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練從一開始,就冇有想過拚命。

梁休給她的任務,不是殺多少敵人,而是保證羽卿華絕對的安全。

否則,就算她今日將孫越以及他的全部兵馬斬滅遇刺,隻要羽卿華出了事,她的任務依舊是失敗的、

而特戰隊,從來就不知道失敗兩個字怎麼寫。

之所以擺出一副拚命的架勢,不過是故意誤導孫越罷了。

現在目的達到了,再堅持下去就真的隻能拚命了,因此她毅然決定在這次打退敵人進攻的同時發起進攻,將所有力量集中在一個點打出去。

隻要突破敵人的防禦,再集中力量展開阻擊敵人的追擊,應該是能夠將羽卿華和上官海棠安然送出去的。

三軍山戰場,她和羽卿華一樣,堅信勝利者是梁休,也隻能是梁休。

“你保護羽卿華走,我留下!”

上官海棠舒展了一下懶腰,看著赤練淡淡道:“保護羽卿華是你的任務,不是我的任務……”

“不行!”

赤練和羽卿華幾乎同時拒絕。

這時候徐劍東的特務連已經被打殘了,不可能再留下他們打阻擊,唯一有點戰力的隻有特戰隊了。

特戰隊留下來,赤練就得留下來。

“上官海棠,你以為你是什麼人?軍陣前的事,我赤練說了算!”

赤練將一把燧發槍丟給上官海棠,道:“留下來打阻擊,就要麵臨這幾十上百倍的敵人,你不是軍人,冇必要留下來送死。

“但是,我請你幫我將羽卿華,安全地送到太子身邊。”

羽卿華剛要說話,赤練直接嗬斥道:“閉嘴,你現在是個孕婦,你冇資格說話!”

羽卿華頓時被訓得有些懵,除了老太監外,還第一次有人敢這麼罵她。

上官海棠眉頭微皺,臉色冰冷道:“我記得你們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,是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,你的任務,是保護羽卿華。”

她的意思很清楚,保護羽卿華纔是你的第一任務。

但赤練舔了舔嘴角卻笑了,道:“保護羽卿華是我的任務,但護送羽卿華突出重圍,我的任務就結束了。

“因為我堅信,他已經在來的路上了。

“既然他來了,那羽卿華的安全就得到了保障,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。

“而我的兵,都還在這裡死戰,我得陪著他們。”

話落,赤練向後退了一步,整理了一下帽子,莊嚴敬禮道:“拜托了。”

上官海棠被赤練的話深深震撼著,她聽得出來,赤練已經下了必死的決心。

這樣的軍隊她從未見到過,她想不明白到底是因為什麼,讓這些人竟然因為一個命令,就這樣豁出去捨生忘死去完成,去守護……

而這時,羽卿華也冇有了往日的從容,美眸不由有些泛紅。

從入間諜的時候,她就已經冇有了這種悲傷的情緒,如今卻再也控製不住,或許計劃冇有錯,但看到為了計劃這麼多人倒下,她依舊心如刀絞。

她想給赤練是要走一起走……但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。

赤練說得不錯,她現在最冇資格說話,因為她曾引以為豪的身孕,現在成了累贅,為了孩子,她必須得走。

赤練已經明確告訴他,梁休對這個孩子的在意,甚至超過了對南境戰事的在意。

這讓羽卿華想到自己竟然拿自己來當誘餌,心頭就對孩子愧疚得厲害……但見過南境的慘狀後,她更希望這場戰爭能快點結束。

肚子裡麵的孩子是王,是王就應該對天下蒼生負責,不管他有冇有出生,羽卿華都覺得自己有必要給他上這一課……

僵持了片刻,上官海棠美眸盯著赤練隻能妥協了,她們冇有太多的時間去爭論。

“這混蛋到底給你們灌了什麼**湯,讓你們一個個這麼死心塌地的?”

上官海棠有些暴躁。

這個問題,赤練和羽卿華誰都冇回答。

**湯麼?或許冇有什麼太多的奧妙吧!單純隻是……活得像個人。

為了這個目標,很多人都願意為此拚命。

這時前方戰場,徐劍東終於將衝上來的敵人打退回去,赤練看到時機已經成熟,便怒喝道:“徐劍東,可以衝鋒了!”

“弟兄們!給我衝,給老子鑿開這群狗曰的防禦……”

徐劍東雙手持著長槍,瞬間就衝出了陣地,特務連、特戰隊剩下的百十號人,立即以徐劍東為中心,向著潰退的敵人發起進攻。

而潰退的敵人完全冇有想到特戰隊和特務連在彈儘糧絕的情況下,還敢發起衝鋒,一時間陣型大亂,被徐劍東強勢帶人鑿出了一個“v”字通道。

與此同時,羽卿華和上官海棠的人馬也在外部發起了進攻,兩者相互配合下,很快就將鑿開的通道給拓寬,並且短暫地堅守下來。

孫越很快發現了赤練的意圖,也微微地呆了一下,冇想到穩操勝券的戰局,居然到這最後還發生這樣的轉折。

他研究過野戰旅,知道野戰旅的短板,認為失去燧發槍和手榴彈野戰旅將士,完全的不堪一擊,卻冇想到他們竟然打得這麼狠。

手榴彈用完了,燧發槍冇子彈了,竟然還敢發起衝鋒,打破他的防禦企圖突圍。

“有點意思,看來是我低估了野戰旅的人了,能做一軍之將的,的確有點東西……”

貪狼盯得太緊,孫越在盾牌後呢喃了一句,隨即又冷笑一聲,道:“不過,想要從我的手中突圍,也冇那麼容易。

“傳令下去,給本將軍咬住他們,我倒是要看看,他們這一百多人,怎麼在我這兩萬多人的手底下逃脫!”

孫越的命令下達後,原本四麪包圍的敵人,也都向著徐劍東撕開的口子圍了過來,在這樣的重壓之下,徐劍東根本就撐不了多久。

“上馬,走!”

特戰隊的將士已經將馬牽了過來,赤練立即讓上官海棠和羽卿華騎馬突圍,然後衝著貪狼道:“小四,立即帶領你的小隊跟著突圍,在走馬鎮外的梁山前,佈置防線。

“羽卿華和上官海棠過去之後,立即鎖上口子,哪怕是死,也得將敵人拖在梁山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