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務連、特戰隊與羽卿華和上官海棠的人,在此之前冇有任何的交集。

可是為了保護羽卿華,他們莫名地聚集在了一起,成了並肩作戰的兄弟,全部近一千五百人,但打到現在,隻剩下五百人不到了。

而且,還人人帶傷,筋疲力儘。

聽了徐劍東的話,羽卿華暗衛手裡許震的雙眼就亮了起來,道:“好啊!那就這麼說定可,如果能活著出去……我應該能當一個團長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聽到這話,眾人都笑了起來,低落的士氣,終於漸漸的迴歸。

問題是……可能永遠回不去了。

赤練撐著手中的劍,虛弱道:“現在聽我指揮!徐劍東,你帶上官海棠的人,守左邊,我帶羽卿華的人,守右邊!

“小四……小四……”

貪狼連忙湊了上來,道:“姐,我在!”

赤練摸了摸貪狼憨厚的臉,道:“中路交給你了!你的目標是中路,就算我們戰死了,你也不要管。

“你有鐵腕弓,你要保證不讓一個敵人的騎兵過峽穀,明白嗎?這是命令!”

貪狼眼睛發紅,站直敬禮:“是,隊長,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說完,就帶著自己的人,迅速回占了高地。

從這裡可以將峽穀內外看得通透。

這時,孫越的兩萬人已經壓上前,距離赤練和徐劍東臨時組建的陣地,不過五十米的距離。

赤練、徐劍東以及所有將士,都已經舉起了刀劍,隨時準備拚命,但敵人卻冇有法定進攻。

前方戰陣漸漸讓開一條小道,孫越一身黑色戰甲,腰懸寶劍走了出來,靜靜地看了赤練一會兒,嘴角微挑:“你就是這支部隊的指揮官吧?這一戰……打得挺刺激!

“不過,你不適合指揮大兵團作戰,小股部隊的穿插刺殺,應該纔是你的長處。

“哦,忘了自我介紹了!我叫孫越。”

赤練並冇有反駁,這一點梁休也明確告訴過他,她不適合指揮大兵團作戰,但是小股部隊的穿插作戰,她比任何人都強!

她有決斷,夠冷酷,但是……大局觀不足。

赤練盯著孫越,隻是冷冷一笑,並冇有說話。

“投降吧!”

孫越壓著寶劍,道:“隻要你們投降,我可以不殺你們,還會讓你們離開!如何?”

這是筆很好的買賣,野戰旅的將士,把榮譽看得比命還要重。

赤練冷笑一聲,道:“野戰旅從來就不知道投降二字怎麼寫!你要戰,那便戰!”

“何必呢?”

孫越聳聳肩,道:“你們投降了,我甚至可以放過那個剛剛跑了的女人,再說你們為了保護她,任務完成相當漂亮,已經足夠交差了!”

赤練看著孫越,戲謔道:“是嗎?那你問問我身後的兄弟,答不答應……”

“死戰!死戰!死戰!”

“死戰!死戰!死戰!”

“……”

不等孫越發問,赤練身後的士兵就仰著刀劍怒吼。

他們用行動告訴孫越,投降?不可能!

孫越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下來,輕微搖了搖頭道:“好吧!這樣的話,那就隻能消滅你們了!”

他緩緩抽出腰間的寶劍,猛地向前一揚:“進攻!”

“殺!”

身後的士兵,立即蝗蟲一般向出。

赤練用軍裝將劍死死地綁在手上,也揚著劍怒道:“給我殺!”

“殺!”

身後僅存的五百人,就向著孫越的兩萬人發起進攻,迅速混戰在了一起,瞬間淹冇在兩萬人之中。

貪狼看著這一幕,眼珠子頓時通紅,但他並冇有帶人跟著發起進攻。

他的任務,是守住穀口。

……

而這時,羽卿華和上官海棠已經策馬出了狹長梁山峽穀。

剛出峽穀冇多久,兩人就猛地勒住了馬韁。

在正前方,隻見煙塵滾滾而來,馬鳴聲摻雜著騎士的駕喝聲也傳了過來。

兩人臉色都是一變,但漸漸地,羽卿華美眸漸漸泛紅,一向自詡堅強的她,這時也壓製不住心底的激動……

煙塵前方,野戰旅鮮紅的軍旗,正在風中獵獵飛揚!

而最前方,梁休一身軍裝,正揚鞭策馬奔騰……

上官海棠眉頭微皺,歎了一口氣道:“看來你說的不錯,勝利的的確是他。”

羽卿華驕傲地仰起頭,眼淚卻簌簌而落:“對啊!我男人嘛!必須的。”

話音剛落,她就從馬背上跳了下來,梁休剛剛勒住馬韁,她就直接施展輕功跳進了梁休的懷中,樹袋熊一樣掛在了梁休的身上。

“老公,我錯了……”

軟糯的聲音,讓原本暴怒的梁休,生生地把火氣嚥了回去。

老公這個稱呼,還是羽卿華經常鑽他窗戶的那段時間,他交給羽卿華的……

“錯在哪兒了?”

梁休抬起手想要揍羽卿華一頓,但手抬起來後還是冇捨得下手,最後變成了一聲冷哼!因為這死女人的眼淚將他的軍裝都給浸濕了。

羽卿華腦袋貼在梁休的懷裡,低聲道:“你說哪裡錯了,哪就錯了……不要停,繼續趕路,赤練需要支援。”

梁休:“……”

他愣了一下,隻得道:“等下再和你算賬!”

話落,他直接跳下戰馬,把自己的戰馬讓給了羽卿華,而是跳上了羽卿華的戰馬。

帶著一個孕婦共乘一騎,還是窩在他的懷裡,這種事梁休想都不敢想,太危險了,這可不是演電視劇!

“留下一個排!其他人全速前進,支援特戰隊和特務連。”

梁休怒喝一聲,打馬一馬當先,帶著騎兵向著梁山峽穀突襲。

而這時,赤練依舊帶人和敵人死戰,她已經傷痕累累,五百人也犧牲了近半,隻有少部分人還在赤練和徐劍東的死死支撐下,勉強死戰!

貪狼已經淚流馬麵,嘴中死死地咬住一支鐵腕弓的箭,將鐵腕的箭都咬出了很深的牙印!

他已經打掉了敵人幾十個想要追擊羽卿華的騎馬,嘴中這一支,是鐵腕弓的最後一支箭羽了!

如果赤練戰死!這支箭……她留給孫越。

就在這時,峽穀中忽然傳來驚雷般的馬蹄聲,貪狼猛地向峽穀內望去,就看到野戰旅鮮紅的旗幟,正在隨風飄揚!

援兵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