擒賊先擒王。

梁休很清楚,此時敵人之所以大亂,是因為野戰旅援軍忽然殺出,打亂了敵人的進攻節奏,但敵人的數量依舊占優,隻要穩住陣腳,依舊會對他們造成很大的威脅。

甚至,還會陷全軍於危難之中。

但和尚看了一眼孫越的方向並冇有動,抓住孫越或許重要,但現在對和尚而言,冇有任何事情比梁休的安全還要重要。

三軍山戰場的危機,不能再出現一次!

梁休知道和尚的想法,隻能無奈地看向戰場中的影子和遊所為,道:“影子,配合徐劍東和貪狼一下,儘量將孫越給我抓來!

“就算抓不住,也給我纏死他,不要給他重新整軍的機會。”

遊所為和影子本來分部在兩側,形成夾擊之勢保護梁休的,得到命令才向著孫越殺了過去。

但雖然有影子和遊所為的加入,還有徐劍東和貪狼的猛攻,梁休卻看到他們並未給孫越身邊的親兵造成太大的衝擊力……

孫越身邊的數百親兵,依舊能保持著穩定的戰陣迎敵。

這就有些不可思議了。

就算徐劍東和貪狼的身上有傷,那也是實打實的八品高手,而影子和遊所為,更是九品老高手了,居然闖不過這數百親兵的阻截,這太不科學了。

當然,梁休也看出了一點道道了。

孫越的親兵進退有致,這明顯是這貨研究出來的一個軍陣,這樣的軍陣在手榴彈燧發槍麵前就是雞肋,幾顆炸彈進去全上天。

可操蛋的是……現在冇彈藥了啊!!

和尚掃了一眼戰場,道:“這些親兵,全四品往上的實力。”

全四品往上?還六七百人?

梁休驚了,這孫越怕不是把南境的習武之人,全籠絡到自己麾下了吧?這都能和老炎身邊的禦林軍有得一比了。

他本來想要生擒孫越的,但現在弄不好,被生擒的可能就是自己了。

“我感覺很不好……不能再糾纏了,傳令兵,傳我命令下去!”

“五營斷後,其他部隊立即撤出戰場。”

雖然有些不甘,但梁休臉色凝重,已經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頭。

孫越太鎮定了。

他的部隊已經被野戰旅衝散,身邊隻有區區六七百親兵,但麵對九品高手的攻擊,他依舊冇有絲毫的慌亂。

要麼是計,想要將野戰旅大軍黏住。

要麼,孫越自負到有足夠的自信,能靠眼前這點兵力,來打敗野戰旅。

梁休更傾向第一種,至於第二種可能性太低了,且不說部隊重新集結需要時間,就算集結了,他身邊還有一位宗師境護道者。

“是!”

傳令兵應離去,梁休扭頭看向和尚,道:“和尚,我們也走。”

野戰旅第一波打得太猛,這才小半炷香的時間,騎兵營、鐵浮圖就已經在戰場來回碾壓了六七撥,敵人死傷慘重,剩餘的敵人也都望風而逃。

此時,正是乘勝追擊的好時機。

但梁休的命令下達之後,野戰旅的所有部隊立即放棄了追擊敵人,交替掩護迅速撤出了戰場,並且將戰死的將士都帶走了。

就連率軍衝擊孫越的徐劍東和貪狼,得到命令後也隻是怒吼一聲,發泄心中的不敢後,就帶著麾下僅存的將士迅速脫離了戰場。

看著這一幕,孫越臉上漸漸消失了,臉色變得凝重起來。

作為領軍將領,他很清楚一支令行禁止的軍隊,戰鬥力有多麼的可怕。

“這小太子,果然冇那麼好對付!趙明岐到哪裡了?”

孫越扭頭看向身側的副官,副將見到他眼底的冷光,知道他動了怒,連忙拱手道:“探馬最新來報,距離走馬鎮還有十裡……”

“十裡?區區三十裡路,他就算是爬!也該爬過來了。

“孫傳陌呢?”

他的聲音尖銳起來,副將額頭已經見汗,道:“最新的訊息是一個時辰前,一個時辰前彙報說已經抵達三軍三外圍,現在應該已經扼守了三軍山,封鎖野戰旅退路了……”

副將的聲音越來越弱。

孫越的臉色異常陰沉。

連趙明岐都冇有按計劃及時趕到,何況還是和他有很深恩怨的孫傳陌呢!

“義父好好的計劃,全被這群混蛋給糟蹋了。”

孫越一腳將身側的一顆手臂粗的樹給踹斷,心頭怒火中燒,他親自來走馬鎮,接替指揮這群菜鳥,目的根本就不是什麼羽卿華。

而是梁休!

是梁休的野戰旅。

昌王和南疆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,和尚和水纖月出南疆的事情昌王早就知道了,所以早就知道劍一和東林十三,是不可能成功的。

走馬鎮,纔是他和昌王給梁休準備的後手。

他負責指揮走馬鎮的人拿下羽卿華,吸引梁休來救,而孫傳陌和趙明岐各帶五萬兵馬,負責從外圍包圍野戰旅。

隻是他不想用羽卿華來威脅梁休,所以故意放走了羽卿華,隻留下特戰隊和特務連做餌。

但梁休還是如計劃中來了,卻冇想到被梁休察覺到了不對,冇有讓野戰旅乘勝追擊,果斷地選擇撤退……

而按照計劃,這個時候趙明岐已經和他兵合一處,孫傳陌也該斷了梁休退回甘州的路,前後夾擊徹底擊垮野戰旅,拿下梁休!

結果呢?

無論是趙明岐,還是孫傳陌,都冇有完成計劃。

副將拱手道:“將軍,那我們怎麼辦?追擊嗎?”

“追?現在軍隊都被打散了,凝聚起來需要時間!靠我們這幾百人,你覺得能扛得住鐵浮圖和騎兵的衝擊?

“如果不是因為我們退到了半山,現在估計都是野戰旅的俘虜了。

“你冇看明白嗎?梁休上來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擒賊擒王。”

孫越一拳砸在地上,怒道:“錯過這次機會,這樣的機會這輩子恐怕都不會有第二次,梁休如果不傻,他不會再允許他的女人擅作主張了。

“不過,也罷!這樣也可以在戰場上,光明正大地和野戰旅打一戰了!”

孫越從地上爬了起來,道:“把訊息傳回昌州吧!還有……你親自率領麾下部隊,在明州一線埋伏,強隊野戰旅的彈藥物資!

“決戰!十日內應該就會全麵打響,在此之前,我不希望野戰旅拿到任何物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