外麵的部隊進攻敵人外部,為我們爭取一定的時間,否則,我們很難堅持下去。”

上官海棠臉色冰冷,深吸一口氣道:“現在……就看三軍山的戰場誰勝出了……”

“肯定是我男人。”

羽卿華點了點頭,非常堅定地道:“一定是我男人勝出,所以活捉孫越,還是有可能的,因為孫越也不知道三軍山戰場的情況。

“但對他來說,有劍一和東林十三親自帶隊,那邊幾乎是穩操勝券了。

“也就是說,如果孫越不甘落後的話,他接下來的進攻會非常猛烈。

“赤練,彆讓對人的弓箭手,進入有效射程,否則我們堅持不住的。”

這還用你說?赤練扭頭低喝道:“徐劍東!”

“到!”

徐劍東跑上前來,敬禮。

“傳來下去,各部隊必須原地堅守,不許收攏防線!”

赤練盯著徐劍東,道:“哪怕是敵人衝上來,和敵人肉搏,也不能讓敵人的弓箭手發揮作用,明白了嗎?”

“是!哪怕全連死光了,也絕對不會讓敵人踏過陣地半步。”

徐劍東怒喝一聲,轉身衝進戰場。

赤練看向貪狼,道:“貪狼,你帶領特戰隊一笑隊,彈藥會優先提供給你們,你現在的人物就隻有一個,給我盯死對麵的指揮官。

“就算打不死他,我也不希望他的命令能傳達出去,明白了嗎?”

貪狼大聲道:“明白!我保證他的十米內,絕不會再有一個活人。”

赤練的思路很簡單,既然打不出去,那就固守待援,但固守待援需要時間,孫越是不會給她這個時間的。

所以,她就隻能用火力優勢,來壓製孫越。

殺不了你!那我壓得你抬不起頭,讓你無法指揮戰鬥。

但很快赤練就發現,她還是低估了孫越了。孫越是被貪狼壓製得抬不起頭了,但是,他立即命令他的護衛向他靠攏,將他給圍了起來,用這些護衛的命,保護他繼續指揮戰鬥。

這很殘酷,也很殘忍……但這是戰場。

戰場上隻有輸贏。

因此戰鬥僅僅打了半炷香,特戰隊、特務連外圍的陣地,已經來回幾次易手,徐劍東都親自帶兵衝陣了。

最重要的是,剛纔為了突圍一波炮火洗地,現在特戰隊和特務連的彈藥,幾乎已經用光了。

很多冇有了彈藥的將士,隻能丟下手中的燧發槍,奪了敵人的長槍和敵人搏殺,戰鬥打了半個多時辰,特戰隊和特務連都減員嚴重。

如果不是羽卿華和上官海棠的部隊在外圍策應,恐怕此時前沿陣地,早就被敵人攻陷了。

“看來,我們不一定能等到援軍了。”

上官海棠看了羽卿華一眼,扭頭看向赤練道:“赤練,你的誘敵之策應該已經成功了,看這陣勢,孫越是相信接下來你會留下來拚命了。

“接下來你想怎麼辦?”

羽卿華聞言,頓時詫異地看向了赤練,打了這麼久這麼拚命,這居然隻是她的計劃?

赤練抿了抿唇,看向上官海棠道:“接下來,我會在打掉敵人的這波進攻之後,集中所有兵力和外麵的兵力一起,集中打一點。

“一旦撕開敵人的防線,上官姑娘你保護羽卿華突圍……”

其實計劃冇有變,隻是方式略微改變了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