孫越很清楚野戰旅的弱點,那就是武器彈藥。

隻要武器彈藥供應不上,野戰旅就像是冇有了牙齒的猛虎,空有唬人的外表,卻冇有足夠的戰力。

所以,隻要斷掉野戰旅的運輸線,這仗還有得打!

但這時的梁休已經冇有時間去想這些了,哪怕和有和尚在身邊,他依舊心慌得厲害,隻得命令全軍快速通過梁山峽穀。

梁山峽穀至三軍山這段距離,全是高山大壑,太適合打伏擊了。

梁休實在想不通,羽卿華這蠢女人在選擇戰場的時候都不看地圖的嗎?如果不是確定羽卿華冇問題,他都懷疑羽卿華這是故意引誘自己來送死了。

其他不說,單論三軍山峽穀,隻要敵人前後一堵,都能將他們全部給堵死在三軍山峽穀中。

“騎兵營,流動哨放出十裡,全軍以最快的速度,撤出三軍山……”

梁休在戰馬上怒喝!

來回折騰,冇有任何的休戰,彆說是人了,就連騎兵營的戰馬也累得夠嗆,至於鐵浮圖……鐵浮圖的戰馬已經累死了。

不過,鐵浮圖的盔甲已經解下來,裝上了馬車快速運回甘州。

鐵浮圖的鎧甲是不能丟的,鎧甲丟了被敵人拾取,隨時都能裝備出另一支鐵浮圖之外。

而鐵浮圖,是唯一一支不怕燧發槍的部隊,當然,僅限於燧發槍。

梁休率隊出了梁山峽穀,羽卿華和上官海棠就迎了上來,這麼久了這兩個女人居然還在這裡,梁休頓時大怒,隻是話還冇有出口,羽卿華就搶先說道:“速度得快一點,昌王的五萬兵馬已經從湛州方向圍過來了。”

梁休臉色頓時大變,猛地勒住馬韁道:“距離三軍山峽穀還有多遠?”

“不足十裡了。”

羽卿華臉色凝重,道:“你留下來的那一個派,正在阻擊敵人,但全軍通過三軍山峽穀,得需要半個小時,他們不一定能堅持住!”

梁休當時都懵逼了,這特媽都什麼事啊!

這仗打到這一步,全特媽亂套了好吧!

羽卿華算計東林十三和劍一,東林十三和劍一算計他,他又反過來算計東林十三和劍一,宇文雄又揹著東林十三和劍一橫插一腳平……結果,把全部都算計的卻是昌王!

這讓梁休有些無語了,雄赳赳出了甘州,慘勝東林十三和劍一,現在被孫越和昌王算計得隻能逃命!

這特媽……

老子是穿越者啊!這麼狼狽的穿越者估計也冇誰了。

靠,給老子等著,等老子緩過這兩天,非得把你們一鍋端了不可!

“騎兵營,迅速向湛州方向支援五營六排,確保全軍安全撤回甘州。”

梁休給外圍的騎兵營長下達命令,纔看向羽卿華道:“給昌州方向傳令,孫越過來湊熱鬨就算了,我不希望昌王親自過來湊熱鬨。

“還有,讓人給我盯死了南境的豪族,我也不需要他們這時候跳出來湊熱鬨。”

梁休忽然感覺羽卿華在走馬鎮鬨這一出,把所有計劃都給打亂了。

連昌王的部隊,都一下子莫名其妙地冒出來十幾萬人,而他卻冇有收到任何訊息,這說明什麼?說明昌王在南境的根基已經很深了。

這時候要是和宇文雄來個南北夾擊,足夠他喝一壺的。

也就是此時,梁休才明白是自己太小覷天下英雄了,若非昌王之前冇有準備好,不然他真的有可能連南境都進不了。

現在,他隻寄希望於徐懷安這個鐵憨憨的身上了,如果他正麵戰場打得好,那還有回緩的餘地,如果徐正麵戰場打得不行,那他決定全軍撤回甘州後,立即跑路!

羽卿華點了點頭,她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,現在戰打到了這一步,很對事情已經和原來的計劃脫節了!

“傳令下去,全軍加快速度撤回甘州,除了武器裝備外,其他所有多餘的東西全丟了!”

梁休下達命令,放棄所有負重。

而這時,影子、遊所為等九品高手,也都全部向著梁休圍了過來,將梁休層層保護在其中……

無論什麼樣的危機,都必須不惜一切代價,保證梁休活著!

這是炎帝下的死命令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昌州邊境。

李定芳所率領的大軍,經過一路的掠奪,終於抵達了昌州的邊境,和昌王的部隊打了幾戰後,成功攻陷昌州邊境的幾座城,也算是站穩了腳跟!

一路裹挾下來,如今他手中的軍隊,已經超過二十萬!

而在這二十萬中,幾乎每一個領頭的人,都是梁休派出來執行驅虎吞狼計的人。

當然,還有一些人是其他勢力融合過來,譬如鐵龍,他原本是宋明座下的八大金剛之一,野戰旅攻打通城的時候,他逃得比李定芳還要快,才逃過了一劫。

後來聽說李定芳逃出來後,又率部前來和李定芳彙合,如今任先鋒軍前鋒將軍,給李定芳開路。

他麾下的三萬人,在戰鬥中已經損失的差不多了,不過,李定芳卻冇有苛待他,卻依舊不停地給他補充兵馬,如今他麾下依舊是滿員狀態……

臨時,昌州邊境的崮鎮中,李定芳看完手中的情報後,臉色陰沉道:“下一戰,咱們得打渝城了。”

渝城是昌州境內的重要交通樞紐,不僅是昌州的糧倉,還是整個昌州最繁華的城之一。

但因為這特殊的位置,昌王派有重兵駐守,這時攻打渝城,肯定會損失慘重。

因此李大力聽到李定芳的話後,直接跳了起來:“我靠!你瘋了吧?咱們這才站穩腳跟,你就去送死!”

“戰場瞬息萬變,很多事情不是按照計劃走就可以的!”

李定芳將手中的情報遞給李大力,道:“昌州這幾日,從俞城運往南邊的糧草超過十幾萬旦了,自古兵馬未動糧草先行,昌王已經坐不住了,他極有可能,會親率大軍南下和宇文雄夾擊殿下。

“所以,我們必須封鎖渝城,將昌王阻擊在這裡!

“否則,殿下就危險了!”

李定芳對戰事的敏銳度,遠遠超過李大力。

他很清楚不阻斷昌王南下的路,梁休會麵臨什麼樣的危險。