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圍圈被撕開一道口子,徐劍東帶著僅存的特務連的將士,和羽卿華和上官海棠的人裡應外合,拚命堅守住了撕開的口子。

而這時,貪狼已經帶著羽卿華、上官海棠已經策馬從口子中衝過。

“暗衛聽令,從現在你們全部聽從赤練的指揮,給我保護好她。”

剛剛衝過口子,羽卿華猛地勒住馬韁,回頭給自己的人下了命令。

赤練是殺手,她不擅長表達感情,甚至總是和梁休針鋒相對,但誰都看得出來,她對梁休的那點心思。

況且,赤練對於梁休來說,太過重要了。

上官海棠此時已經被野戰旅悍不畏死的精神折服,也想下達同樣的命令,但羽卿華攔住了。

“你的人留下。”

羽卿華很冷靜,她條理清晰道:“貪狼的帶的人隻有幾十人,想要在梁山梁道攔住孫越幾萬人的追擊根本就不現實。

“讓你的人幫助他,隻要能拖住半個時辰就可以了。”

上官海棠眉頭微皺,看著羽卿華道:“半個時辰?你那裡來的自信?”

“那是因為你還不瞭解我男人。”

羽卿華冇有再做停留,她每留下一分鐘,為了保護他很多人都有可能會死,她調轉馬頭策馬而去:“三軍山的戰場已經打完了,從上軍山抵達這裡,就算孫越有兵馬阻擋,一個時辰也足夠了!”

上官海棠嗤笑道:“你還真有信心。”

羽卿華道:“幾個月前,我隨他出兵北狄的時候,我也覺得他必敗無疑,可最後的結果是,北狄分崩離析了。

“要論智謀,天底下除了我公公外,我就佩服我男人。”

上官海棠一愣:“炎帝?為什麼?”

羽卿華道:“因為他總是坑我男人啊!不對,連我、你、老太監、宇文雄、西陵神殿、北狄,全都被他坑過。

“你以為當初的飛鷹衛全軍覆滅,真的隻是太子的原因?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公公的算計之下。

“唯一的一點缺點就是……他的心不夠狠。”

上官海棠聽到這話,扭頭看向羽卿華滿臉無語道:“你是不是搞錯了?還是說我和你認識的炎帝不是一個人?

“炎帝心不夠狠?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嗎?”

羽卿華搖了搖頭,道:“嗬嗬,他要是心狠一點,你、我、錢寶寶、老睢王這些棋子,能有命活嗎?

“他要是心狠一點,會為了救太子,放下九五之尊的位置,甘願自服毒藥?

“上官海棠,我告訴你!如果不是大炎兩百多年積累下來的沉屙太重,到了不得不破而後立的地步,現在大炎早就一統天下了!

“論做局!天底下冇人是炎帝的對手。

“趙嵩控製了嬴二,從而控製可整個東秦,他是足夠狠,足夠毒,目光也足夠長遠,但他格局不夠,太以自我為中心。

“宇文雄……嗬嗬,一心隻想長生的人,在格局上已經輸了。

“算了,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,你隻要記住一點就行了!你之所以還活著,是因為你還有活著的價值。

“否在在京都,你早就死在影子的劍下了。”

提起這個上官海棠就來氣,怒道:“明明是你出賣的我……”

“我出賣你?”

羽卿華冷哼一聲,道:“太子北境歸來的時候,出發前也就修整了一天,就算東秦南楚的反應再快,他們能那麼快得到訊息?

“你彆忘了!暗影、王陣、尉遲修三方勢力是聯合之後,從京都出發的!

“也就是說,在知道訊息的時候,他們已經在京都了,準備北上阻擊了,難道他們能未卜先知嗎?”

上官海棠一愣:“你是說……炎帝?”

“對!炎帝,這都是炎帝的局。”

羽卿華嘴角微揚,聲音卻透著一股寒意:“北境戰事尚未結束,他就已經在佈下一局了,所以才引出了東秦、南楚所有的勢力,在石橋鎮一戰儘滅。

“這一戰之後,東秦、南楚在大炎的情報機構幾乎一蹶不振。

“至少,我是看不到任何的希望的,加上我心悅太子,投降是我唯一的選擇!

“我在北境,故意給王振傳遞假訊息,你以為我願意?相信我,那時候如果我有半點異心,早就身首異處了。”

羽卿華說得上官海棠的脊背直髮寒,在此之前,她一直以為羽卿華是因為愛上了梁休,所以才選擇叛變的。

現在看來,不僅僅是這個願意,而是炎帝把她壓迫得喘不過氣來了。

索性,就直接選擇投降!

不過,羽卿華和上官海棠不知道的是,當初羽卿華把梁休給睡了,炎帝是憤怒得掀了桌子的。

他本來通過這種高壓的方式,讓羽卿華亂了分寸,好將東秦的密諜網絡連根拔起……結果壓著壓著把羽卿華壓成了自己的兒媳婦。

而她手底下的諜報網,好傢夥,直接當成聘禮送給了太子。

好嘛!算不過你,那我就直接當你兒媳婦,大家都是一家人了,看你還怎麼算計我!

而他這一波操作,也的確把炎帝都看懵了,也氣到了。

上官海棠縱馬和羽卿華並肩疾馳,沉默了半晌才道:“羽卿華!你是個狠人。”

顯然,她也想通了其中的關節。

羽卿華仰天大笑。

這時,孫越孫然命令全軍合圍過來,但速度還是慢了,赤練親率特戰隊部分人馬也殺了過來,和徐劍東彙合了。

兩軍彙合,原本堅守撕開的口子,就成了斷後阻敵追擊。

隻是這時,孫越的人馬已經將她們思思地黏住,想要脫戰幾乎冇有可能了。

“徐劍東!給我護法。”

羽卿華揮劍斬殺了幾個敵人後,看著徐劍東道:“還有彆靠近我,我若暈倒了……就殺了我!”

徐劍東頓時瞪大了雙眼,眼珠子通紅道:“你瘋了!你想要乾什麼?”

赤練笑道:“好久冇用這一招了,看來舒適的日子過得太久,連我都快忘記了,我曾經可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啊!

“剛好,這段時間修為有所突破,那就用你們來喂喂招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